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v Torture Claims Appeal Board
原訟法庭
高院憲法及行政訴訟2014年第80號
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
行政法
2015年1月6日

行政法 — 提供理由的責任 — 免遣返聲請 — 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 根據第37ZT條,上訴委員會沒有法定責任就初步決定提供理由 — 為公平起見,上訴委員會應為拒絕提供理由

X等人來自一個斯里蘭卡的家庭。他們透過當值律師服務提出免遣返聲請,但於2013年11月29日被入境事務處處長拒絕有關聲請。2013年12月6日,X等人向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下稱「委員會」)申請將上訴通知送交存檔的時限延長,理由是被派予代表他們的當值律師(下稱「當值律師」)正放產假直至2014年2月底為止。委員會在2013年12月9日發信提醒X等人相關法定程序,即根據《入境條例》(第115章)(下稱《條例》)第37ZA(1)條,他們須在14天內把上訴通知送交存檔。2014年3月10日,X等人透過當值律師服務根據《條例》第37ZT條申請將上訴通知作逾時送交存檔。委員會拒絕了X等人的申請(下稱「該決定」),理由是他們未能證明當中存在任何特殊情況。X等人就該決定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理由是委員會未有根據《條例》附表1A第23(3)條給予作出該決定的理由,並獲法院准予許可;但X等人提出的另一理由,即該決定並不公平,特別是委員會已就延展時限給予默許或虛假的安全感,則不獲法院接納。委員會在X等人的司法覆核中採取中立態度。《條例》附表1A第23(1)條規定,委員會對第37ZR條提述的決定而提出的上訴,「確認或推翻該決定」,另第23(3)條規定,委員會「須以書面給予其決定及作出該決定的理由。」

裁決 - 准予申請,撤銷該決定,並發還委員會重新考慮:

  • 如恰當地解釋,《條例》附表1A第23條只委以委員會法定責任就根據第37ZM和37ZR條作出的決定給予理由,但與根據第37ZT條作出的初步決定沒有關係。第23(1)和(2)條列出針對第37ZM和37ZR條作出實質決定委員會有何權力,而第23(3)和(4)條提到的決定顯然是指該等實質決定。
  • 該決定具有最後處置X等人的免遣返聲請並令他們被遣返的效力,為公平起見,委員會應為該決定提供理由。對於X等人可否獲得免受酷刑的實質權利及免遣返權利,該決定具真正和顯著的影響。有關人士無權就該決定提出上訴,亦是有需要提供理由的原因之一。
  • 然而,該決定只表示申請延展時限的理由並不構成特殊情況,因此該決定欠缺理據,應予撤銷。當值律師放取產假為何並不構成特殊情況,並非顯而易見的,尤其普遍的情況是,當值律師服務的工作,是編配給被委派律師本人,而不是其律師行整體,而且一直由該名當值律師處理X等人的聲請。
  • 由於法院已在單方面階段拒絕准予許可,因此法院可否以不公平為由受理對該決定提出的質疑,實屬疑問。假如法院拒絕根據表格86提出的部分理由給予許可後,申請人不就拒絕給予許可的決定提出上訴,卻獲法院允許在實質性的司法覆核聆訊中就被拒理由提出爭辯,則不僅會令許可要求變得形同虛設,更對答辯人有欠公平,因為答辯人提出證據及出席該實質性的聆訊,就只是為應對那些已獲法院許可的理由。本案中,法院不會重新考慮不公平這項理由,因為X等人沒有就為何法院應允許他們在實質性的聆訊中依據被拒理由而提出充分理由,而且無論如何,這項理由並非可合理爭辯的理由。
  • 法院的一貫做法是,除非有公然的不當行為,又或者下級法院或審裁處不合理地拒絕或疏忽簽署處置相關程序的同意令,否則法院不會作出命令判沒有在其席前應訊的下級法院或審裁處繳付訟費。鑒於由X等人提出有關委員會是否有責任為該決定提供理由的論據相對複雜,而且這些論據屬首次提出,因此委員會在此申請中保持中立並等待法院決定作出任何潛在指引,並非不合理。因此,法院將不就此申請作出任何有關訟費的命令。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