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Medical Technologies, Inc (Liquidators) v Abbiss & 90 others
原訟法庭
高院雜項案件2017年第2590號
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內庭聆訊
2018年7月25日、2019年1月9 日

公司法 — 清盤 —《公司條例》第221條[已廢除]的出示令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86B條 — 以商號名義起訴合夥人的蔑視法庭法律程序 — 對於因為第221條的命令所產生的蔑視法庭罪而針對合夥人提起的訴訟,《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81號令第1條規則是否適用 — 是否只要在命令列出商號名稱,不用列出合夥人姓名,就對所有合夥人具有約束力 — 第81號命令第1條規則的「訴訟因由」

KPMG是一間合夥人公司。C的共同及各別清盤人(「L」)根據《公司條例》(第32章)第221條(已被廢除,現時是《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86B條)取得法庭命令;命令是針對KPMG及16名當時被假定為KPMG合夥人的人士作出的,但只要求KPMG遵行命令內容(「該命令」)。因為KPMG不遵行該命令,L提起藐視法庭法律程序,把91名據稱自2015年2月5日起擔任KPMG合夥人的人士列為被告人(眾被告人)。在藐視法庭法律程序中,眾被告人申請剔除以下人士:八名在藐視法庭法律程序展開當日之前已經退任的合夥人(第一類別);沒有被列名為該命令答辯人也不牽涉入或知悉第221條的法律程序的合夥人(第二類別)。雙方同意剔除申請的命令,但不同意訟費問題。《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規則》」)第81號令第1條規則准許合夥人以商號名義被起訴,這是一種程序上的安排,省卻將全部合夥人的姓名列出。眾被告人在藐視法庭法律程序要求法庭就初步爭論點作出裁定,即裁定該條規則是否適用於第221條的命令,因而命令只列出商號名稱,也對商號所有合夥人具有約束力。

裁決:

1) L應該支付該兩個類別被告人的訟費。對於不是該命令的答辯人並且無理由被認為或多或少須就已證實的蔑視法庭罪承擔罪責的合夥人,從來都不存過任何實際機會可以針對他們作出任何實質命令,包括不利的訟費令。(見第6段)

2) 至於初步爭論點,第221條的命令是可以針對合夥人作出的。第81號命令第1條規則提到「訴訟因由」的申索。訴訟因由可以被簡單定義為一種事實情況,這種情況使一方有權從法庭取得針對另一方作出的濟助。這個廣泛的定義足夠涵蓋任何清盤官根據第221條向法庭尋求交出令的情況。限制第81號命令第1條規則的適用範圍是不必要的,該規則無需被理解為只適用於合夥人起訴他人或被他人起訴的情況。第81號命令第1條至第7條規則不能被理解為是給第1條規則所適用的訴訟類別下定義(引用Letang v Cooper [1965] 1 QB 232)。(見第13、19–20段)

3) 考慮到雙方的協議,眾被告人明顯不再是一整群合夥人,而是剩餘下來仍是合夥人的個別人士。如果蔑視法庭罪得到證實,法庭是否應該針對指定合夥人而不是整群合夥人作出命令的問題,會取決於是否已經符合《規則》第45號命令第7(2)(a)條規則。由於合夥營業的每一合夥人,須共同承擔合夥業務的法律責任,因此,按照第7(2)(a)條規則已獲送達命令文本的個別合夥人負有個人責任,必須採取步驟促使KPMG遵從該命令。(見第21段)

申請剔除被告人

這是一宗申請剔除被告人的案件。標的公司的共同及各別清盤人提起藐視法庭法律程序,Christopher Barry Abbiss和另外90名人士(眾被告人)被列名為被告人。眾被告人申請將某些人剔除於從被告人之列,並且在相關法律程序中要求法庭就初步爭論點作出裁定。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