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仲裁規則的須予關注事項

前言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制訂的《2018年機構仲裁規則》(下稱《2018年規則》)於2018年11月1日起生效,乃該規則的第三個版本,與2013年版的實施時間相距5年。

《2013年規則》對《2008年規則》作用出了全盤審視,並加入數項創新規定,包括追加當事人、仲裁合併、仲裁庭收費等規定。《2018年規則》包含一些細微但重要的修改,旨在令《2013年規則》更臻完善,及就仲裁實務的近期發展訂立一些新規定(例如:第三方資助及科技的使用)。

本文概述該等透過《2018年規則》而作出的一些重要修改。

緊急仲裁

《2013年規則》首度引入緊急仲裁規定,並證明其於適當情況中,可有效保障當事人的權利。《2018年規則》已進行更新,為需要尋求緊急救濟的當事人提供更迅速支援。

較短的時限

《2018年規則》容許當事人可在提交「仲裁通知」前指定緊急仲裁員(《2018年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規則》附表4第1(a)段。但除非獲得各當事人的同意,否則該條文不適用於根據2018年11月1日前訂立的仲裁協議而展開的仲裁)。若與《2013年規則》相比,這確是一項重大改進。《2013年規則》規定,當事人只可在提交「仲裁通知」的同一或較後時間,申請指定緊急仲裁員(《2013年規則》附表4第1段)。

容許當事人在提交「仲裁通知」前尋求緊急救濟,意謂尋求有關救濟的當事人,不必因為須最終確定其「通知」而致被耽擱。因此,申請人若須更多時間來確認其意欲在「通知」中指定哪一位仲裁員,這項措施對他們便十分有用。在該等情況下,申請人可同時地,一方面首先提交其緊急仲裁申請,一方面最終確定其提議的仲裁員的身份。

《2018年規則》亦規定,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倘決定接納某項緊急仲裁申請,便必須尋求在24小時內指定該名仲裁員(《2018年規則》附表4第4段),故在時間上它比《2013年規則》所規定的兩天時間為短。

尋求在提交「仲裁通知」前指定緊急仲裁員,以及在24小時內指定緊急仲裁員等權利,使《2018年規則》對尋求緊急救濟的當事人極具吸引力(《2017年國際商會仲裁規則》也容許當事人在提交仲裁要求前,申請指定緊急仲裁員。然而,該等規則訂明,指定緊急仲裁員須在盡量短的時間內提出,而在正常情況下,須在接到申請後兩天之內。另一方面,《2016年新加坡仲裁中心規則》訂明,指定緊急仲裁員須在收到申請、行政費用及訂金之後一天內提出。然而,該等規則並不容許當事人在提交「仲裁通知」前申請指定緊急仲裁員)。

為了確保在提交緊急仲裁員申請後,仲裁的展開沒有被不當延遲,《2018年規則》亦規定,除非獲得延長期限,否則申請人若沒有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收到緊急仲裁員申請後7天內提交「仲裁通知」,緊急仲裁員程序便會被終止(附表4第21段)。

緊急仲裁員費用上限

《2018年規則》亦規定,除非雙方在當時同意,或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例外情況下如此決定,否則緊急仲裁員的費用,不得超過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所定的金額(在刊載之時,該中心的網站述明,緊急仲裁員的費用總額不得超過20萬港元)。訂定緊急仲裁員費用上限,有助當事人更有效估計其所預期的緊急仲裁費用。

緊急救濟的更清晰驗證

《2018年規則》亦明確指出,該等適用於仲裁庭的臨時措施的規定(包括與仲裁庭決定是否實施臨時措施時所考慮的因素有關的規定),也適用於緊急仲裁員作出的緊急救濟(附表4第11段),而此舉可為該等重要問題提供更大確定性。

