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虛擬資產— 不斷演變的監管方法

在財政司司長2020-2021年財政預算案的演辭中,香港政府宣布將考慮有關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規定擴大至涵蓋加密貨幣服務商。這是香港對加密貨幣監管的最新舉措,加密貨幣已被歸類為虛擬資產,主要由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監管。

最初,虛擬資產只有在其發行條款類似於「證券」的情況下,或者其交易在「期貨合約」的範圍內時,才屬於證監會的監管範圍。自2018年11月起,證監會開始通過處理虛擬資產的管理和分銷問題,擴大對虛擬資產及其服務提供商的監管。緊隨其後的是2019年11月的《立場書》,該文件為虛擬資產交易平台(「虛擬資產平台」)設立了一個新的監管框架。新的監管標準與適用於傳統持牌證券機構的標準類似,並在虛擬資產被用作「證券」或「期貨合約」交易時,適用於「虛擬資產平台」。

這文章旨在概述證監會對「虛擬資產平台」的發牌規定,並討論業界人士對新制度的接受程度以及其他一些值得注意的近期發展。

「虛擬資產平台」

大多數的加密貨幣,如比特幣和以太幣,都不是《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證券」,因此不在證監會的監管範圍之內。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外情況是,當虛擬資產在基金投資組合中所佔比例超過10%時,該等基金的管理和分銷須受證監會的監察。

同樣,只買賣非證券型加密資產的「虛擬資產平台」亦無須向證監會申領牌照。因此,發牌的前提條件是「虛擬資產平台」必須買賣至少一種是證券(即證券型代幣)的加密資產。該等「虛擬資產平台」將屬於證監會的管轄範圍,並須領有第1類(證券交易)及第7類(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受規管活動的牌照。

證監會規定「虛擬資產平台」營辦商必須確保其集團公司進行的所有虛擬資產交易業務活動,以及其向香港投資者主動推廣的該等交易服務,由同一個集團實體以單一牌照進行。一旦「虛擬資產平台」獲證監會發牌,其整個交易業務活動,不論是買賣證券型代幣或非證券型代幣,都會受到證監會的監管。

發牌條件

為了有資格獲得牌照,申請人必須:

  1. 只向《證券及期貨條例》附表1第1部第1條所界定的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專業投資者」包括定義(a)至(i)段所載的指明實體(例如銀行和保險公司),以及屬於根據(j)段所訂類別的人士;
  2. 遵從「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的條款及條件」(「條款及條件」);
  3. 任何計劃或建議(i)引入或提供新增或附帶的服務或活動,或(ii)對現有服務或活動作出重大改變,須取得證監會的事先書面批准;
  4. 以證監會訂明的格式,每月向證監會提供業務活動報告;及
  5. 委聘一家獲證監會認可的獨立專業公司,每年檢視其活動及營運,並編製一份確認其已遵從發牌條件和所有相關法律及監管規定的報告。

「條款及條件」下的主要規定

除了適用於其他傳統持牌中介機構的現有規定外,「條款及條件」在虛擬資產的背景下作出了具體規定。其中一些主要特點如下:

財務穩健性

持牌「虛擬資產平台」應時刻擁有具有充分流動性的資產,相等於按持續基準計算至少12個月的實際營運開支。

呈交法律建議

  • 持牌「虛擬資產平台」應以法律意見或備忘錄的形式,就每項將會在香港買賣的虛擬資產的法律及監管狀況,尤其是有關該虛擬資產是否屬《證券及期貨條例》所指的「證券」的定義範圍,取得法律建議書,並向證監會呈交該份法律意見或備忘錄。
  • 持牌「虛擬資產平台」在依賴任何法律建議前,應抱著專業的懷疑態度,並以應有的謹慎和客觀審視有關建議。

虛擬資產的託管

  • 客戶資產(虛擬資產和客戶款項)必須透過有聯繫實體以信託方式持有,存放在獨立帳戶內。
  • 不超過2%的客戶虛擬資產可以存放在線上錢包,至少98%的虛擬資產必須存放在線下錢包。「線下錢包」的儲存方式是指私人密鑰以離線方式儲存,因此較為安全。
  • 投購的保險必須時刻有效,並涵蓋客戶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

