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私人執業市場概述及2016預測

Mike Wright 聯席董事 – 私人執業,Pure Search

儘管2015年的道路有些顛簸,香港法律界的招聘活動卻是頻繁的一年,而這個趨勢看來會持續到來年。隨著交易量增加,律師事務所在不同業務領域上均看到招攬各樣人材的需求。除了所有業務領域的工作回升外,事務所開設新團隊及業務多元化以應對資本市場的波動,這亦使不少合夥人出現變動。這些合夥人及助理律師的變動增加了各大事務所的招聘,因為事務所希望尋找合適人選填補這些離職空缺。由於這些發展,還有海外律師事務所和以香港為基地的公司和銀行等市場的選擇增加,香港的律師看到更加多的機會在面前。所有這些發展表明,儘管經濟出現挫折,香港私人市場大致繼續以强勁穩定的步伐增長。

企業–資本市場和收購合併

今年夏天的股市恐慌使中國市場出現明顯的增長放緩,造成投資者對前景持有謹慎態度,新股上市亦因著投資減少而略有放緩。話雖如此,在招聘方面,我們繼續收到不少指示在香港物色不同的企業角色。事務所仍忙於現有和即將進行的交易。回應市場的轉變,我們看到更多事務所進一步分散或鞏固他們的業務領域並招攬企業併購的合夥人。例子包括安睿國際律師事務所由霍金路偉律師行聘請Charles Butcher,歐華律師事務所由高贏國際律師事務所聘請Gloria Liu,偉凱律師事務所從年利達律師事務所聘請Peggy Wang,以及普衡律師事務所由法朗克律師行聘請Douglas Freeman和Victor Chen。這導致更多併購業務助理律師招聘,及更多事務所有能力提供混合企業角色(新股上市和企業併購)。這種角色對想獲得更廣闊交易經驗的助理律師來說非常具有吸引力,新增職位由此在市場上應運而生。今年還出現了相當大的合夥人轉移到資本市場上去,例如Michael Liu和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團隊轉到Cadwaladers Hong Kong作企業招股,以及William Woo從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回到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和Terrance Lau離開霍金路偉律師行轉投諾頓羅氏。美國企業市場團隊亦出現變動,Tim Gardner由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轉到威嘉國際律師事務所,David Johnson由高蓋茨律師事務所轉到諾頓羅氏帶領團隊,還有David Ludwick,他本來是年利達律師事務所美國證券團隊的主管,現在轉投富而德律師事務所。

訴訟、仲裁和監管

今年的訴訟市場仍然蓬勃,業務持續好轉使到很多事務所希望繼續在這方面加強。這符合加強監管投資銀行的全球趨勢,以及大體是一個健康的糾紛事務的市場。繼續美國法律師事務所如David Polk和德普律師事務所,他們在2014年讓主要合夥人從高偉紳律師行和史密夫斐爾律師事務所招攬人材來建立他們的訴訟和監管團隊,今年我們見到吉布森律師事務所依樣葫蘆聘請Robert Pé,還有羅普斯‧格雷律師事務所聘請Andrew Dale,他們之前都是在奧睿律師事務所效勞。事務所如美邁斯律師事務所加強他們本已備受推崇的訴訟服務,向金杜律師事務所聘請Denis Brock和諾頓羅氏在法朗克律師行關閉香港辦事處後聘請Alfred Wu。今年亦見到美富律師事務所由溫斯頓律師事務所聘請Adrian Yip及助理律師團隊,以及霍金路偉律師行由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聘請仲裁專家James Kwan。像這樣律師事務所多樣化建立訴訟團隊,也加強了現有的團隊,顯示市場在來年將繼續發展及為香港的爭訟律師提供一系列的機會。金融方面亦見到一些活動,當中最顯著的為凱易律師事務所由年利達律師事務所聘請David Irvine。凱易律師事務所加強他們的重組業務,今年分別由霍金路偉律師行聘請Neil Mcdonald和由立祁律師事務所聘請Kelly Napthali,顯示事務所進一步加強他們作為香港頂級事務所,提供全方位服務的聲譽。我們見到金融職位的穩定招聘來自頂尖律師事務所(魔術圈和銀色圈),同樣是因為交易量上升和回應來自美國公司這方面的強勁業務需求。

離岸律師事務所

離岸律師事務所繼續全線招攬並且在今年已經見到企業、訴訟,重組與金融方面有可觀的增長。Mourant把Shaun Folpp從英屬處女群島調動以帶領香港訴訟團隊的增長,還有其他離岸律師事務所也在這個領域招聘。離岸事務所在亞洲擴展,和在離岸司法管轄區的網絡中,合夥人和助理律師的流動增加,這都增加了香港額外的機會。例如Walkers和Harneys在百慕達開立,以及Harneys在上海開設新辦事處。英聯邦資格的需要正在減少,因為事務所能把香港合資格律師註冊為外國律師,他們可以就英屬處女群島、開曼群島和百慕達群島提供法律意見。今年亦見到一些市場新秀,Carey Olsen本是頂尖的海峽群島離岸律師事務所,現在於新加坡設立辦事處以服務他們在地區內的客戶。

總結

總括而言,2016的前景正面,事務所進一步鞏固現有的團隊,執業領域更多元化、以及以香港為基地的事務所一般工作量增加。我們預期見到香港一系列事務所及整個亞洲地區在來年維持在不同領域的角色多樣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