涉及多份合同及多個仲裁的法律程序

涉及多份合同及/或多個仲裁的爭議可能會產生複雜問題。如果同時進行多個仲裁,便可能存在裁決相互抵觸的風險。某一當事人在一個仲裁的理據,大部分取決於另一相關仲裁的結果,並產生該兩個仲裁應如何管理,以及是否應同時進行該等仲裁,或一個緊接著另一個地進行等問題。試圖將涉及多份合同的爭議在單個仲裁中處理,亦可能產生所有相關當事人是否皆同意進行涉及所有其他當事人的仲裁等問題。

《2018年規則》為管理該等爭議,提供了在選擇和工具方面的廣泛選單,而得以進一步改善《2013年規則》所首度引入的相關規定。

根據《2018年規則》的新規定,倘有超過一項仲裁是由同一個仲裁庭審理,而所有該等仲裁皆產生共同的法律或事實問題,則該仲裁庭在與各當事人進行商議後,可同時進行該等仲裁,或一個緊接著另一個地進行仲裁,或暫停進行任何該等仲裁(第30.1條)。

《2018年規則》並無要求該等仲裁須涉及相同的當事人,或須該等當事人具體同意有關權力的行使。相反,該規則只要求仲裁庭事先與各當事人商議。此外,仲裁庭也可自行行使該等權力,而無需經當事人提出有關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行使該等權力的先決條件,比《2018年規則》所載的仲裁合併的先決條件更寬泛(根據該等規則,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可在其中一方當事人提出要求後將仲裁合併,而在與各當事人,及任何被確認或指定的仲裁員商議後,如果:(a)各當事人同意合併;(b)仲裁中提出的所有要求,是根據同一份仲裁協議提出;或(c)仲裁所提出的要求,是根據多於一份仲裁協議提出、所有該等仲裁產生共同的法律或事實問題、而要求獲得救濟的權利,是關於或源於同一交易或一系列相關交易、以及該等仲裁協議可以並存)。因此,假如有一組仲裁不符合合併條件,它也許可以同時進行該等法律程序,或一個緊接著另一個地進行,或暫停進行任何仲裁,直至其他仲裁作出裁決為止。

《2018年規則》亦規定,源於或涉及多於一份合同的請求,可在單個仲裁中提出(第29條),因而不再要求所有仲裁當事人須受產生該仲裁的每一份仲裁協議的約束(根據《2013年規則》的規定)。這做法可說合理,也與《2018年規則》(及《2013年規則》)並無不容許合併兩個仲裁的情況一致(即使一個仲裁的當事人,並不受另一個仲裁的仲裁協議所約束)。

初期決定程序

《2018年規則》為當事人尋求仲裁庭在作出最終裁決前,先行就具體的法律或事實問題作出命令或裁決,訂立一項也許相當重要的新程序(第43條)(但除非獲得各當事人同意,否則該條文不適用於根據2018年11月1日前訂立的仲裁協議展開的仲裁:參看第1.5條)。

在下列情況下,當事人現時可要求仲裁庭運用初期決定程序,裁定一個或多個的法律或事實問題:(第43.1條)

該法律或事實問題明顯缺乏依據;

(b) 該法律或事實問題明顯不在仲裁庭的管轄權範圍內;或

(c) 即便該法律或事實問題是由另一方當事人提出,且假定是正確的,仲裁庭也無法作出有利於主張該問題一方的裁決。

要求仲裁庭運用初期決定程序的申請,須包括支持該請求的事實陳述和法律論證,提議仲裁庭採取的初期決定程序的形式,以及就該提議的形式如何能實現第13.1和13.5款所述的目的而發表意見,包括避免不必要的延誤和費用、保證各方得到平等對待及讓各當事人有合理陳述其理據的機會、確保仲裁能公平而有效率地進行(第43.4條)。

一般而言,當事人可預期仲裁庭在接獲有關要求後90天內,或是更早的時間(倘仲裁庭決定不批准該初期決定要求)處理任何初期決定要求(《2016年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規則》實行類似做法。如果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的仲裁庭已決定批准進行某項初期撤銷申索或抗辯的申請,該仲裁庭須在提交申請的日期後60天內作出有關命令或裁決。另一方面,《2017年斯德哥爾摩商會規則》的簡易程序條文並沒有規定固定的時限,只要求仲裁庭須以高效、迅速方式,就所審議的問題作出命令或裁決。同樣地,《國際商會仲裁規則》下的《2017年就仲裁的進行給予當事人及仲裁庭的說明》訂明,仲裁庭須盡快對與任何申索或抗辯有關的申請作出迅速決定)。

