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yomi Bamidele Fayomi v Secretary for Security
上訴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上訴2010年第6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司徒敬、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霍兆剛及鮑晏明
入境
2013年1月10日、4月15日

永久性居民—如申請人作出宣稱,當局有責任將申請視為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申請

A一名尼日利亞人(下稱「申請人」)在1994年8月獲准進入香港境內,並一直以旅客身份在香港逗留。從1997年3月31日起,他以妻子的受養人身份取得有條件限制居留的身份。在2003年5月20日,他提出的無條件逗留申請獲批。由於他有權取得另一張反映這個身份的身份證,故此他獲給予申請「永久性居民身份證/身份證」的表格ROP1,他就表格中「你曾否通常居於香港連續7年或以上」的提問,回答「是」。申請人未獲告知關於永久性居民的身份或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事宜,並獲發一張註有「U」的新身份證,以示他可無條件逗留的身份。在2005年4月,申請人被裁定罪名成立,判處監禁3年。在2007年3月29日,申請人在獄中服刑期間提出核實永久性居民身份證資格的申請,但被拒絕,理由是被監禁期間不構成用作該目的的通常居住。在2007年5月22日,當局向他發出遞解離境令,由於對香港永久性居民發出此命令並不合法,故申請人提出司法覆核程序,指倘若在2003年5月呈交的身份證申請有獲轉介作永久性居民資格核實,則他其時已然獲告知以旅客身份居住期間並不構成通常居住,他亦會在合資格成為永久性居民期間更新其申請。這被下級法院駁回,該法官認為,儘管申請人一直知道他擁有可無條件逗留的身份,但他並沒有提出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申請。申請人提出上訴,並向法庭申請履行義務令,要求入境事務處處長處理於2003年5月20日就永久性居民申請呈交的表格ROP1,猶如該表格是在2004年8月31日即申請人被逮捕前呈交一樣。

裁決 - 批准上訴,除其他事項外:

當申請人在填寫表格ROP1時,他並沒有觸發核實永久性居民資格的要求;有關申請是為申請永久性居民身份證或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證兩者而設。再者,該表格並沒有詢問申請人是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一名申請人何故不作出此宣稱可能有很多原因,例如失去祖國的福利。登記人員有責任將一名非中國公民提出的ROP1申請視為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申請,但僅在該人以口頭或書面形式宣稱此屬他意願的情況下。

倘若該申請顯然屬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申請,則有關職責是將它視為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申請,並將其轉介作核實。然而,倘若情況並不明確,根據公平原則,有關職責僅是查詢、釐清有關申請屬表格標題所指的那一類身份證。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