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第三方資助仲裁:法律改革委員會的最終報告書

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16年10月12日發表了《第三方資助仲裁最終報告書》 (下稱《最終報告書》),建議對香港的《仲裁條例》(第609章)作出修訂,訂明在普通法下的助訟和包攬訴訟法則,並不適用於第三方資助在《仲裁條例》下的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例如:在緊急仲裁員席前進行的程序、調解、法院程序等)。

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第三方資助仲裁小組委員會」(下稱「小組委員會」)於2013年6月成立1。該委員會對香港及全球各個主要仲裁中心的相關法例進行研究後,發表了這份《最終報告書》。

「小組委員會」在其於2015年10月發表的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中,概述了他們的研究結果。《諮詢文件》就相關法律改革提出了初步建議,並徵詢社會人士的意見。如下所述,「小組委員會」共收到了73份來自社會各界的意見,而當中絕大多數對該初步建議表示支持。所有這些意見,已在「小組委員會」為2016年10月發表的《最終報告書》而訂定最終建議的過程中,予以充分考慮。

建議的理由

法律改革委員會在《最終報告書》中所作出的結論是,香港需要對相關法例進行改革,從而清楚訂明在符合適當的財務與專業操守保障規定的情況下,香港的法律准許由第三方資助在《仲裁條例》下的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該委員會認為,此等改革符合仲裁使用者及香港社會人士的利益,亦與終審法院所訂立的相關原則一致。

此外,法律改革委員會亦認為,假如當事方透過《仲裁條例》下的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來進行追討,是有充分的法律依據,那麼他們所需的財政支援便不應受到剝奪。在法律改革委員會所建議的監察、監管和檢討架構內,只要仲裁的「第三方出資者」遵從《最終報告書》所列明的專業操守及財務保障規定,便可以防止出現可能的濫用情況。

最後,法律改革委員會確認,進行此等改革是必須的,因為此舉可加強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競爭地位,並避免香港被其競爭對手所超越。

何謂第三方資助?

正如《最終報告書》中所述的,的涵義是:

(i) 有關的仲裁,是由在該仲裁中並無任何獲法律承認的利害關係的人士所資助(根據資助協議提供資助的除外);
(ii) 所資助的,是某一仲裁方(或準仲裁方)的仲裁費用及開支;
(iii) 並意圖藉著此等資助,分享相關仲裁在獲得勝訴時所取得的利益(如資助協議所界定的)。

因此,它是關於某一仲裁程序的「第三方」,向該仲裁程序(或其他法律程序)的其中一個當事方提供財政上的「協助或支援」。該「第三方出資者」,將只可向「受資助方」收取從有關法律程序中所獲得的「討回淨得益」(net recoveries)(須扣除所協議的費用和開支),並以此作為報酬。「受資助方」如果未能在有關的法律程序中勝訴,他將無須向「第三方出資者」支付任何款項。

全球的法律和實務

正如《諮詢文件》中所述的,全球所有主要仲裁中心(除了一個)現時都允許實行第三方資助仲裁,而餘下的一個主要仲裁中心 — 新加坡,亦已於2016年6月宣布,他們打算修訂法例,讓該國在2016年10月進行立法,從而實行第三方資助仲裁。

法律改革委員會對第三方資助仲裁所進行的檢討

鑒於律政司司長與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向法律改革委員會提出,要求該委員會檢討「現行與第三方資助仲裁有關的情況,以考慮是否需要進行改革;以及,若有需要的話,則按實際情況提出改革建議」。據此,「小組委員會」遂於2013年6月成立。

「小組委員會」的工作,包括檢視該等已相當古舊的助訟與包攬訴訟法則(已有700年歷史),是否適用於為仲裁提供資助的該等做法。

助訟」的定義是:「一名人士給予訴訟的其中一方協助或鼓勵,而該名人士在該宗訴訟中,並不涉及任何利益,亦不具有任何其他獲法律承認的動機,足以證明他具有適當的理由介入該宗訴訟。」

包攬訴訟」的定義是:「助訟中的一種特定類別,而其含義是,在某一宗訴訟中向當事人提供協助,從而換取該當事人的承諾,在該訴訟獲得勝訴後,資助者將可獲得其中一部分的標的物或收益以作為報酬。」

究竟助訟及包攬訴訟法則,是否亦適用於第三方資助者為該等在香港進行的仲裁提供資助?終審法院於2007年在Unruh v Seeberger (2007) 10 HKCFAR 3一案中,將有關問題懸空。終審法院在該案中裁定,該等法則將繼續適用於香港,亦即是:第三方為訴訟提供資助,乃屬侵權行為及刑事罪行,必須予以禁止,但下列三種情況例外:

(i) 第三方對有關的訴訟結果享有合法權益;
(ii) 若非取得第三方所提供的資助,當事方將無從為自身尋求公義;及
(iii) 獲認可的雜項類別法律程序(包括無力償債法律程序)。

公眾諮詢結果

就該項於2015年10月發表的《諮詢文件》,法改會在諮詢期內,共收到73份來自社會各界人士的回應,當中包括會計師事務所、仲裁機構、仲裁員、大律師、商會、消費者及公眾利益團體、金融界、政府政策局和行政部門、第三方出資者、保險公司和保險公司協會,以及律師事務所。

