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Qingqiang v Chan Yat Hong
上訴法庭
雜項案件2016年第3430號及上訴法庭民事上訴案2017年第90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
2017年5月8日

上訴 — 逾期上訴許可 — 向第三方提出申索,要求第三方對受傷原告人的損失作出分擔 — 應否批准延展時限

P是一名雜工,在一幢位於欽州街5至11號的大廈進行裝修工作。D2是該地盤的總承判商,而P的僱主D1是負責裝修該大廈外牆的分判商。案中第三方(下稱TPs)是欽州街9A號十二樓連天台的註冊業主。該天台幾乎全部由一個構築物遮蓋,該構築物透過把石棉塊鋪在鋼架頂部而搭成。事發時,P在該構築物頂部工作,負責把一桶混凝土從混製之處運送給正在大廈另一邊外牆工作的工友。運送途中,P從該構築物頂部墮到2.5米下的底部,令他左腳、左腳踝和腰背受傷。他向D1及D2索償,而該申索以960,000元(連利息)得到和解。D1及D2則向TPs索償,而經聆訊後,特委法官認為TPs的過失事實上並無導致P受傷,故裁定D1及D2敗訴。在提出上訴的期限屆滿一日後,D1及D2針對特委法官的裁決提交上訴通知書。

裁決 — 准許D1及D2逾時提出上訴,並裁定上訴得直,下令經各方同意下判定須由D1及D2付予P的960,000元(連利息)的其中25%由TPs支付﹕

  • D1及D2延誤提出上訴的理由為,他們的代表律師取得大律師的意見後,直到提出上訴的期限屆滿後一日才得到D1及D2確認指示提出上訴。延誤只有一日,在涉案整體情況下可以原諒。更重要的是,擬提出的上訴必會得直,因此不批准延展上訴時限將有欠公平。最後,延展上訴時限並無令TPs蒙受不利。
  • 根據TPs按《高等法院規則》(第4章,附屬法例A)第16號命令第5條規則所承認的違責行為,他們已違反普通法和《佔用人法律責任條例》(第314章)第3條所施加的謹慎責任,令P面對他們確實或理應知悉的受傷風險。他們的行為必曾導致P受傷。案中曾有一項事實爭議,即是否有另一條運送路徑可供P選用,但特委法官沒有解決該項爭議。即使有另一條運送路徑可供P選用,這也不免除TPs的法律責任。考慮到D1及D2事實上對P負有不可轉授的謹慎責任,他們慮較TPs負有更大責任。因此,公平公正的做法是把責任攤分,以致D1及D2須承擔75%,TPs則須承擔25%。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