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id Saeed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區域法院
區院民事訴訟2011年第562號
區域法院法官李樹旭
侵權
2015年1月30日

侵犯人身 — 在警署內要求被羈留者脫光衣服,然後進行搜身,是否構成侵犯該人的人身

本案原告人來自巴基斯坦,於2006年10月4日非法入境香港。他於同日因非法入境而被警方拘捕和羈押。他自2006年10月4日起被羈押於各所警署,到了2007年1月18日,他作自簽擔保,並獲釋放(下稱「首段羈留期」)。

2008年9月4日,原告人再被警方拘捕,理由是他涉嫌接受僱用,從而違反逗留條件。2009年1月9日,法庭批准原告人保釋(下稱「第二段羈留期」)。2010年7月27日,控方不提證據起訴原告人,他亦無條件獲釋放。

原告人入稟區域法院,就首段及第二段羈留期追討侵權損害賠償,包括加重損害賠償及懲罰性損害賠償。審訊開始前十天,被告人承認於首段羈留期拘留原告人乃屬非法。該項承認看來是因應終審法院在Ghulam Rbani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4) 17 HKCFAR 138一案中的判決而作出。結果,區域法院登錄判決,裁定被告人須就首段羈留期承擔法律責任。其後,原告人決定不會在審訊時繼續進行關乎第二段羈留期的非法禁錮申索。

審訊時,法官要處理的事項包括﹕原告人受羈留時的情況和環境、使用手銬、於首段羈留期對原告人進行的搜身∕脫光衣服下的搜身,以及計算原告人應獲判給的非金錢損害賠償額。
裁決 — 被告人須支付合共港幣210,000元的損害賠償(當中100,000元關乎非法羈留、30,000元關乎非法使用手銬、80,000元關乎非法進行脫光衣服下的搜身)﹕

  • 警方多次對原告人進行脫光衣服下的搜身,構成侮辱和不人道的待遇。警方多次在其他人在場下脫光原告人的衣服,不但有辱他的尊嚴,而且無異於精神虐待他。原告人的衣服被脫光後,警員進行搜身時實無必要用手觸碰原告人。警員要求原告人做出例如坐下和靠檯站立等動作,只會令被羈留者被搜身時必然感到的恥辱更形強烈。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