對客戶的瞭解

  • 持牌「虛擬資產平台」必須確保客戶對虛擬資產及其相關風險有充分認識。
  • 若客戶沒有具備相關認識,持牌「虛擬資產平台」只可在向客戶提供培訓及查詢客戶的個人狀況後,方能為客戶提供服務。

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

持牌「虛擬資產平台」必須採用有效的程序和控制措施,如虛擬資產追蹤工具,使其能夠追索特定虛擬資產在區塊鏈上的記錄,以管理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風險。

監管制度的局限性

除非修訂《證券及期貨條例》,否則在現行法例框架下,證監會不能對持牌「虛擬資產平台」的市場失當行為採取行動,因為該等平台並非認可的股票或期貨市場,而虛擬資產亦非在該等市場上市或買賣的「證券」或「期貨合約」。此外,現時並沒有適用於非證券型虛擬資產要約的強制披露
要求。

與此同時,新的監管制度只適用於集中式交易(即「虛擬資產平台」對投資者資產有控制權),而不適用於許多加密貨幣投資者直接在點對點基礎上進行交易的分散式交易。

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

證監會在發表《立場書》時,亦曾對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發出警告,強調這類衍生產品的風險極高,波動極大。任何未獲適當牌照或授權而在虛擬資產期貨合約方面作出要約,或提供交易服務的交易平台或人士,可能違反《證券及期貨條例》及/或《賭博條例》(第148章)。

在任何情況下,證監會表示,「不太可能批出以此類合約經營業務的牌照或授權」。

公衆對新制度的接受程度

「虛擬資產平台」可以選擇加入證監會的新制度,這是有得有失的。雖然它們可以增強投資者的信心,使其認為持牌「虛擬資產平台」持有的資產將受到證監會嚴格程序和措施的保護,但新制度僅適用於集中式交易,在此制度下的投資者對加密基金沒有直接控制權。這意味著,鑒於證監會要求為打擊洗錢目的而部署的虛擬資產追蹤工具,通過持牌「虛擬資產平台」來交易虛擬資產可能會消除交易虛擬資產本身的一些好處(例如匿名性)。

此外,它們為了發牌而需要以單一法律實體形式運作,以及被限制向非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這可能會限制了業務和目標客戶的範圍。

有鑒於此,公衆對新監管制度有不同的接受程度也不足為奇。自去年11月推出「虛擬資產平台」發牌制度以來,證監會已收到多個機構的「虛擬資產平台」牌照申請,包括HashKey Group和BC Group。那些熱衷於獲發牌機會的人士認為,此舉可以加強該地區的建設性監管,並增強投資者對金融科技、區塊鏈和數碼資產行業的信心。

然而,業界一直有聲音淡化新發牌制度的重要性。他們聲稱,新制度是多餘的,因為香港的大多數「虛擬資產平台」專注於為比特幣和以太幣等非證券型代幣提供流動性,而不是那些受監管的證券型代幣。其他人士則表示關注,由於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合規要求不確定或成本高昂,即使獲發牌照,香港的銀行仍可能不願為他們不想服務的業務領域開立賬戶。事實上,香港比特幣協會(BitcoinAssociation of Hong Kong)已經認識到,銀行「在向金融服務公司開戶方面非常猶豫,對加密貨幣業務的開戶更是如此」。

就這方面,大多數市場參與者都在認真等待政府即將進行的諮詢,以澄清和規範他們的合規義務,以便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無論是否想要獲得證監會發牌,都可以進一步發展業務。

Jurisdictions: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鄧錦榮律師為企業法律顧問團隊的合夥人。他的執業活動主要集中在有關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跨境和國際併購、合資、私募 / 風險投資及公司與商業事務。鄧律師在中國企業在歐美的對外投資項目中擔當引導角色,降低風險和難度,為客戶在國家風險分析、當地法律法規的合規事宜、談判、交易結構、盡職調查、公司設立、融資、退出機制等方面提供法律諮詢。鄧律師的客戶領域甚廣,包括廣告及營銷、零售、電子商務、 食品與餐飲、個人護理、保險、航運和能源業務等。 在這些領域中,他為各行各業的客戶提供法律諮詢服務,包括廣告和營銷、零售、電子商務、食品與餐飲、 個人護理、保險、航運和能源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