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擬議建造業付款保障條例諮詢(第二部分):擬議的審裁制度

本文章的第一部分已於2015年7月在本刊發表,概述該付款保障條例的擬議範圍及其提出的主要建議﹔本文章的第二部分在此概述擬議的法定審裁制度。

將爭議提交審裁

根據《建造業付款保障條例諮詢文件》而提出的香港審裁模式,是以英國和新加坡/新南威爾士所採取的模式作為依據,因此可以說是一個折衷模式。前者為審裁提供了最廣泛的權利,而後者則只提供較為受限制的權利。

該「香港審裁模式」讓締約雙方有權將特定爭議提交審裁,但只限於與下列事項有關的爭議:(i)在《付款保障條例》規定的「付款申索」中所追討的已完成工作或提供的服務、物料和機械的估值1;(ii)根據合約條款並已以「付款申索」追討的其他金錢申索(例如對損失及開支與算定損害賠償的申索);(iii)在「付款申索」所列的到期應付款額中作出的抵銷和扣減;及(iv) 按合約工作或提供服務、物料或機械的工期或按合約應享有的延長工期(EOT)。

申索須首先以「付款申索」方式提出,並只有受到爭議及/或被抵銷或拒不受理,或付款一方沒有支付已承認到期應付的款額時,才會產生所建議的審裁權。

裁決權作為一項法定權利,並不能透過合約協商的方式被豁除或限制。例如,任何合約條款如果旨在於爭議產生後對審裁作出限制及界定,又或是施加交付審裁前的條件(例如,在審裁進行之前,先將有關爭議提交建築師來作出裁定),即屬無效。

《諮詢文件》提出了若干不能提請審裁的爭議,例如關於合約的正確釋義、工程的完工日期,以及工程是否存在瑕疵等,目的是為了確保審裁權的行使,是聚焦於該等可能會導致付款延遲的爭議。然而,倘若有關爭議涉及合約下的估值、金錢或工期的申索,則該等爭議可提交審裁。舉例來說,在就「付款申索」作出抵銷評估時,可能需要考慮瑕疵方面的問題。

啟動審裁的時限

《諮詢文件》建議,啟動審裁的限期為28曆日,並由下列日期起計算:

  • 不支付已在「付款回應」中確認為到期應付的款額;或
  • 送達「付款回應」,對「付款申索」的全數或部分款額提出爭議及/或指明「付款申索」的到期應付款額中作出抵銷或扣減的款額;或
  • 付款一方沒有在規定限期內送達「付款回應」;或
  • 按合約工作或提供服務、物料或機械的工期,或按合約有權享有的延長工期出現爭議。

實施上述期限的理由,包括在臨時基礎上提供一個迅速解決方案,以及減少「突擊」的可能,因為付款一方會知悉該可能啟動審裁的時間。

審裁程序的主要特色及時間表:

《諮詢文件》 所提出的主要特色為:

