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Pac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Ltd v. Shearman & Sterling (a firm)
原訟法庭
高院民事訴訟案2006年第806號
原訟法庭法官陳健強內庭聆訊
2017年11月22-23、29日

民事訴訟程序 — 披露文件 — 法律專業保密權 — 共同保密權 — 原告人之一和律師行其他不涉訴訟的客戶共同對所要求的文件享有保密權 — 保密權不涉真正的利害關係或保密權申索 — 拒絕披露文件會對原告人和律師不公平,因此不應因為保密權而阻止披露文件

P1是香港公司。P2–4是英屬處女群島公司。P1–3由H控制,H是一間獨資經營企業(該公司)的律師。D1–2是在美國以有限責任合夥模式經營的律師行,D3–8是該美國律師行的律師。D9是律師行。眾原告人針對眾被告人提起訴訟,指稱眾被告人在1999–2000年疏忽提供有關票據重組的意見,涉案票據由GBFE(控股公司是P4)發出。GBFE欠繳利息,聘用眾被告人就此提供意見。票據持有人提出呈請,GBFE在2000年清盤,眾原告人因此損失慘重。GBFE的訴因被轉讓予P4,其後,P2–4的訴因被轉讓予P1。P1要求D9披露與訴訟一個核心論點――D9和眾原告人之間律師聘約的範圍――有密切關係的文件(該等文件)。D9亦想使用該等文件,但以為原告人之一和D9的客戶共同對該等文件享有保密權,其中三名客戶,即H、該公司、一間香港公司,並非訴訟一方;H準備以書面放棄保密權,只是他的破產受託人對他是否有權如此做不表贊同;該香港公司在2009年被註銷登記後解散,其共同保密權成為無主財物(bona vacantia),現在可能是歸政府所有。

裁決 –批准部分申請:

  • 在前客戶針對他的律師所提出的訴訟之中,存在「默示放棄」(implied waiver)享有的文件保密權,而保密權的享有視律師聘約而定。這是要在律師有需要引述受保密權保護的文件作抗辯的時候,避免出現不公平的情況(引用Nederlandse Reassurantie Groep Holding NV v Bacon & Woodrow (No 1) [1995] 1 All ER 976)。(見第22–23段)
  • 事件發生在差不多二十年前,共同保密權始終不涉及真正的利害關係及∕或沒有任何一方申索保密權。在此案不尋常的情況裏,既然拒絕披露文件會對D9和P1不公平,實在難以明白為甚麼應當因為共同保密權而阻止披露該等文件。(見第24–29、31段)

應用

這是一宗申請披露文件的案件。因為疏忽意見而提出的訴訟之中,第一原告人申請要求文件披露,但第九被告人稱有關文件享有保密權。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