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ef Executive of HKSAR v President of Legislative Council
原訟法庭
高院憲法及行政訴訟2016年185號
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內庭聆訊
2017年2月16日

司法覆核 — 訟費 — 行政長官及律政司司長針對立法會主席的司法覆核申請成功獲批 — 是否基於「涉及公眾利益而屬例外情況」就不用主席承擔訟費

法官就行政長官及律政司司長(「兩名申請人」)針對立法會主席(「主席」)擬為兩名新獲選立法會議員(「新獲選議員」)的立法會宣誓再次監誓的決定(「該決定」)所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批予許可,裁定主席無權這樣做,因為新獲選議員已被取消資格,二人已離任其立法會議員的職位。法官推翻該決定,並由於主席在法律程序中反對司法覆核申請的範圍有限制,作出一項暫准訟費令,指明主席須承擔兩名申請人訟費的五分之一。主席申請更改暫准訟費令,以「涉及公眾利益而屬例外情況」(「例外情況」)為理由,要求法庭不就他本人和兩名申請人之間的訟費作出任何命令。

裁決 –駁回申請:

  • 出乎意料之外,這宗案件中,在爭辯該決定失敗之後以例外情況為依據的是答辯人,不是申請人。因此,在正常情況下就例外情況是否適用而作出的考慮並不適用。主席是作出一項錯誤並且不合法的決定的有關公共當局。無論如何,他反對司法覆核是基於一個有限的理由,就是他不應被加入成為訴訟一方;法庭拒絕接納這個理由。因此,他的參與不能被視作「是為了社會整體利益,就具有廣泛而關乎公眾重要性的問題尋求指引之舉」。據此,主席就這些申請提出的反對並不屬於例外情況。單單基於這點,法庭就應當拒絕他更改訟費的申請。
  • 此外,雙方以公帑進行訴訟,但這個事實無關緊要,不能成為支持偏離一般訟費規則的理據。對於屬司法覆核程序一方的公共當局來說,如要避免在被判敗訴之後再被命令支付訟費,通常應當保持中立,並遵守訴訟結果。如果這個答辯人正面及積極地反對申請(就像這宗案一樣),沒有理由只因為它是公共機構,就應當不用它像任何其他訴訟人一樣承擔訟費。此外,基於該決定並考慮到該決定是一個重大決定,兩名申請人有必要展開司法覆核程序,而主席應當分擔他們就他反對司法覆核一事所產生的訟費。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