  • 審裁通知書﹕ 申索一方(下稱「申索人」)啟動審裁程序時,須向另一方送達審裁通知書,簡述有關各方的資料、爭議性質和所尋求的糾正。
  • 委任審裁員﹕必須在啟動審裁後的5個工作天內,透過各方協定或由協定提名團體(例如測量師學會或其他專業團體)來委任審裁員﹔但合約中如果沒有指定任何協定提名團體,又或是各方未能就審裁員的委任達成一致意見,便會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名有關審裁員。
  • 申索人的申述﹕在委任審裁員當日(下稱「委任日期」)或之前,申索人須向答辯人送達申述書和所援引的所有支持證據(可包括文件、照片、證人供詞及專家報告),並須在委任日期當日或下一個工作天,將有關副本送達審裁員。
  • 答辯方的回應﹕答辯人須在收到申索人的申述書後20個工作天內,提交其申述書及所援引的所有支持證據。
  • 審裁員的裁決﹕審裁員須於收到答辯人的申述書後20個工作天內(這限期可以從委任日期起計延長最多55個工作天;如雙方同意,限期可再延長),作出和公布其裁決,並附上作出該項裁決的理由。
  • 審裁員的權力
    • 審裁員有權更改答辯人作出回應的期限,時間可以早於或遲於20個工作天。
    • 審裁員有權選擇認為最適合的審裁方式,包括向任何一方要求提交進一步陳述和證據,定下限期和發出審裁程序指令,前提是審裁程序可在委任日期起計的55個工作天內,或是已協定的延長限期內完結,而箇中理由是,審裁員應當採取公平、可靠的方法來及時作出裁決,而無需運用嚴格的證據規則,以及免除例如由法律代表來盤問對方等程序性規定。
    • 如審裁員認為申索人所提交的任何申述書或證據或其中部分材料,是答辯人在審裁通知書送達時所不知悉的,而它們理應與「付款申索」一起送達,又或是於發出審裁通知書之前送達,以致答辯人不能在審裁過程中適當地考慮及作出回應,審裁員有權對其不予理會。此舉是為了避免申索人作出「突擊」 ,以期取得針對答辯人的戰略優勢。
    • 倘若審裁員認為他不可能在最長可供使用的時間內(包括雙方已協定的延長限期),公平地就爭議作出裁決,他有權提出辭職。

就費用作出命令或分攤(見下文)。

  • 費用﹕有關各方須各自承擔進行審裁的訟費,而審裁員的費用和開支,可由審裁員根據各方在審裁程序中所取得的成果,裁定須由哪一方負責支付或是各方應當分攤的比例。

擬議的法定制度的設想是,整個審裁程序必須自委任日期起計,在至多55個工作天內完成,除非各方藉協議延長原來核定的日數(但如果申索人期望能盡快獲得付款,此等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實在不大)。

強制執行

審裁員的裁決可與法院的判決一般被強制執行,而不存在支付一方的抵銷或扣減。

為求周全起見,支付一方可以有短暫的限期,對審裁員裁決的法律效力提出反對,但只可以基於程序上的理由。這包括﹕審裁員作出他在法律上並無司法管轄權或超越其司法管轄權的作為;審裁員沒有獨立公正行事;或是審裁員違反自然公正原則﹔但不得基於法律及/或事實的理由,就審裁員的裁決是否正確提出反對。因此,有關的裁決有時會被認為是「便捷而粗略」 。

任何一方如不滿裁決,可循常規將爭議提交法庭(或按合約規定提交仲裁),以取得最終判決。然而,這並非就審裁員的裁決而提出反對或上訴,而是對有關爭議作出重新考慮,並會連同其他以往未經審裁的事項,一併進行審裁。在最終的法院或仲裁程序完結後,所獲得的裁決可能是﹕付款一方需要支付進一步的款額﹔又或是,由根據審裁員的裁決而獲得付款的一方須返還其有關款項。

結論

建議的法定審裁制度,力圖就申索作出迅速裁決,讓現金流問題得到及時的解決。如果無法行使審裁權,不獲付款的一方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根據其臨時權利獲得提供現金流,或是解決有關的付款爭議。與最終的訴訟或仲裁程序相比,在臨時基礎上進行審裁的費用確較前者為低。

鑑於啟動和完結審裁的期限較短,因此受這一法定機制影響的各方應當熟悉有關程序,並能及時和高效地提交相關的申述書和證明文件。

雖然擬議的《付款保障條例》尋求處理申索人的「突擊」問題,例如,通過賦予審裁員適當的程序性權力,並允許答辯人有充足時間提交其申述書,但該等規定是否能充分和有效避免「突擊」 的情況發生,以及一名特定審裁員是否能夠通過發出強而有力的程序性指示,而有效緩減任何經精心部署的「突擊」策略所造成的影響,我們仍須對此拭目以待。


1. 在擬備「付款申索」時,所申索的款額詳情、所進行的有關工程、計算的基礎,以及《付款保障條例》規定的任何其他資料和要求,均必須獲得充分遵守。

孖士打律師行合夥人

孖士打律師行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