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律雲端 —— 仲裁從業者之見

2021年4月1日,筆者應邀出席香港律政司與香港律師會合辦的網絡研討會,就香港法律雲端的發展表達看法。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促使許多行業發生高度信息化轉變。法律行業也不例外,法律科技的使用已經與法律實踐密不可分。作為一個方便用戶使用,並致力于為本地法律及爭議解決界提供安全可靠的數據儲存服務的「香港法律雲端」,已成為時下的熱門話題。

本文將從仲裁角度探討香港法律雲端的發展。

居家辦公

疫情最直接的影響之一是工作方式向遠程辦公的轉變。雖然方便,但居家辦公的一個關鍵問題是,是否能夠訪問客戶文件及律所資源,如判例和檢索數據庫。為了適應這些新挑戰,律師行也亟需加強其技術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擁有一個安全的雲端平台,即法律管理服務(簡稱「LMS」),已經成為該行業的一項基本要求。LMS能夠讓法律專業人員克服行政保障方面的困難,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的方式從事法律工作。

根據EY Law在2020年發表的一篇題為《實現法律管理服務的好處》的研究報告,LMS適用于合同管理、法律管理和合規、勞動法、盡職調查、文件保存和記錄管理等領域。實現法律管理服務具有諸多優勢,特別是(1)節約提供服務的成本,(2)提高應對地緣政治和監管變化的能力,(3)優化內部溝通和管理,以及(4)提供更好的配置來吸引和留住人才。

鑒于其廣泛的好處,律政司推出的「香港法律雲端」(簡稱「法律雲端」)計劃,無疑是一項廣受歡迎的創新之舉,為法律界和法律管理服務供應商提供諸多支持與益處。預計法律管理服務供應商之間的競爭將更加激烈,同時將為不同的律師行開發出更多定制模式。最終,這一趨勢將促使更多的律師行將法律管理服務應用于實踐。此外,該計劃可以幫助中小型律所及時更新並緊跟現代實踐的步伐。

在線爭議解決

由于疫情,香港法院曾中斷正常運作並提供有限度服務,並被迫考慮找尋替代傳統實踐的方法。目前,允許通過電子通信方式解決糾紛的在線糾紛解決機制(「ODR」),因其便利性,已被業界廣泛接受。特別是從處理小型糾紛擴展適用到處理更大、更引人注目的案件的態勢可以看出,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受歡迎程度正不斷攀升。

俗話說:「正義不僅應得到實現,而且要以人們看得見的方式加以實現。」因此,如果要將法律實踐轉移至雲端,就必須遵循指引仲裁程序的幾個關鍵原則。即在仲裁程序中保持和維護同等的完整性和自然公正原則。第二,必須確保各方發表意見的權利和得到平等對待的權利不受損害。

考慮到在線糾紛解決程序的高度機密性和私密性,使用和呈現的信息必須適當加密,以避免受到任何幹擾和黑客攻擊。因此,數據保護和網絡風險成為仲裁界提高安全性和保護當事人利益的重要考慮因素。

電子案卷的提交

仲裁程序經常涉及大量文件的交換。這可能包括由相關各方向仲裁庭提交的意見書,連同相關證明文件及證據。當事人和律師曆來十分依賴電子郵件平台進行溝通交流。遺憾的是,電子郵件的附件受文件大小限制,這令同時交換多組文件相對不便。目前一些律所,特別是國際律所,已經加強了雲端數據存儲和共享系統,以緩解該問題。盡管如此,因考慮到公平公正的問題,仲裁員以及相關方可能不願意使用對方的雲端系統。

在仲裁機構層面,一些仲裁機構已采取措施解決該問題。例如,倫敦國際仲裁院(LCIA)和eBRAM(一邦國際網上仲調)等機構已經開發了集中在線存檔門戶系統。這些系統是專門設計的,以便各方可以便利地交換文件,並以電子方式提交給仲裁庭。該系統通常還包括時間戳記功能,以確保文件的真實性。此外,《2018年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以下簡稱「《2018 HKIAC規則》」)對書面文件的上傳模式提供了一些指引。根據《2018 HKIAC規則》第3.1(e)條,如果一方當事人、仲裁員、緊急仲裁員或HKIAC認為已收到書面通信,則必須將其上傳到「雙方同意使用的安全的在線存儲庫」,以作為一種受認可的通信方式。

遠程聆訊

一些機構,如eBRAM(一邦國際網上仲調)一直在開發人工智能轉錄軟件系統,以快速將音頻轉換為文本,及面部識別技術以驗證與會者及代訟人的身份。雖然遠程仲裁聆訊減少了時間和成本,但不穩定的互聯網連接所導致的技術並發問題可能會對仲裁過程和結果產生不利影響。斷開連接不僅會影響雙方的陳述能力,也會給仲裁庭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擁有穩定的互聯網連接與合適的硬件,如網絡攝像頭和麥克風,對成功的遠程仲裁聆訊而言至關重要。

鑒于這種向技術依托型轉變的態勢,法律雲端計劃實現幫助律師行升級器材與設備是令人鼓舞的。同樣,必須同時告知法律科技的用戶去了解並適應這些變化,以避免發生任何重大失誤。例如,正如許多人可能已經注意到的,美國得克薩斯州一位律師最近在一次遠程民事沒收案件的聆訊中被貓咪濾鏡所困。盡管公衆的第一反應是調侃,但這樣的失誤反映了一個必須受到著重強調的現實問題。法律專業人士、仲裁員、仲裁庭秘書、事實及專家證人,甚至是翻譯人員可能缺乏必要的操作技能。因此,在開發法律科技平台和工具時,其設計應該是用戶友好型及技術包容型。同理,律師行應確保為其律師提供足夠的培訓、技能演練及現場技術支持。

