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PA及廣東省其他貿易發展賦予香港法律服務提供者的機遇

曾浩賢合夥人及Daniel Leung 法律輔助人員,中豪律師集團(香港)事務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稱「中國」、「內地」或「中國大陸」)於2003年6月29日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簽訂了一項自由貿易協定,稱為《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以下簡稱CEPA),目的是加強兩地貿易聯繫,促進兩地經濟的共同繁榮和發展。CEPA涵蓋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以及投資的便利化。

隨著CEPA的實施,內地企業在香港成立公司的手續已有所簡化,而內地企業對香港律師事務所的各種專業服務需求亦不斷增加。然而,由於兩地之間的文化和經濟差異,以及香港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進入內地法律服務市場,需要面對高門檻和繁複的程序,因此CEPA所帶來的實際得益並不十分明顯。

為了促進兩地之間的進一步交流,雙方同意就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方面加強合作,包括提高法律與規例的透明度。本文嘗試探討CEPA及近期在廣東省實行的開放措施,並審視其預期和實際的效果。

進入內地市場

CEPA及其《補充協議》通過下列措施,讓香港的法律專業人士更容易進入中國大陸市場﹕減少或豁免需要在內地居住的時間﹔允許香港永久性居民參加國家統一司法考試(以下簡稱「考試」)(這項考試外國律師不獲准參加),從而取得中國的法律執業證書﹔允許香港律師受內地律師事務所聘用,從事非訴訟法律事務﹔允許內地律師事務所聘用香港律師擔任法律顧問﹔以及,允許兩地律師事務所進行合夥聯營。

此外,內地部門在香港和深圳設立了香港考生可應考國家統一司法考試的考場,為香港居民考取內地律師資格提供方便。然而,目前應考的香港居民人數仍然不多,原因可能是兩地司法制度和專業環境存在差異﹔而另一個原因,可能是香港居民在這一考試上存在困難。據統計,每年大約有 100名香港和澳門居民在廣東省參加這項考試,但至目前為止,只有75名香港和澳門居民考獲資格成為內地執業律師。為了提高香港居民對這項考試的興趣和提升他們的考試成績,有關部門可以考慮開辦額外課程(不論是全時間還是兼讀課程),以協助在備試方面需要提供進一步支持的考生。

在內地設立代表處

香港律師事務所可以在內地設立代表處,前提是該所已在香港合法執業,而其代表須為﹕(i)執業律師﹔(ii)香港律師會會員﹔及(iii)已在中國大陸以外地方執業不少於兩年﹔其首席代表已在中國大陸以外地方執業不少於三年﹔且該律師事務所確有實際需要在內地設立代表處開展其法律業務。

然而,這些代表不可就內地法律提供意見,而只能:

  • 向當事人提供該律師已獲准從事律師執業業務的香港或外國法律諮詢,或是有關國際條約、國際慣例的諮詢﹔
  • 接受委託,辦理該律師已獲准從事律師執業業務的地區的法律事務;
  • 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當事人委託內地律師事務所辦理內地法律事務;
  • 在辦理法律事務方面,通過訂立合同與內地律師事務所保持長期的委託關係﹔或
  • 提供有關內地法律環境影響的信息。

這意味著,該等代表不得從事中國法律業務﹔不得在中國的法院代表其當事人出庭﹔亦不得提供與中國法律有關的服務。更為重要的是,受僱於外國律師事務所的中國公民,在受僱期內須放棄其中國法律執照,亦不得就中國法律提供意見。

香港律師事務所在設立代表處方面的另一個障礙涉及審批程序。雖然設立代表處已有明確和系統性的規定,但根據 CEPA而進行的項目,其審批程序須獲中央及省級機關的核准。該等審批程序往往異常繁複,而且冗長和所費不菲。所有這些情況,均降低了中國法律服務市場對香港法律服務提供者的吸引力。

廣東省的試行辦法

《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律師事務所與內地律師事務所在廣東省實行合夥聯營試行辦法》於2014年9月1日開始實施,香港和內地律師事務所可以在廣東省的三個試點範圍(即﹕深圳市的前海經濟區、廣州市的南沙區、珠海市的橫琴新區)組成合夥聯營。

在這些試點範圍內經營的合夥聯營律師事務所,可以「特殊普通合夥組織形式」設立。到目前為止,廣東省已批准10家合夥經營和合夥聯營律師事務所在這些範圍內設立。由於中國政府繼續努力加強這些經濟特區的經濟發展,故香港律師在滿足此等地區的專業人士對法律服務之需求,以及在支持當地發展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的機會將不斷湧現。

