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反貪機構和市場監管機構就打擊金融罪行簽訂諒解備忘錄(摘要)

2019年8月19日,香港廉政公署(「廉政公署」)與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簽訂諒解備忘錄,加強合作打擊對香港證券及期貨市場的廉潔穩健造成影響的非法行為。加強合作的範疇包括個案轉介、聯合調查、資料的交流和使用、互相提供調查協助及提升效能。廉政公署和證監會將積極考慮各自機構應否向對方機構轉介個案、是否可以展開聯合調查、將來是否按照適用法律及諒解備忘錄訂明的目標交換資料,以及將來是否提供調查協助及協調培訓活動。

廉政公署和證監會還未簽訂諒解備忘錄之前,已進行過兩次聯合行動。在2017年12月,廉政公署和證監會突擊搜查康宏環球控股有限公司(「康宏」)的辦公室,拘捕了兩名相關人士。兩間機構發現曹貴子與其他人士串謀不誠實地促致康宏一間附屬公司收購一間由曹擁有的公司,但沒有妥善披露此事。曹是康宏的前董事兼股東。廉政公署分別在2019年5月和7月起訴曹及另外五人。在2019年6月的第二次聯合行動中,兩間機構搜查兩間上市保薦人公司的辦事處。此外,廉政公署亦搜查兩間上市公司及一間財經印刷公司的辦公室,拘捕了結算所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主管及兩名與他相關的人士,懷疑他們在該兩間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證監會現正繼續對聯交所執行上市及其他事宜的方式進行檢視,而該等事宜是與上述調查有關的。

一直以來,廉政公署獲賦予法定權力調查涉貪案件,證監會則主要負起監管責任,遏止市場失當行為。諒解備忘錄標誌著兩間機構都抱有一個決心,就是打擊涉及證券及期貨市場的貪污及非法的不當行為。共享各自以強制方式獲得的資料的相關程序已經確立,而由於聯合調查是將兩間機構各自的調查權力合而為一以進行調查,因此增強了兩間機構打擊非法活動的整體成效。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183條,證監會可就調查中的事宜強制進行會面。在會面期間,任何人均無權以可能導致被入罪為理由而保持緘默,不回答問題屬刑事罪行(《證券及期貨條例》第184條)。《證券及期貨條例》第187(2)條規定,被強制提供的資料不得在刑事法律程序中直接用作為針對被會面者的證據,但這樣的證據可以在其後的刑事法律程序中被證監會及/或廉政公署用作為針對其他人的證據(包括與被會面者串謀的人)。前述資料亦獲准轉接使用,在刑事法律程序中作為針對被會面者及/或其他人的證據(香港法律沒有「轉接使用的豁免」。見HKSAR and Lee Ming Tee [2001] 1 HKLRD和Koon Wing Yee v SFC [2009] HKEC735)。證監會及/或廉政公署因此可使用任何其它由調查員發現並且是因為被強制提供的資料才發現出來的材料。在《證券及期貨條例》第378(3)(i)條之下,證監會將那些被強制提供的資料與廉政公署分享早有法律基礎可據,諒解備忘錄現在是正式確立這個分享機制。同樣地,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4(1)條,廉政公署可以強制會面,無合理辯解而不遵從會面要求屬刑事罪行(見《防止賄賂條例》第14(4)條)。《防止賄賂條例》第20條規定,任何被強制提供的資料不得直接用作為使被會面者入罪的證據,不過廉政公署和證監會不被禁止在刑事法律程序中使用這樣的資料,以作為針對任何其他人的證據。被強制提供的資料獲准轉接使用(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4(1)條獲得的資料獲准轉接使用。見A and Commissioner of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2012) 15 HKCFAR)。諒解備忘錄訂明廉政公署可與證監會分享上述資料。

預料緊隨諒解備忘錄之後,監管方面的審查將會更為嚴密,有見及此,香港上市公司、持牌人及註冊機構必須了解可供執法機構使用的調查及檢控工具,一旦出現潛在的合規問題時,立即徵詢資本市場及反貪顧問的意見。

編者按:這是“Hong Kong’s Corruption and Markets Regulators Have Signed a Collaboration Memorandum to Combat Financial Crime”一文的摘要。該文於2019年12月經《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及刊登於《香港律師》網頁。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