香港法律行業須以遠見及廣闊視野參與大灣區發展

作為一個指導大灣區當前和遠期至2035年合作發展的綱領性文件,《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要》」)為大灣區建設定下了合作目標和原則,並確立了合作的重點領域。在對大灣區中心城市的描述中,除了一如既往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之外,繼2016年3月公佈的「十三五」規劃之後再次明確提出要將香港建設成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的願景。因此,香港法律服務業界有必要仔細審視和深入瞭解《綱要》相關內容,才能做到有的放矢,在促進香港法律服務業在大灣區蓬勃發展的同時,以香港所長服務國家所需。

助內地提升法治化營商環境

作為大灣區發展的一項基礎條件,《綱要》在肯定大灣區整體具有比較領先的國際化水準時,著重強調香港擁有高度國際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保障下的良好法治,成為香港整體營商環境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同的重要基石。世界銀行在2019年《全球營商環境報告》中,將香港評為營商環境全球第四佳的地方。

優化營商環境已經成為國家「改革開放」進入新時代的一個重要標誌,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強調進一步擴大開放的重要內容就包括營造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在剛剛舉行的全國「兩會」上,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更是將「激發市場活力,著力優化營商環境」列為今年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因此,在國家發展瞄準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標準之際,香港完全可以將相關先進理念和最佳實踐對接大灣區。

為打造大灣區法治化營商環境,《綱要》提出要加強粵港澳司法交流與協作,推動建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為大灣區建設提供優質、高效和便捷的司法服務和保障。司法交流和協作其實包含多方面,既包括司法機構之間的交流與協作,也包括律師組織以及仲裁調解機構的深入交流與合作。可以預見,在深度融合的過程中,由於粵港澳三地擁有各自獨立且差別較大的法律體系,不可避免的認知隔閡很可能導致區際司法衝突。因此,建立司法機構之間的資源分享機制十分必要,實現包括民商事案件在內的涉外法律法規、案件受理、裁判文書交流、具體案例分析等資訊資源分享,從而減少三地在法律適用以及判決的互相承認和執行方面的司法障礙,達到提高司法效率的目的。至於律師以及仲裁員調解員之間,則應該朝著三地建立專業聯繫及跨境合作機制的方向深入探討,從而可以聯合拓展國際法律服務市場,為大灣區企業「走出去」以及境外企業到大灣區投資展業提供多元化法律服務。

建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

《綱要》對如何推動建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闡述較詳細。主要是通過完善國際商事糾紛解決機制,建設國際仲裁中心,支持粵港澳仲裁和調解機構交流合作,為粵港澳經濟貿易提供仲裁及調解服務。事實上,大灣區打造品牌化、國際化和專業化的糾紛解決機制本就具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香港是國際上最受歡迎的仲裁地之一,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HKIAC)更是廣受讚譽的仲裁機構,加之眾多國內外知名仲裁機構在香港設有辦事處,香港成為亞太區爭議解決服務中心自然占得先機。另外,深圳國際仲裁院很早就已經展開了港澳人士通過不同方式參與深圳仲裁發展的大膽創新嘗試(包括委任港澳人士擔任其理事會發揮決策作用,允許港澳人士作爲代理人參與仲裁或擔任仲裁中的調解員),特別是在仲裁規則中規定可以選擇香港作為仲裁地,都已經為在大灣區範圍內推動建立共商、共建、共用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奠定了良好基礎。隨著大灣區建設的推進,在引入香港仲裁機構在大灣區建立代表處之後,粵港澳三地應逐步探索在大灣區先行先試港澳仲裁機構實際開展仲裁業務。另外,吸引香港調解機構落戶深圳和廣州,建立兩地互認調解員資質認定,制定調解規則,都是促進建立多元化爭議解決機制的應有之義。

港作國際仲裁地可借勢與助力「一帶一路」

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區,《綱要》支持香港成為解決「一帶一路」建設專案投資和商業爭議的服務中心。另外,《綱要》還提出要推動通過包括仲裁、調解和協商等非訴訟爭議解決方式處理智慧財產權糾紛,以及支持香港發展包括海事法律及爭議解決等高端航運服務業。這些規定突出了香港作為中國唯一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域的特殊性,可以在涉及「一帶一路」建設項目、智慧財產權保護和海商海事領域,提供強而有力的爭議糾紛解決服務。

去年10月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支援開發一個可以提供網上仲裁、調解以及智慧合約和相關服務的網上平台。為了配合這項措施,今年2月27日公佈的《財政預算案》決定撥款一億五千萬港元支持相關機構開發一個跨地域、便捷、安全和具有成本效益的爭議解決網上平台。隨著這個平台的開通,可以便利包括香港、大灣區以及「一帶一路」沿線經濟體特別是東盟等地方的中小微企,促成交易,控制風險,解決爭議,從而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爭議解決服務中心的地位。

香港法律服務助國家參與全球治理

從《綱要》對香港的諸多謀劃可以看出,國家對香港可以發揮的作用充滿期待。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11月會見港澳訪問團時指出的,香港在更加積極主動參與國家治理實踐的過程中,可以以多種方式支援國家參與全球治理。《綱要》特別提及要加強深港法律事務合作,聯動香港打造國際法律服務中心和國際商事爭議解決中心。由此可見,除了提升自身發展外,香港還肩負著促進內地特別是大灣區範圍內國際高水準多元化爭議解決機制的建立,使大灣區的法律服務機構可以「並船出海」,為內地企業和境外企業沿著「一帶一路」建設「走進來」和「走出去」提供法律支援和服務。

另外,作為備受尊崇的司法管轄區域,香港法律服務業應該利用其瞭解和熟悉應用以普通法為基礎的國際商貿遊戲規則的優勢,以更開放的思維和更廣闊的視野,協助國家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中建立一套與國際標準接軌的制度規則,在知識產權保護、海上貨物運輸、大宗商品貨物買賣和大型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發出香港法律的聲音。

Jurisdictions: 

希德律師行法務總監

香港與內地法律專業聯合會副會長

劉先生在中國及英國均擁有執業資格,專門從事航運和商業的訴訟和仲裁業務。他的專業涵蓋海事和商業法的所有領域,包括租船和造船合約糾紛、貨物索償、貨物買賣糾紛、海事保險和投資爭端等。他曾處理過種類廣泛且涉及不同類型和大小的根據倫敦海事仲裁協會條款、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和UNCITRAL仲裁規則處理的仲裁案件。他在英國、中國內地和香港的著名期刊和新聞通訊中發表了大量有關航運及仲裁的文章和案例評析。他是英國特許仲裁員協會會員、香港海事仲裁員協會會員以及倫敦海事仲裁員協會支持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