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ung Sau Lin 訴 Tsui Wah Efford Management Ltd
區域法院
僱員補償案件2014年第2438號
區域法院法官梁國安
2018年8月7日

僱傭法 – 僱員補償 – 第16(1A)條的接受身體檢查的規定 – 根據第16(4)條,僱員不接受身體檢查的「時間延展至15天」但沒有合理辯解的,獲付給補償的權利被滅絕 – 第16(4)條提供必要的「保障」機制,讓僱主可以分辨哪些是真的工傷個案,哪些只是僱員「不斷轉換醫生」或想無止境地延長病假 – 第16(4)條和第16(7)條的分別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6(4)條及第16(7)條

僱傭法 – 僱員補償 – 第10條下的按期付款 – 彈性處理公司在行政工作上屬於合理的「時間差距」,容許由出示病假證明書,到計算按期付款再到實際付款,不是一氣呵成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0(3)條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條例》)第16(1A)條訂明僱員須接受預定的身體檢查。在一宗僱員要求補償的申索中,僱員C沒有遵循這條例的規定。損失理算員曾向C發出一封提醒C接受身體檢查的函件和一封催促函。C沒有反對過接受身體檢查的時間和地點,也沒有提供過醫生或牙醫意見書,以解釋她無法現身或身體狀況不適合接受身體檢查的原因。當C收到信函的時候,她正被拖欠請病假期間應得的按期付款,而相關的病假證明書是在月尾截數後才提交的。法庭下令分拆審訊,現在的爭議點是:(a) 如果C不接受第16(1A)條下的身體檢查的「時間延展至15天」,她獲補償的權利是否只會被暫時中止,而不是根據第16(4)條被終絕;及(b) 僱主遲付或拖欠C應收取的按期付款是否違反了第10(3)條的規定,並因此而無權要求C接受身體檢查。第16(4)條規定,「如僱員沒有按根據本條所作要求接受身體檢查,其獲得補償的權利須暫時中止,直至上述檢查作出為止;如自該僱員〉……被要求接受上述檢查的日期起計,該僱員不接受上述檢查的時間延展至15天,則除非法院信納他不接受上述檢查是有合理因由的,否則無須付給補償。」

裁決 –駁回申索:

(1)《條例》的目的是設立簡單的機制,不論僱主可有犯錯,也給因為工傷而喪失工作能力的僱員提供經濟濟助。根據第10(2)條,獲得補償的權利是靠僱員提供病假證明書確立的。但是,僱主不能夠細查病假證明書是在甚麼情況下取得,僱主唯一必須要做的,是在僱員出示證明書之後,支付已訂明按期支付的款項。即使在審訊時有證據證明僱員「不斷轉換醫生」(doctor-surfing),不合理地將長病假再拖長,僱主也不大可能討回到之前已支付的補償。《條例》有必要提供「平衡的保障」(balanced protection),一方面要給真的工傷個案提供快捷的濟助,另方面要防止僱員「不斷轉換醫生」,或者沒有「真的」受傷或傷勢不嚴重,卻無止境地要求延長病假,濫用補償程序。(見第17-23段)

(2) 第16(4)條有兩個部份。第一部份訂明,僱員如果不接受身體檢查,獲得補償的權利須即時被中止,而只要僱員隨後在15天內接受檢查,中止只是暫時性的。第二部份明顯設想一種情況:僱員不接受檢查的時間延展至15天;在這種情況下,「除非法院信納……不接受……檢查是有合理因由的」,否則僱主無須付給補償。因此,第16(4)條提供基本的「保障」機制,讓僱主可以在付給更多補償之前,早一點靠獨立醫生分辨出哪些是「真的」個案。(見第14-16、24、30段)

(3) 這種情況與第16(4)條的很不一樣。在第16(7)條下的僱員是見過醫生的,只是他不合理地拒絕接受醫生建議的補救性治療,其後傷勢因此而惡化。在這種情況之中,必須假定醫生已經確定這是「真的」工傷個案。然而,由於任何治療都有風險,僱員可能真的有理由或基於個人理由,拒絕接受治療,即便這些理由在客觀上並不合理。由於醫生不能在僱員知情但不同意的情況下繼續治療,為公平起見,法庭唯有在評定補償時,假定已經進行過客觀上合理的補救性治療。向這種情況之下的僱員處以的懲罰,應當比較向第16(4)條之下的僱員所處以的為輕(考慮Kwok Chi Lung v Kwan Poi Chi Walter [2008] 1 HKCLRT 207)。(見第9-12、27-28段)

(4) 凡僱員病得很重或有殘疾,以致長達15天無法接受身體檢查,他或她應該不難遵循第16(3)條的規定,取得一名醫生、中醫或牙醫的意見書,證明他「不能夠或其狀況令其不適宜往見」僱主指名的註冊醫生、註冊中醫或註冊牙醫。C沒有取得醫療意見,她所聲稱的,即她「仍在放病假及接受跟進治療」以反她「目前的身體狀況不穩定,不適宜接受評估」,不是她不接受身體檢查的合理因由(引用Gurung Kamala vHong Wei Ltd (DCPI 1660/2010,[2012] HKEC 426)。(見第26、38-45段)

(5) 僱主沒有試圖違反第10(3)條的向僱員(即C)支付尚欠按期付款的規定。考慮到僱主,特別是大企業,各有合用的發薪系統,法庭必須在某程度上彈性處理在行政工作上合理出現的「時差」,容許由僱員出示病假證明書,到公司計算按期付款再到實際付款,不是一氣呵成。由於C在付款日期之前兩三天交付病假證明書,她的僱主因為行政系統不能及時處理,只能在下一個月才支付尚欠的補償;僱主的理由並非不合理。(見第53-73段)

(6) C沒有遵循第16(1A)條的按時間接受身體檢查的規定,而她不接受檢查的時間是在沒有合理因由的情況下延展至15天的。根據第16(4)條,僱主無須付給補償。由於C獲得的補償是計算到預定的身體檢查日期之前那一天為止,所以僱員補償申索會被駁回;法庭頒下暫准訟費令,僱主獲判給訟費。(見第79-81段)

應用

這是一宗分拆審理僱員補償申索的案件。案中申請人(僱員)沒有遵循《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6(1A)條的接受身體檢查的規定。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