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清盤法例修訂加強對債權人的保障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修訂)條例》(第32章) (下稱《修訂條例》)已於近期-即自2017年2月13日起-開始實施,這有助香港的公司清盤程序和無償債能力法規與國際的發展接軌。正如在相關的改革陳述中所指出的,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使清盤程序變得精簡,並加強對債權人的保障。

新訂立與作出改進的防止條文

該項改革的其中一個重點,是加強對債權人的保障,使債權人不致因無償債能力的公司所出現的資產折耗而蒙受損失。當中的舉措,包括訂立一項涉及遜值交易的新條文(此等條文以往只適用於個人),以及一項涉及不公平優惠並適用於公司的獨立條文。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修訂條例》也對「有聯繫人士」及「有關連的人」等用語之定義,作出了更進一步的述明。此外,《修訂條例》也對浮動押記的條文作出了改進,從而對「旨在惠及與無償債能力的公司有關連的人而設立的押記」,與對「旨在惠及該些沒有如此關連的人而設立的押記」這二者作出區分。

遜值交易與不公平優惠

以往並無任何法例訂立涉及遜值交易並適用於公司的防止條文(儘管《破產條例》(第6章)中訂立了適用於個人的條文)。當公司作出饋贈,或訂立一項交易,而該交易的條款訂明,該公司不收取任何代價;又或是,當公司訂立一項交易,而其代價的價值,是顯著低於該公司所提供的代價之價值,此等情況將會導致遜值交易的產生。上述條文賦予法院權力,可以對一間在清盤前訂立了遜值交易的公司作出頒令(例如,下令將已經轉移的財產歸予該公司)。

此外,在以往的架構下,任何涉及公司的不公平優惠條文,都是藉著提述該項只適用於個人的《破產條例》而被納入;但一項獨立的、適用於公司,並主要反映《破產條例》中之規定的不公平優惠條文現時已經訂立。

遜值交易與不公平優惠只可以在「有關時間」內作出:

  • 一項遜值交易的有關時間,是指於該公司開始清盤當日終結的一個為期 5 年的期間內的任何一個時間;
  • 向與該公司有關連的人提供不公平優惠,其有關時間是指於該公司開始清盤當日終結的一個為期 2 年的期間內的某一個時間;倘若屬於其他不公平優惠的情況,則其有關時間是指於該公司開始清盤當日終結的一個為期 6個月的期間內的某一個時間。

除上述規定外,在進行有關交易或給予不公平優惠之時,該公司必須已是沒有能力支付其債務,又或是因著該交易或所給予的不公平優惠,而成為沒有能力支付其債務。

另一方面,在以往的法例中,當要將 《破產條例》中關於「有聯繫人士」的定義適用於公司的情況時,便往往會出現有欠恰當之處。現時關於「有聯繫人士」的定義,是專門為公司而制訂,並同時增加了一個「與該公司有關連的人」的新概念,而「與該公司有關連的人」是指:

  • 該公司的有聯繫人士;或
  • 該公司的董事或幕後董事的有聯繫人士。

「有聯繫人士」的定義包括: 

  • 就個人而言(例如董事),某人如為另一人的配偶或同居人士,該人即為該另一人的有聯繫人士;
  • 就公司而言,倘若兩間公司受同一人控制,則其中一間公司即屬另一間公司的有聯繫人士;及
  • 任何人倘若在一間公司的股東大會上,或在控制該公司的另一間公司的股東大會上,有權行使多於百分之三十的表決權,或有權控制多於百分之三十的表決權的行使,則該公司可被視為受該人所控制。

浮動押記

以往的架構規定,一間公司如在開始清盤後的12個月內,就其業務或財產設立浮動押記,那麼,除非有證據可以證明,在緊接該押記設立之後,該公司仍具有償債能力,否則該項押記即屬無效。此舉旨在避免一間公司於臨近清盤之時,設立不能為其自身帶來任何新價值的浮動押記,並且會導致一些無抵押債權人成為了有抵押債權人,從而得以比其他無抵押債權人享有更優先的地位。然而,對於旨在惠及與無償債能力的公司有關連的人而設立的浮動押記(例如董事),以及對於旨在惠及該些沒有如此關連的人而設立的浮動押記,有關條文並沒有對此二者作出任何區分。

對於旨在惠及與公司有關連的人而設立的浮動押記,《修訂條例》已經將相關的回溯期限延長至兩年(並於該公司開始清盤當日終結)。對於旨在惠及該些與公司沒有關連的人而設立的浮動押記,有關時間仍然維持在12個月。此外,該公司在當時也必須沒有能力支付其債務,又或是因著設立該項押記的交易,而成為沒有能力支付其債務。然而,就像以往的架構一般,倘若該公司在同一時間、又或是在有關押記設立之後獲得支付新的款項,以作為設立該押記的代價,則該押記的無效程度,將須依據該新款項所涵蓋的範圍以外的款額來確定。《修訂條例》亦進一步規定,為該押記而支付的代價,可以是按該公司所作出的指示而支付的新款項,又或是供應予該公司的財產或服務。

