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chmark Electronics (Thailand) PCL 訴 Cargo Container Line Ltd
原訟法庭
高院海事訴訟案2016年第65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健強內庭聆訊
2018年3月21日、4月9日

民事訴訟程序 — 令狀 — 修改 — 把令狀錯發給與被告人同名但地址不同的公司,該公司是獨立法律實體 — 修改令狀上的地址 — 是澄清被告人的身分而不是以新一方替代 — 准許修改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不過是獨立法律實體,在馬爾他(馬爾他地址)而不是英屬處女群島註冊成立。令狀未能送達馬爾他地址給CM。《海牙 — 維斯比規則》所訂時限屆滿之後,眾原告人獲許可發出並存經修訂傳訊令狀,把被告人地址改為英屬處女群島地址(該令狀),然後送達到司法管轄權區外英屬處女群島地址給被告人(該命令)。該令狀妥為送達被告人。被告人申請撤銷該令狀,解除該命令及撤銷訴訟,辯稱修改該令狀相當於由新一方代入訴訟;而且眾原告人是在時限屆滿之後才修改該令狀,因此眾原告人針對被告人的訴訟因由被終絕。

裁決 – 駁回申請:

1) 被告人依賴與時效有關的條文,但所得幫助有限。《時效條例》(第347章)第35條不適用於某些情況,包括《海牙 — 維斯比規則》所訂時限已經屆滿的時候,就如本案一樣。由於修改該令狀不是改正被告人的名稱,所以《高等法院規則》(《規則》)第20號命令第5(3)條規則也不適用(引用The Jay Bola [1992] 3 All ER 329)。(見第22–23段)

2) 只有一種情況法庭會准許代入新一方或修改令狀,就是從描述清楚可見擬被針對控告的人的真正身分,而該項描述基本上為個別案情所獨有。在本案,由於該令狀的普通背書確認眾原告人的訴訟因由是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的,被告人無疑是擬被針對控告的一方(引用The Sardinia Sulcis [1991] 1 Lloyd’s Rep 201)。(見第35–36段)

3) 此外,擬被針對控告的被告人的名稱沒有半點含糊,修改該令狀的地址只為了澄清身分。這樣的修改不是代入新一方替代已存在的一方,因此應獲准許(引用The Anna L [1994] 2 Lloyd’s Rep 379)。(見第37–41段)

應用

這是一宗申請撤銷傳訊令狀的案件。被告人申請撤銷一份被告人地址曾被修改的傳訊令狀。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