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base Holdings Ltd v Robert Chun Chung Ip
原訟法庭
高院民事訴訟2015年第1892號
暫委法官萬崇理內庭聆訊
2016年7月20日

經濟侵權 — 串謀傷害 — 律師從當事人收到後傳遞的指示不足以證明串謀 — 律師必須是把有關陳詞當作為自己的陳詞,原告人才能構成良好的訴因

P辯稱與D2訂立框架協議以收購一項在中國的發展項目,之後再與D2訂立協議以收購一間合營公司(「合營協議」)。P購入發展項目總權益的75%,聲稱合營公司保證出資的一定有最低回報,同時D2亦保證合營公司會根據合營協議妥善地履行責任。D2(作為D3股份的擁有人)及D4–5(作為D2股份的擁有人)亦簽立兩份以P為受益人的股份按揭,以保證合營公司及D2會各自履行責任。P聲稱合營公司沒有履行其責任。P同意把其在發展項目的75%權益售給D2(「買賣協議」),不過其後指稱D2未有付足買價,因此雙方沒有完成協議。由於買賣協議規定,合營協議在買賣協議完成之前仍然有效,P的代理人(「ABM」)根據股份按揭行使P的權利,向D2的註冊英屬維爾京群島代理人(「PCL」)發出通知書,說明ABM會取代PCL成為D2的代理人;並且指示英屬維爾京群島律師(「G&P」)把D2在D2–3的股份轉讓給P。D2–5指示律師D1就這些事情代D2–5行事。P針對D1–5提起法律程序。P以兩封由D1發給ABM的信(「該兩封信」)為依據,指稱信件內容涉及串謀傷害及可予以訴訟的失實陳述。P指稱該兩封信所載陳述互相矛盾,因為第一封信稱D2–5根本沒有簽署(除了別的以外)據稱是委任ABM為D2新任管理人的文件,也沒有簽署據稱是轉讓D2的D3股份的文件;但第二封信則是承認文件已經簽訂,合營協議在買賣協議簽立後已經終止。P要求法庭下令D1承諾撤回向ABM、PCL及G&P作出的虛假陳述,並且承諾以後不再作出及給予損害賠償。D1申請剔除P在申索陳述書中的某些段落(「該等段落」),理由包括該等段落並無披露合理的訴因。

裁決 – 剔除針對D1的申索,但不是剔除該等段落,除非該等段落是與他有關的:

  • 就P聲稱的串謀傷害而言,該兩封信只提到兩點:(a)文件沒有在特定日期簽署,而不是從來沒有簽署;及(b)P無權因為完成了買賣協議就要求轉讓股份。這兩點沒有矛盾之處,因此不一定代表立場有變。此外,D1明確指出該兩封信的陳述是他從D2–5收到的指示。律師有權以他當事人的指示為依據,並把指示傳遞給爭議中的對手方,但無必要被牽連到串謀之中。就指控D1串謀而言,只以有關陳述作為答辯完全不足以構成良好的訴因。P沒有陳詞指D1在某程度上把有關陳述當作為自己的陳述,所指稱的站不住腳。此外,沒有證據證明任何涉及D1的串謀。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