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

很高興回到《香港律師》主編的崗位。首先祝讀者們新年快樂! 2019年2月號包括多篇值得注意的專題文章。

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公開資料小組委員會及檔案法小組委員會發表諮詢文件,就是否需要改革現行制度徵詢公眾意見(2019年3月5日截止)。前者涉及公眾索取政府或公共機構信息的權利,相關守則於1995年頒佈後一直未作修訂。後者涉及記錄的管理,儘管目前香港沒有檔案法。「公共記錄」和「索取資料」的專欄闡述了兩份諮詢文件。

仲裁的關鍵特徵之一是終極性原則,即一旦有了仲裁判決,仲裁爭議各方通常會根據適用的法律和規則放棄其上訴權。有些規則免除當事人撤銷裁決的權利,即儘管仲裁存在程序上的違規行為,亦不能宣佈裁決無效。另一些法律允許仲裁各方就法律觀點提出上訴,最少有一間仲裁機構引入規則,容許當事人在法律錯誤及事實調查錯誤時提出上訴。這對香港有何影響?仲裁專欄討論上訴制度的重要性,探討仲裁法與香港法庭之間的聯繫。

一如以往,我們歡迎讀者提問、發表寶貴意見和觀點,令《香港律師》能繼續成長,更好地為香港社會服務。歡迎隨時與我們聯繫!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navin.g.ahuja@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