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 Shi Ji 393
原訟法庭
海事訴訟2014年第44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吳嘉輝
海事法
2015年6月3日

對物訴訟 — 裁決 — 貨主因損失貨物而索償 — 針對姊妹船的對物訴訟 — 是否已符合第12B(4)條的規定

2013年3月,「博石機393」集裝箱船 (「博石機393」)在中國水域沉沒。眾原告人因為損失兩箱由博石機393船運的貨物,於2014年3月發出對物訴訟令狀(「該令狀」)。提單載有轉租條款,規定如果船舶不是由發出提單的公司擁有或以轉管租約形式租用,提單會發揮合約一樣的效力,船東或轉管租約承租人 (視屬何情況而定)是合約當事人。眾原告人的原案件呈述是,會在對人訴訟中負上法律責任的人是C;眾原告人相信C是博石機393的唯一註冊擁有人。是《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2B(4)條所指的「有關的人」的C,是「博石機838」集裝箱船(「博石機838」)的唯一實益擁有人,眾原告人以第12B(4)條為依據,於2015年3月6日取得扣押令,將博石機838扣押。博石機838於2015年3月18日被扣押,之後,眾被告人向眾原告人提供(其中包括)博石機393和博石機838的船隻擁有權證明書(「兩份證明書」),分別顯示:(a)博石機393自2010年12月起由C(51%)和X1(49%)共同擁有;及(b)博石機838於2008年6月至2014年9月期間由C單獨擁有。兩份證明書都不是由惠州當局發出的正式的船隻註冊文件,有關文件不供公眾查閱。眾原告人因應兩份證明書的內容,稱C和X1均是「有關的人」。眾被告人提出爭議,指X1和另一人,X2,分別是博石機393和博石機838的唯一實益擁有人和營運人;而C只是X1和X2的代理人,負責根據兩份管理協議,為X1和X2處理所有與船舶有關的文件事宜。眾被告人因此陳詞指(a) C不是第12B(4)(b)條所指的「有關的人」,只有X1才是;及(b)就第12B(4)(ii)而言,在該令狀發出之時,博石機838不是博石機393的姊妹船,因為C不是博石機838全部分額的實益擁有人。眾原告人在訴訟待決期間申請評估及出售船舶。眾被告人(i)以不符合第12B(4)條的規定為由,交相申請將令狀向被告人的送達作廢;(ii)交相申請剔除原告人的申索;及(iii)交相申請取消扣押令。

裁決―駁回眾被告人的申請:

  • 第12B(4)(b)條的「有關的人」指會在對人訴訟中負上法律責任的人(假設訴訟勝訴)。眾原告人無需要為了建立判決的基礎,證明該人事實上對有關申索負有法律責任。
  • 本案符合第12B(4)條的規定。
    • 至於第12B(4)(b)條,在沒有任何相反建議的情況下,法庭會以博石機393的擁有權證明書所顯示C及X1是博石機393的註冊擁有人為基礎,繼續審理案件。由於表面看來,博石機393在貨物損失時不是以轉管租約形式給租用的,因此根據提單條款,作為擁有人的C及X1會就貨物的損失對付運人及∕貨主負上責任。只有X1才是「有關的人」這說法站不住腳,因為這實質上是漠視博石機393的擁有權證明書,但同時要求法庭接納眾被告人所援引的證據,特別是管理協議的作用。
    • 就第12B(4)(ii)條而言,眾被告人沒有援引證據以證明有否符合中國法律有關船舶信託的規定(如有的話),以及船舶信託如何與中國船舶註冊法律互相影響。法庭不準備細看博石機393的擁有權證明書,且不信納在該狀令發出之時,C不是船舶全部分額的實益擁有人。
  • 法庭不會剔除各申索。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