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內地跨境清盤案件所需的司法認可制度

作者:李香慧助理教授 香港大學法學院

1984年12月19日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宣布香港於1997年7月1日以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區」)的身份回歸中國,而香港在法治之下所享有的自由和多元化將保持五十年不變。

回歸後的六年內,在2003年6月29日,內地和香港特區為促進兩地雙邊貿易而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下稱CEPA)。CEPA奠下了內地和香港特區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經濟融合的基礎,香港特區的資本主義經濟與內地的社會主義經濟可在同一主權國之下並存,但在各自不同的法律制度和營商環境中運作。話雖如此,內地和香港特區始終一直並繼續分別實行兩個不同的司法制度。因此,法院判決和命令在香港特區和內地司法機關之間的互相認可是一直存在的問題。

香港成為特別行政區之後,第一個關於跨境事項的正式司法認可機制在《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當事人協議管轄的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2006年的安排》」)之下產生,《2006年的安排》在2006年7月14日簽署,並於2008年8月1 日生效。不過,《2006年安排》顧名思義只適用於民事和商業案件,並不涵蓋中港之間的企業跨境破產情況(“中港企業跨境破產”)。我們須注意的是,除非是對《2006年安排》進行修訂,否則不能對它作出調整,以設立一個處理中港跨境破產案件的新司法認可機制。《2006年安排》是建基於當事人對司法管轄區的選擇 (或是在香港特區,或是在內地) ﹔這並不適用於跨境破產事宜,因為在許多此類案件中,法院對案件的管轄權,並非建基於當事人的相互同意。

中港跨境破產的問題對香港特區在維持其作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之一的聲譽,並同時與內地維繫緊密經貿往來方面有著直接關係。中港跨境破產的司法認可機制,應為在內地和香港特區處理企業與破產事宜的法律執業者提供,從而簡化和統一兩地的破產程序。否則,處理破產事宜的執業者必須具有創新思維,並在策略上有計劃地讓日後的破產訴訟於內地展開:更換中國子公司的法律代表和管理人員是達成這目標的重要一步,雖然此舉意味著必須採取行政措施,從而得以遵循明確的破產程序,並為各方當事人帶來法律上的確切性。

設立跨境破產案的司法認可制度確有殷切需要,因為這種制度可簡化和加快破產程序。否則香港特區的債權人如要執行香港特區法院所頒發的勝訴判決,便無可選擇地需要在內地另外展開破產程序。重複法律程序,其壞處不僅是浪費司法資源、時間和費用﹔更嚴重的後果,是在沒有司法認可機制的情況下,處境相若的債權人可能會在不同法院取得不同的判決,而這變相鼓勵他們尋找對其較有利的司法管轄區來興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