CEPA補充協議

在 2004年至 2013年這期間,中港之間共簽訂了10項《CEPA補充協議》,進一步開放內地市場予香港法律界,並提升內地市場的准入程度。例如,通過全國統一司法考試的香港居民,現時可以在一些涉及香港的案件中代表當事人。此外,持有內地法律執業證書,並具備香港執業資格的律師或法律專業人士,也可以按照有關法律規定,在內地律師事務所於香港設立的分所執業。

然而,在實際情況中,該等措施仍未如期望般具有吸引力。這一情況的成因有許多,但經常被提及的兩項成因包括﹕內地律師的工資和法律服務收費遠低於香港。因此,兩地政府應當更深入研究有關問題,並制定合適計劃,使得進軍內地法律服務市場,從商業角度而言,對香港及外國律師事務所均具有吸引力。

《廣東協議》

《關於內地在廣東與香港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協議》(以下簡稱《廣東協議》)於 2014年12月簽訂,並在2015年3月開始實施。《廣東協議》採用混合模式,除了在各《CEPA補充協議》下的正面清單形式開放措施外,還加上該等為在廣東省的香港服務提供者引進的負面清單形式保留限制性措施。由此,除了保留限制性措施外,香港服務提供者基本上可享有與內地服務提供者相同的待遇。

總體而言,在《廣東協議》下的開放措施,被稱許為遠遠超過以往的《CEPA補充協議》下的開放措施。然而,《廣東協議》被指明為是一份附屬協議,而非補充協議,而這亦體現了所實行的新混合模式,以及為在廣東省的香港服務提供者提供的集中市場准入。

雖然內地的香港法律服務提供者,與其他外國律師事務所和法律執業者一般,仍不獲准從事任何與內地法律相關的業務,但於2014年生效的《CEPA補充協議十》引入了一項在廣東省試行的措施,讓內地執業律師可被借調到香港律師事務所在廣東省所設立的代表處。這項規定普遍被認為具有突破性,因為它允許內地律師被借調到香港律師事務所駐粵代表處擔任內地法律顧問,而於 2015年3月生效的《廣東協議》基本上重申了這項承諾。

《廣東協議》亦允許香港服務提供者所聘用的香港律師,被借調到內地律師事務所擔任香港法律或跨境法律顧問。此外,內地律師事務所與香港服務提供者在廣東省設立的代表處,獲准根據其互惠協議共同合作,而它們也可以根據各自的執業範疇及權限來將工作劃分,從而展開業務上的合作。《廣東協議》亦允許按照司法行政機關所核准的具體規定,在前海、南沙和橫琴設立以合夥模式經營的律師事務所。

《廣東協議》下的最新舉措,與《CEPA補充協議八》所載的承諾是一致的。該項承諾尋求內地與香港法律界之間建立更緊密的的合作和聯營關係。此等開放措施,為2014年制訂的《CEPA補充協議十》項下的廣東省先行先試措施提供了支持,而它們也大大提升了廣東省與香港兩地律師事務所的合作能力,特別是允許香港律師派駐廣東省的律師事務所,並按自身的法律專業範疇提供服務。

香港律師事務所目前在內地設有約110個代表處,而在此等律師事務所中,有 20多家於廣東省設有代表處。截至2015年2月底為止,共有22項由香港法律服務提供者提交的申請獲得批准,當中有14家香港律師事務所與內地同業訂立了聯營安排。由此之故,該等律師事務所現時可以就內地和國際法律提供意見。

此外,《廣東協議》的開放措施還規定,持有內地執業律師資格的香港法律服務提供者,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公告(第136號)》所允許從事的特定業務範疇,在涉及香港居民和法人的民事訴訟案件中擔任代理人。這意謂他們可以處理下列各類案件﹕婚姻、繼承案件﹔與合同和知識產權有關的糾紛﹔與公司、證券、保險等有關的民事糾紛﹔以及該等需要就民事判決和仲裁裁決的承認和執行提出申請的案件。

結論

擴大香港法律服務提供者在內地經營業務範圍的措施,明年很可能便會伸展至北京、上海及其他一線城市。中央政府預期在2015年底公布的CEPA開放新措施,將會落實香港與內地實行自由服務貿易的承諾。鑒於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貿易往來日益成熟和日趨穩定,兩地律師應當繼續尋求機會和探索新的方向,俾能相互之間進行更緊密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