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內地相互協助保全安排的執行情況

背景

《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安排》)於2019年4月2日簽署,並於2019年10月1日生效。

在《安排》生效之前,除海事爭議外,內地法院不會為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方提供任何協助或保全。因此,在香港進行仲裁的當事人無法在中國內地申請保全。被申請人有可能在香港進行仲裁程序前,試圖通過轉移內地的資產來逃避索賠。《安排》彌補了這個漏洞,令合資格的香港仲裁機構的當事人可向中國內地申請保全。

《安排》已生效了一年,現在是檢視《安排》執行情況的適當時機。本文將(1)研究最新的統計數據和成功案例、(2)探討內地法院批出保全令的實際可能性、(3)討論疫情期間的最新情況,以及(4)提供在疫情期間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一些實務要訣。

檢視保全安排的執行情況

截至2020年8月27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已根據《安排》處理了25宗向內地法院提出的申請。這些申請涉及保全在中國內地的資產或證據,總計94億元人民幣,而內地法院就價值87億元人民幣的資產發出命令。在這些申請中,約有30%由中國內地的當事人提出,而70%由香港、瑞士、薩摩亞、新加坡和英屬維爾京群島的當事人提出。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了解到內地法院已頒布了17項裁決,所有裁決均批准了資產保全申請。其餘申請仍在等待相關法院的裁決,亦沒有案件被駁回。

2019年10月8日,上海海事法院頒布了《安排》下的第一項命令。該案中,一間香港企業開始對一間上海企業展開仲裁,因後者涉嫌違反和解協議。該香港企業於2019年10月1日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單方面要求,以保全、扣押和凍結被申請人在中國內地的銀行賬戶。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發出受理書,同意該香港企業的申請。上海海事法院於2019年10月8日收到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受理書和其他申請文件後,於同日批准了申請。

在最近的另一宗案件中,一位個人申請人於2019年12月23日提出申請,要求保全三名內地被申請人名下的銀行賬戶和股票,價值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向申請人發出受理書。申請人隨後於2020年3月3日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申請,同時提交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受理書和其他申請文件,法院於同日批准了該申請。整個過程只花了一天。

上述案件顯示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樂意協助和內地法院根據《安排》處理申請的效率。根據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供的資料,內地法院作出決定的平均時間為收到完整申請後的14天,但在疫情期間所提出的申請可能需要更長時間。內地法院的處理效率及沒有駁回任何申請的紀錄,說明內地法院對《安排》的認可。

在17宗成功案例中,法院只發出了資產保全令,原因可能是內地法院對行為和證據保全申請的標準相對較高。例如,內地法院在下達證據保全令前,通常要求申請人證明所涉證據有被銷毀的危險,或將來可能難以取得證據。相比之下,內地法院發出資產保全較為普遍。如案件一經立案並由申請人提供擔保,內地法院一般會批准資產保全的申請。

疫情下的最新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出的指導意見

因應疫情,最高人民法院發出了兩項指導意見,就中國內地批出保全作出指示,即(1) 2020年4月16日《關於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一)》(《第一意見》);及(2) 2020年5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妥善辦理涉新冠肺炎疫情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二意見》)。

《第一意見》的第九條規定,內地法院可採取靈活的保全措施,以減輕企業負擔,助力企業復工復產。例如,財產保全令在保護機器不被耗散或轉讓的同時,也不應阻止被申請人使用該機器生產商品。此外,作為特殊措施,《第一意見》規定財產保全申請人現在可以提供其他替代擔保,例如第三方擔保和財產保全責任保險。這是為了解決一些企業可能由於現金儲備不足或現金流量不穩定而無法提供足夠反擔保的情況。

《第二意見》的第三節指示內地法院加強對與疫情有關的民事案件中財產保全申請的審查,以保護因疫情而遇到業務困難的企業。為了不影響企業的正常經營,《第二意見》進一步規定,內地法院不支持明顯超出索賠範圍的財產保全申請。在指導意見下,預計內地法院審查和處理保全申請所需的時間會更長。

這些指導意見旨在保護工業供應鏈的穩定性,協助企業實體恢復營運,並協助社會經濟復甦。內地法院將根據指導意見,努力維護申請人和被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同時保障民生。因此,預計內地法院在發出保全令時會更加謹慎。

增加使用線上科技

疫情促進了內地法院案件管理信息系統的現代化。現在,立案、詢問、談話、開庭和保全申請,均可在線完成。這不僅提高了處理案件的效率,亦降低了當事人的成本。此外,最高人民法院還建立了在線保全申請系統。申請人可通過互聯網提交申請文件,申請財產保全、行為保全和證據保全。線上保全申請系統還提供在線擔保服務,申請人可以購買由合格內地保險公司提供的責任保險。用於保全申請的資料亦可用於申請擔保,從而將提交兩次申請所需的時間減半。

線上保全申請系統有利於《安排》的執行,因為它為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當事人在中國內地申請保全,提供更高效而低成本的解決方案。

實務要訣

鑑於上述兩項指導意見,內地法院現在需要更長時間,才能下達保全令。因此,申請人應盡力加快申請程序,避免出現可能延誤程序的錯誤。任何缺漏、不完整或不准確的資料或違反要求,均會導致法院要求提供進一步資料,令保全令因而延誤。以下是在疫情期間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的四個實務要訣:

首先,確定被申請人的資產和地址的位置很重要。申請人可能需要進行資產搜索,以證明被申請人擁有可用資產。被申請人可能已搬離了其已知地址,包括公開企業記錄中的地址。因此,申請人可能要對被申請人進行資產搜索,以獲得被申請人的資產和銀行帳戶位置的信息。

第二,申請人在申請保全前,應先查閱仲裁機構和有關內地法院的申請要求。它們對申請文件的要求非常具體,而且不同內地法院的要求可能有所不同。例如,深圳法院要求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必須將申請文件直接發送給深圳法院,而其他內地法院則可能接受由申請人律師提交的申請。

第三,向內地律師事務所尋求協助是很有用的,因為它們可以與內地有關法院事先溝通,以確定所需文件清單、需要公證的文件以及提交申請文件的程序。

第四,內地法院認可的擔保形式包括現金擔保、實物擔保、信用擔保和責任保險。《安排》的申請人應根據本身的情況和每個案件的特點,選擇適當的擔保。我們亦建議申請人使用線上申請系統,以節省時間和成本。

Jurisdictions

管理合夥人,德同國際有限法律責任合夥

布英達是德同國際有限法律責任合夥的管理合夥人與訴訟及爭議解決組的負責人。他在解決重大爭議方面擁有超過 35 年的經驗,包括高等法院 / 商業法庭訴訟、國內及國際仲裁、專家裁決、替代性爭議解決與調解,尤其是在能源、建築及金融服務領域。布英達獲各種法律名錄廣泛認可為訴訟領域的傑出律師。

高級合夥人,北京,德同國際有限法律責任合夥

朱律師專注於爭議解決及投資業務。他是英國特 許仲裁員協會(FCIArb)的資深會員,並獲多個 法律名錄認可為推薦的仲裁律師。他曾處理過許多國際仲裁案件,包括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 員會、國際商會、國際投資爭議解決中心、倫敦 國際仲裁院、斯德哥爾摩商會、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程序的商業及投資者 - 國家的案件。朱律師為中國及外國客戶提供跨境 投資諮詢,尤其是中東、北非與亞太地區的基礎設施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