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Chi Wai v Chan Sau Wah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9年第81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關淑馨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2019年5月31日

民事訴訟程序—在眾申請人經初審被判敗訴後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狀書的許可—擬議修訂提出新案情及導致承認得被撤回—不符合Ladd v Marshall案的要求—沒有例外情況—使另一方蒙受不利的風險—對另一方不公平—符合不到Flywin案原則的「證據狀況」規限—拒絕許可修訂

初審時,眾被告人全部被判敗訴,正當案件進行上訴之時,眾申請人(原訴訟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反申索的第一及第二原告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59號命令第10(1)條規則,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已再修訂的抗辯書及反申索書的許可。擬議修訂會提出契約許可這項新案情,並且會導致原審時代表眾被告人的大律師所作出的承認得被撤回,即撤回承認眾被告人一直是根據已有效地被撤銷的無條件特許,佔用有關單位。

裁決–駁回申請:

1) 有三個不應准許修改的原因。(見第25段)

2) 首先,這類申請必須接受嚴謹的審查。凡一方已在最終判決中被判敗訴,而該方未能符合Ladd v Marshall案的三個要求,通常只有在例外的情況下,法庭才會允許該方要求提出新論點或傳召新證據的申請。本案不符合這些要求,也沒有例外情況成為按照申請人的要求行使酌情決定權的理由(引用Ladd v Marshall [1954] 1 WLR 1489、Charlesworth v Relay Roads Ltd [2000] 1 WLR 230、Mak Shiu Tong v Yue Kwok Ying & Another (CACV 199/2002,[2004] HKEC 1188))。(見第26–28段)

3) 其次,擬議修訂會需要在上訴時撤回已表明的承認。眾申請人承擔舉證責任,證明這樣的撤回不會存在令另一方蒙受不利的風險。這個風險是存在的(有別於BT Pension Scheme Trustees Ltd v British Telecommunications PLC [2011] EWHC 2017;Deng Minghui v Chau Shuk Ling [2007] 1 HKLRD 905)。(見第29–34段)

4) 三、相關的新論點和新證據會對眾原告人造成不公。眾申請人符合不到Flywin案原則的「證據狀況」規限。原審法官命令暫緩執行他的判決八個月,讓眾被告人有時間提起權益分劃法律程序。關於這種法律程序,眾申請人已表達的擔憂屬於另一種事實裁斷,不是不一致的事實裁斷。鑒於援引的證據有可能不相同及有所增加,儘管兩種法律程序的背景事實相同,但也預計到新的法律程序可以有不同的事實裁斷。這不會構成潛在的困難(引用Flywin Co Ltd v Strong & Associates Ltd (2002) 5 HKCFAR 356、Lehmanbrown Ltd v Union Trade Holdings Inc (HCMP 977/2015,[2015] HKEC 1139))。(見第35–37段)

申請

這是一宗在原審有了判決後,敗訴方正進行上訴之時,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狀書的案件。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編者按:上訴法庭認為可以不進行口頭聆訊,只憑書面陳詞處理申請。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