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競爭事務審裁處澄清競爭事務委員會披露文件的責任

香港競爭事務審裁處(審裁處)審理所有涉及違反香港競爭法的案件。審裁處最近作出裁決,劃定:(1) 審裁處強制執行法律程序文件披露的整體輪廓;及(2) 競爭事務委員會在強制執行法律程序中特定的文件披露責任。這項裁決在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Nutanix Hong Kong Limited and others案作出,是同類裁決的第一次。對於那些關於被控違反競爭規定的答辯人的文件披露爭議,這項裁決更仔細地釐清當中幾個極為重要的爭議。

背景

Nutanix案的裁決是委員會首次入稟興訟的結果。委員會指控Nutanix及幾間資訊科技公司參與圍標,更明確指出Nutanix 精心安排提供「假標」,目的是確保某答辯人成功投得香港女青年會的資訊科技合約。新龍國際有限公司(SiS)――被控「入假標」的答辯人之一――因為要準備抗辯,要求委員會披露文件。SiS認為委員會其後的披露並不足夠。原訟法庭法官林雲浩部分批准SiS的要求。

主要裁決

林法官的裁決有值得留意之處,因為它澄清答辯人在審裁處的強制執行法律程序有廣泛的――雖然不是不受限制的――文件披露權。主要裁決包括:

  • 文件披露範圍:在審裁處的訴訟程序之中,文件披露「應接近適用於刑事訴訟程序控方的標準」,包括披露可以削弱委員會論據或加強答辯人論據的相關資料。
  • 其他一般的文件披露考慮。(a)在審裁處席前,執法行動沒有自動披露文件的一般要求;(b) 文件披露是由審裁處酌情決定的;(c) 儘管審裁處訴訟程序的文件披露應當接近適用於刑事訴訟程序的標準,法律沒有規定要自動披露所有不用的資料――只是一些符合「相關性測試」的資料;及(d) 刑事學法理及程序的其他方面不一定適用,或不一定同樣適用於競爭訴訟程序。
  • 要求從寬處理的通信。委員會與要求從寬處理被拒的訴訟方的通信享有保密權,不需要在其後的訴訟程序披露。

一方面得考慮鼓勵申請從寬處理的人的公眾利益,另方面又想根據所有可供使用的資料裁斷審裁處的訴訟程序,林法官權衡輕重才作出裁決。不披露委員會與被拒從寬處理的申請人的通信涉及公眾利益,林法官裁定,「不披露」的公眾利益大過「披露」的公眾利益。任何其他處理方法只會令從寬處理申請被拒的人處身「比較完全沒有申請從寬處理的人所處身的更壞處境。」

林法官亦裁定,與被拒的從寬處理申請有關的通信得益於無損權利保密權或「類似的保密權」。和解商議會得益於相同的保密權保護。始終,在處理從寬處理申請的過程提供的任何原先已存在的文件,及「成功的」從寬處理申請的通信,都必須被披露。

  • 向監管機構提出的投訴。公眾人士提交的投訴表格――有可能導致委員會調查投訴和審裁處審理的――原本受到保護,不用披露。然而,在Nutanix案,委員會早已透露投訴人的身份(可能投訴人是同意的),削減任何保護投訴表格的進一步利益。
  • 委員會內部文件。委員會的內部文件不因為是內部文件就不用披露。隱瞞的一方必須就個別文件的內容作合理解釋。不過,公共利益豁免(public interest immunity)的範圍可以擴大到:(i) 透露委員會資料來源或計劃、方法、程序的內部通信及;及(ii) 職員及案件處理人員給委員會成員作決定時使用的報告,以及委員會會議記錄。

考慮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情況

Nutanix案還有一個值得留意的原因:委員會對披露和保密權的立場是一面鏡,反映出其他司法管轄權區反壟斷執法機構,尤其是美國司法部(DOJ),所採取的行動。DOJ曾經爭辯指,在其後的訴訟程序中,通信及來自申請從寬處理的人的資料――不論申請獲批與否――可以是不宜被披露的資料。最終DOJ獲判勝訴。DOJ亦曾經基於保密權,包括律師-工作-成果保密權、審議-程序保密權(有時稱為「決策保密權」)及律師-客戶保密權,質疑應否披露內部文件。最終同樣獲判勝訴。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