前股東及董事以公司的資本贖回或回購股份的新法律責任

在《修訂條例》下,倘若一間公司在其無償債能力清盤程序開始之前,不適當地將股本退回給其股東,該公司的前董事及股東可能將須為此承擔法律責任。此等情況的發生,可能是由於:該公司以其自身的資本贖回或回購其本身的股份,而在贖回或回購該等股份後的一年內,該公司成為無償債能力並最終被清盤。該公司的前股東及董事(他們雖已就有關的資本撥付作出償付能力陳述,但未能就當中所表達的意見提供合理理由作為依據)須就分擔提供該公司的資產,承擔共同及個別的法律責任(其範圍不超過就該等股份而支付的金額)。

這是一項新訂立的條文,旨在保護公司的資產,使其免於在無償債能力清盤程序展開之前被剝離,以及避免股東在不應當取得相關優惠的情況下而取得該等優惠。為了管控任何可能出現的風險,股東及董事應當確保其適切地了解公司的財政狀況,並確保公司在贖回或回購其資本以前已擁有足夠的資產。

在債權人自動清盤程序中加強對債權人的保障

在以往的架構下,首次債權人會議的舉行時間,必須在為展開債權人自動清盤程序而召開的股東會議的同一天,又或是在該股東會議召開後的第二天。然而,法例並沒有規定召開首次債權人會議所須給予的最短通知期限。這意味著,債權人經常欠缺充足時間來為首次債權人會議作準備。

《修訂條例》規定,關於債權人自動清盤的首次債權人會議,必須在相關股東會議召開後的14日內舉行,而之後若要召開首次債權人會議,亦必須給予至少7天的通知期限。這一規定,除了有助提升債權人自動清盤的效率,也可以對公司的資產作出保護,並同時讓債權人獲得充足時間來考慮其自身情況和作出適當的決定。

與此同時,該項法例也訂立了一些額外保障措施,以期在首次債權人會議舉行之前的該段期間,對該等由股東委任的清盤人所享有的權力作出限制。另一方面,該法例也同樣對董事所享有的權力作出限制(在清盤人被委任之前),使其不再全面擁有公司的管理權,以便在適當委任清盤人後,能盡快將公司的行政管理權移交給該清盤人。

對臨時清盤人和清盤人的新規定

至於其他新訂立的條文,則是與臨時清盤人或清盤人的委任、資格取消、披露及法律責任等有關,而這將有助提升清盤程序的透明度和誠信,當中並包括:

  • 把無資格獲委任為臨時清盤人或清盤人的人士的類別擴大,以包含該些存在利益衝突,及受制於取消資格令的人士。
  • 臨時清盤人或清盤人(但在股東的自動清盤程序中獲委任的除外)必須提交披露陳述書,以披露其與對方的特定關係(例如:是否屬於公司的債權人、債務人或核數師等)。
  • 關於禁止招徠方面的規定,已經擴展至任何人向其他人提供誘因,而其出發點,是為了確保或阻止某人獲委任或提名為公司的臨時清盤人或清盤人等情況。
  • 解除清盤人責任的命令,不會令致清盤人因其失當行為、失職行為、或違反信託行為而須承擔的法律責任獲得免除。

對公司和債權人的提醒

企業需要不斷地保持警覺,並應當在有關的交易進行磋商之際,向專業人士尋求意見(特別是在情況多變的環境下),以確保該等交易最終不會被法庭裁定為屬於遜值交易,而要達致這一目的,也許需要對相關資產進行專業估值。

同樣地,如果有處於財政困境的公司向債權人作出支付或提供抵押品,債權人便必須留意該等支付或抵押品的提供,是否蘊含給予不公平優惠的風險,並應盡快就該等支付或抵押品提供之周遭環境(例如,提供該等信用或抵押品的因由,以及付款的要求是如何提出),向專業人士尋求意見。此舉對於法庭是否會裁定存在不公平優惠情況,將會產生關鍵性的影響。

Jurisdictions: 

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 合夥人

張小姐是貝克‧麥堅時的爭議解決業務的合夥人,專注於公司破產和商業訴訟。張小姐從事的業務包括代表破產事務從業人員、公司客戶和銀行的訴訟和諮詢工作,涉及廣泛而複雜的糾紛及破產與重組事宜,包括強制性和自願性清盤、接管、企業重組和安排方案。她還專注於公司法和商業糾紛,定期向公司客戶、股東和董事提供諮詢意見,其中包括股東權益和補救辦法、董事職責、合資糾紛和就不公平的偏見提出呈請。

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 律師

孔小姐是香港貝克‧麥堅時的爭議解決業務的律師。孔小姐就一系列商業糾紛及諮詢事宜向客戶提供意見,特別關注企業破產,債務追回/強制執行擔保及股東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