與法律科技相關的專業行為/道德規範

如前所述,仲裁聆訊在性質上是保密和秘密的。考慮到這一點,一個視頻影像,比如貓咪濾鏡事件,本不應該被泄露,因為該影像不應未經允許就被記錄下來。將來專業人士可能需要考慮,對待法律科技的態度需要在相關的專業行為和道德守則中進行更新與規範。

香港法律雲端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2020年施政報告》中首次提出「法律雲端」計劃,即「律政司將積極探討發展香港法律雲端這一配備先進的信息安全技術的網絡設施,為本地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界提供安全、可靠及可負擔的數據儲存服務,以促進香港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的整體長遠發展」。

根據法律雲端計劃,律政司將提供一筆約港幣1,570萬元的款項(「基金」),由選定的非牟利非政府機構透過公私營合作(PPP)發展香港法律雲端。本地法律和爭議解決行業的合資格訂戶將獲得基金的資助,而基金將通過向選定的表列供應商支付訂用費,用于設置成本和初期營運及宣傳費用,資助期限最長為3年。

2021年5月20日,律政司司長與亞洲國際法研究院(「AAIL」)簽署了管理基金的諒解備忘錄(「AAIL諒解備忘錄」)。根據AAIL諒解備忘錄,AAIL將無償管理該基金。

香港法律雲端服務最早有望于2021年底啓動。預計至2021年第三季度結束時,選定的香港法律雲端供應商會與律政司簽訂諒解備忘錄,當中會列明成為香港法律雲端表列供應商的條款和要求。香港法律雲端表列供應商有權獲得基金發放的資助,金額相等于訂戶使用其服務實際招致的訂用費。

律師行運用香港法律雲端的風險與挑戰

根據《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的第1.07項原則中,「凡事務律師使用資訊與通訊科技,則在該使用時可得知的科技、資訊及知識所遍及的範圍內,該律師應當確保該使用並無違反本指引所列載的任何原則、任何執業指引內的規定或任何適用法律規定」。為了避免當事人在仲裁過程中或之後質疑法律科技的運用,造成不必要的費用成本和延誤,必須制定合適的法律科技的運用與最佳實踐的指南。

此外,根據《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8章,律師對其客戶負有法律及專業責任,須嚴格保密所有與客戶業務及事務相關的資料。因此可以想見,一些律師行可能對香港法律雲端的使用有所顧慮,包括數據隱私和處理政策、訪問和安全、知識產權、案件報告和管理,以及其他合規義務。最後,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稱「條例」),律師行(作為「資料使用者」)最終須負責保護所收集的個人資料。有鑒于此,香港法律雲端的服務供應商應確保現有的基礎設施和系統是安全、可靠、加密的,並將成本控制在本地的法律和爭議解決界可承擔的範圍內。同時,用戶必須謹慎地強化其對相關服務的應用。

利用現代科技的國際爭端解決中心

過去,由于部分人士的抵觸和資源的匱乏,法律界應用現代技術的速度一直較為緩慢。原則上,科技只有在得到資源充分支持的情況下才能產生積極的效果。法律雲端作為一種安全、經濟的數據存儲設施,是在線爭議糾紛解決機制及包括人工智能翻譯、人工智能分析、視頻會議、電子案卷和法律辦公管理(本質上是功能的擴展)等在內的其他法律科技服務進一步發展的重要基石與基礎設施。我們還希望看到高質量的輔助支援技術的發展,如專門的案件和證據管理系統,讓律師可以輕松安全地與客戶及其他律師遠程共享文件。如果法律雲端可以與電子存檔系統(與法院和仲裁機構的電子存檔系統)相連接,那麽其可以通過減少律師、司法人員、登記人員、仲裁員和仲裁庭秘書等方面的行政負擔,以及減少碳足迹而彰顯其顯著優勢。所有這些都需要長期規劃。

展望未來,法律雲端計劃有望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國際爭端解決中心的競爭優勢。得益于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倡議,這些創新舉措也得以擴展至鄰近的司法管轄區,特別是中國內地。考慮到其吸引力及益處,法律科技的浪潮值得稱贊,我們期待看到其推動法律行業作為一個整體實現革新。 

作者希望感謝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實習律師洪華毅在撰寫本文時所作的研究工作和提供的協助。

法務總監,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

劉先生擁有英格蘭及威爾士和中國的律師執業資格。劉先生主要職業領域是商事與航運訴訟和仲裁業務。他在處理國際商業爭議方面具有豐富經驗,主要包括國際貨物買賣和貿易以及大宗商品、能源和離岸工程、股東及股權相關糾紛、國際投資(特別是涉及“一帶一路”項目)、商業欺詐、執行國際判決和仲裁裁決等領域。劉先生在眾多香港政府咨詢機構中擔任委員,包括仲裁推广咨詢委員會、調解督導委員會、航空發展及三跑道系統咨詢委員會、香港海運港口局,以及人事登記審裁處審裁員。他亦是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