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 Wa Shan v Esther Chan Pui Kwan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5年第240號
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
2017年9月8日

誹謗 — 譭謗 — 法庭審訊一宗哄動全城的案件時,被告人在回答律師問題的過程中,提到原告人的姓名,這事隨後被媒體再次發布,引致原告人與受審的一方扯上了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 再發布原告人的姓名(在法律程序中)是否屬於受到絕對特權保護的情況,被告人因而無須就誹謗負上法律責任 — 《誹謗條例》(第21章)第23條

在已故龔如心千億遺產的遺囑認證訴訟中,陳振聰尋求確立自己是遺囑(最終被發現是假的)所指定唯一的遺產受益人,另有一份日期較早的遺囑則指定華懋慈善基金有限公司(「華懋慈善基金」)是唯一的受益人,結果陳敗訴。這是一宗哄動全城的遺囑認證訴訟,梁是華懋慈善基金傳召的證人。是次訴訟的被告人是梁的前助手兼女友。陳的律師團隊透過被告人得到一份文件(「該文件」),認為該文件可以用來削弱梁證供的可信性。在一次使用揚聲功能的電話對話中,被告人告訴陳的大律師及事務律師,該文件是由是次訴訟的原告人提供的。這不是真的,被告人也知道不是真的。當陳的大律師尋求在庭上使用該文件的時候,原審法官問他該文件的來源。陳的大律師答稱是原告人提供的。翌日,大律師的答話被傳媒廣泛報導。傳媒報導指原告人向陳的陣營披露秘密資料並提供一份投資建議,資料和建議看來是會削弱梁證供的可信性的。原告人控告被告人譭謗及惡意虛假。由於傳媒是公平準確地報導陳的大律師在公開法庭所說的話(「該項再發布」),受到絕對特權的保護,他因此只就被告人與陳的大律師及事務律師的電話通話內容(「該項發布」)提出起訴。不過,他是因為該項再發布相應引致的損失,而就該項發布追討損害賠償的,所持理由是,一名處身被告人處境的合理的人會預見得到,該項發布隨後會導致原告人蒙受更大的傷害。初審時,特委法官駁回原告人的申索(見[2015] 5 HKLRD 389)。特委法官接納被告人爭論所指,該項發布受到絕對特權的保護,因為電話對話(該項發布)的唯一目的是索取文件和資料供遺產認證訴訟進行審訊時使用。此外,特委法官裁定,原告人未能證明被告人的說話有誹謗性。至於惡意虛假,被告人所說的雖然是假話,但不大可能導致原告人在所擔任或從事的職位、專業、職業、行業或業務方面蒙受金錢損失。由於該項再發布附有絕對特權,被告人不可能被裁定須就該項再發布的後果負上責任。原告人上訴。

裁決 – 一致裁定關於惡意虛假的上訴得直,以大比數(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和麥機智贊成,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有異議)裁定,就誹謗及惡意虛假判給原告人港幣30,000元的一般賠償:

  • 該項發布不屬於享有絕對特權的情況。
  • 被告人的陳述具有誹謗性意思。
  • 原告人建基於惡意虛假的申索勝訴。多半人會不再與他做生意,因此會導致他蒙受金錢損失。他無須指稱或證明特殊損害。
  • 原告人追討不到因為該項再發布而追討的損害賠償。 
  • 因為被告人誹謗及惡意虛假,原告人應當獲判給港幣30,000元的一般賠償。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