公眾對該份《諮詢文件》所提出的四項初步建議,給予非常積極的支持,而箇中情況,可從《最終報告書》第13-14頁第2.2段,以及在隨後就公眾回應所作的詳細討論中得知。

《最終報告書》的建議

正如在引言中所指出的,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修訂《仲裁條例》,從而訂明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普通法法則,不應適用於第三方資助在《仲裁條例》下的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

此外,法改會亦建議,有關第三方資助仲裁的法律修訂,應適用於為在香港以外地方進行的仲裁,而在香港本地提供的服務所作出的資助。然而,由從事法律執業或提供法律服務的人士所直接或間接提供的第三方資助,不應將其包含在准許之列,以避免律師在為其客戶提供服務時產生利益衝突。

法改會亦建議,適當的標準應適用於香港的第三方資助規定,並建議在為期三年的初始階段,採用「輕力度」的規管模式。在香港為仲裁提供資助的「第三方出資者」,應遵從在進行公眾諮詢後,由根據《仲裁條例》獲授權的機構所發出的《實務守則》(以下簡稱《守則》,當中訂明了他們所應當遵從的標準,包括專業操守標準及財務標準) 。

法改會建議,律政司司長應當根據《仲裁條例》,指定「仲裁推廣諮詢委員會」為「諮詢機構」,以監察第三方資助仲裁的運作情況,實施《守則》,以及聯繫各持份者。此外,「諮詢機構」亦應當在《守則》生效之後三年,發表一份檢討《守則》實施情況的報告書,並就當中所列載的專業操守標準及財務標準,提出對其進行更新的建議。

《最終報告書》的附件1中,載有一份修訂《仲裁條例》的條文擬稿,以落實法改會在該報告書中所提出的建議。

此外,法改會亦建議考慮:助訟及包攬訴訟等普通法法則的不予適用情況,是否應伸延至在《調解條例》(第620章)適用範圍內的調解程序。

倘若有關法例是按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建議進行修訂,那麼律師便很可能需要就尋求第三方為仲裁和相關法律程序提供資助的可能性,向其當事人提供法律意見。法改會的其中一項建議是:,以訂明上述法律執業者在「第三方出資者」所資助的仲裁及相關法院程序中代表當事方的條款及條件。因此,對於此等規定,律師切勿等閒視之,並必須加以遵從。

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的實施

律政司在2016年11月22日向香港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下稱「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提交了一份文件,當中載列落實「最終報告書」中各項建議的方法,並就該等建議作出回應 (以下簡稱「律政司文件」),而其《附件B》中,亦載有一份《仲裁實務守則》擬稿。

「律政司文件」指出,隨著「最終報告書」的發表,他們已就該報告書中的各項建議,諮詢了法律和仲裁專業機構、「調解督導委員會」等方面的意見。「律政司文件」亦指出,作出回應的機構,均表示它們支持報告書中的建議,其中包括「調解督導委員會」對《調解條例》的擬議相應修訂的支持。

政府初步認為,從推廣香港的仲裁服務的角度來看,進行建議的法律改革是可取的做法,因為它能有助於使香港-作為亞太區其中一個主要的國際法律與爭議解決服務中心-追隨國際仲裁的最新發展,從而提升其競爭地位。「律政司文件」提述了與《實務守則》擬稿有關的諮詢程序,而該文件亦指出,當局將會草擬一份與第三方資助調解有關的《守則》,以便向相關的持份者進行諮詢。

「律政司文件」提到,政府建議對《仲裁條例》及《調解條例》進行法律修訂,是為了確保第三方資助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不會被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普通法法則所禁止;以及,依據「最終報告書」來訂立有關的措施和保障規定。至於未來的工作,「律政司文件」指出,在聽取「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各委員意見後,政府擬於2017年初向立法會提交一項條例修訂草案,從而落實其立法建議。

結語

倘若對《仲裁條例》所作的修訂獲得通過(正如所預示的),那麼根據香港的法例,第三方資助《仲裁條例》下的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將會明確獲得批准,並須符合適當的措施和保障規定。此等舉措,將可促進香港為仲裁使用者提供服務,支持香港所扮演的領先國際仲裁與爭議解決中心的角色,並提升香港在這方面的競爭能力。


* 小組委員會的成員包括甘婉玲大律師(主席)、鄭若驊資深大律師、史密夫·斐爾律師事務所解決爭議業務全球主管歐智樂先生、杜淦堃資深大律師、立祁律師事務所主管Jason Karas先生、及彭耀鴻資深大律師。

Jurisdictions: 

Gilt Chambers 仲裁員及大律師

甘婉玲是國際仲裁員及大律師,也是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的第三方資助仲裁小組委員會主席。她在2010年成為大律師之前,是偉凱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及為該事務所以香港為基地之亞洲爭端解決業務的主管。她是國際商會國際仲裁法庭的候補委員,也是香港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成員(為國際業務委員會主席),擁有香港政府的「仲裁推廣諮詢委員會」及其「法律樞紐空間分配委員會」等會員資格。她是國際商會刋物:"Guide to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1958 New York Convention:A Handbook for Judges"的合著者及還有其他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