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張惠光
終審法院
刑事上訴案件2017年第4號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霍兆剛及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甘慕賢
2017年12月22日

「駕駛」和「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的涵義―《道路交通條例》

被告人被控「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違反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條例》(「《條例》」) 第52(1)(a)及52(10)(a)條,亦被控另一罪行。案情指出,有人看見被告人坐在車輛的司機座位,當時車頭燈及車內的閱讀燈均亮著;他在該車輛內不時彎身及向外觀看;他關上車頭燈之後下車,鎖上車門;以及走向該車輛的車尾。

被告人被裁定「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罪名成立,他針對定罪及判刑上訴。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裁定定罪上訴得直,理據是《條例》第52(1)條的「使用」一詞僅適用於車輛的駕駛者,如果駕駛者是為了僱主的事務而駕駛車輛,適用於駕駛者的僱主。

原告人不服原訟法庭法官的判決,上訴至終審法院。

裁決 –駁回原告人的上訴:

  • 用非常穩妥的方法解釋法定條文,法庭就得根據《條例》第52(1)條的文意及目的,詮釋該條文的相關用語。立法機關在該條例第52(1)條用上「駕駛」和「使用」兩個動詞,有考慮到這兩個動詞的涵義並不相同。
  • 「駕駛」即操作和控制汽車的進程,通常是一人坐在司機座位直接操作車輛,汽車引擎多是(但不一定)開動著的,汽車因此行駛、改變方向及停下來。即使車輛已停車,視乎停車原因為何,司機仍可被視作正在駕駛車輛。
  • 「使用」車輛包括駕駛車輛,也包含更廣泛的行為。「使用」是指控制、管理或操控車輛作為運輸工具,這包括各段車程之間的所有時間。然而,「使用」車輛較「掌管」車輛更為主動。「掌管」一詞有在《條例》中的另一些條文出現,例如關於在酒精或藥物的影響下駕駛汽車罪行的條文。
  • 某一特別行為是否構成「使用」將視乎證據而定,得考慮的情況千變萬化。每宗個案取決於不同的證據因素,須視乎事實和程度而定。
  • 「使用」一詞能夠應用於不同類別人士,包括車輛的車主或合法管有人,或者最近駕駛該車輛的人士,又或者不是前述人士但是坐在車輛內或在其他情況與之有關連的人士。某人可透過另一人「使用」車輛,亦即「轉承使用」車輛。然而,這局限於駕駛或主動使用車輛人士的僱主,只要該人士是因為該僱主的業務而駕駛或使用車輛。
  • 儘管終審法院法官得出正確的推論,但他是在過度簡化的基礎上決定被告人不屬「駕駛者或他僱主」類別人士的。終審法院法官應該分析被告人的各項行動,以決定該行動是否構成《條例》第52(1)條的「使用」車輛。
  • 基於此案案情,被告人的行動並不構成控制、管理或操控車輛作為運輸工具(這包括各段車程之間的所有時間),因此不屬《條例》第52(1)條的範圍之內。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