初期決定程序是對《2018年規則》的一項重要增補,使該項規則與在其規則中提供類似程序的其他主要仲裁機構的做法一致。該項程序的制訂,可為當事人及仲裁庭提供另一工具,促進仲裁的有效進行。

第三方資助的披露

香港《仲裁條例》(第609章)規定,仲裁的第三方資助於2019年2月1日起生效。該等修訂,可為第三方資助成為香港仲裁領域的更重要部分鋪平道路。

因此,《2018年規則》要求當事人披露任何存在的資助協議,以及任何第三方資助人的身份,而這確是適時的做法。此外,當事人亦須就首次披露後的任何變更作出披露(第44.3條)。與該等立法修訂不同,在《2018年規則》下,有關規定亦將適用於在外地進行的訴訟。

透過《2018年規則》作出的與第三方資助有關的其他修訂,包括(a)在保密規定中的豁免條文,明確准許當事人為取得或尋求第三方資助而向某人披露資料(第45.3(e)條);及(b)一項關於准許仲裁員在確定仲裁費用時,可考慮第三方資助安排的規定(第34.4條)。

其他有助增進效率的改進措施

《2018年規則》包含其他數項旨在促進仲裁有效進行的修訂。

當中包括:規定仲裁庭須在整個仲裁程序或其任何階段審理終結後3個月內作出裁決(第31.2條)。在宣佈審理終結後,仲裁庭須通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和當事人預計頒發仲裁裁決的日期(第31.2條)。該等專門為使用者制訂的措施,就預期於何時取得裁決而言,能為當事人提供亟需的確定性,並賦予仲裁庭更大的問責性。

《2018年規則》亦明確就當事人、仲裁庭及/或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之間的書面通訊,對使用安全的在線存儲系統作出規定(第3.1條),而此舉亦確認了與國際仲裁有關的文件往來正日趨電子化。

《仲裁員指定實務指引》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仲裁員指定實務指引》於2018年11月1日起,與《2018年規則》同時生效。《實務指引》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指定仲裁員的一般做法作出規定,包括該中心在指定仲裁員時會考慮的因素。

《實務指引》說明,除非獲得各當事人明確同意,否則當事人的國籍如果不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一般而言,不會指定由與任何一方當事人的國籍相同的人士,擔任獨任或首席仲裁員。

然而,《實務指引》亦指出,基於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其法律制度與內地有別,因此假如有其中至少一方當事人來自內地,香港護照持有人可被指定擔任獨任或首席仲裁員,前提是並無任何當事人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設定的時限內提出反對。

結語

由倫敦大學瑪麗皇后學院進行的關於「國際仲裁發展」的「2018年國際仲裁調查」指出,香港是五個最優先選擇的仲裁地之一,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也是五個最優先選擇的仲裁機構之一。在受訪人士中,80%認為仲裁機構是影響國際仲裁未來發展的最合適途徑。

《2018年規則》讓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得以對國際仲裁的未來發展作出更大貢獻,並顯示該中心具有持續創新和改進的動力,能在爭議變得日益複雜的情況下,滿足使用者對更具效率和成本效益的仲裁需求。

Jurisdictions: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John專攻以亞洲為重點的國際仲裁,及在多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國際商業和投資仲裁中擔任顧問,其中包括根據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規則進行的仲裁。John是《香港民事訴訟程序》的仲裁總編輯,是《香港仲裁條例:評論和注釋》的聯合編輯。John是英國特許仲裁員協會的資深會員,獲各種法律指南列為仲裁的翹楚。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註冊外國律師 (新加坡)

Yong Wei的專業主要集中在國際仲裁和涉及多個法域的訴訟。他曾在許多高價值的機構和特別仲裁中擔任律師及幹事。他還有多年在新加坡法院擔任律師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