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 Wo Construction & Engineering Co Ltd v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8年第338及 431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2019年3月5日、27日

仲裁 — 上訴 — 上訴許可 — 仲裁裁決 — 針對仲裁裁決就某個法律論點申請上訴許可 —「重大疑問」驗證標準不適宜以有力的表面證據為依據 — 「一次性」合約 — 解釋合約 — 法官運用「明顯地錯誤」(obviously wrong)驗證標準可不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 批予針對最初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 — 沒有條文適用於針對其後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情況 —《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6(4)(c)(i)及6(4)(c)(ii)條

被告人管理眾多屋邨。它與眾原告人訂立21份合約,根據合約,眾原告人負責為屋邨進行維修、改善或翻新工程。被告人會不時發出工程單,指示眾原告人執行特定任務。有工程單指示更換屋邨單位的趟窗窗鉸,窗鉸是用來把鋁窗扇固定於窗框的
(「相關工程」)。合約載有標準收費表(「收費表」),工程單按照收費表估價。眾原告人辯稱,工程單應當根據收費表的五個特定收費
(「收費1至5」)來估價。被告人認為只有收費1至3才適用。在仲裁訴訟中,仲裁員(「該仲裁員」)作出對被告人有利的仲裁裁決(「該裁決」)。眾原告人根據《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6(1)(b)條,就一個法律論點――按照對收費表的恰當詮釋,相關工程的適用收費率――申請針對該裁決提出上訴的許可。原審法官拒絕批予許可(「拒絕許可的決定」)。原審法官之後批予眾原告人針對拒絕許可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許可上訴的決定」)。被告人針對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眾原告人認為原審法官犯錯,因為她以《仲裁條例》附表2第6(4)(c)(i)條所指的情況,即「仲裁庭……的決定,是明顯地錯誤的」(「明顯地錯誤驗證標準」),為驗證標準,而不是附表2第6(4)(c)(ii)條所指的情況,即
「該問題有廣泛的重要性,而仲裁庭的決定最起碼令人有重大疑問」
(「重大疑問驗證標準」);關於後者,原審法官的處理方法是錯的,因為她要求用有力的表面證據去證明。眾原告人更認為(除了別的以外),原審法官詮釋收費時,未有運用詮釋合約的正確原則,結果錯誤地拒絕批予上訴許可。

裁決 – 駁回眾原告人和被告人的上訴:

眾原告人的上訴

1) 就《仲裁條例》附表2第6(4)(c)(ii)條的「重大疑問」驗證標準來說,現在不再適宜用有力的表面證據去證明。然而,原訟法庭仍然需要考慮原審法官的決定可有明顯的錯誤。對「重大疑問」驗證標準的評定可以是很主觀的,用的方式合理,但不同法官可以得出不同看法。處理批予許可的決定時,除非法官定論各項準則已經符合,而這個定論明顯有錯,否則上訴法庭不應介入。在這宗案,原審法官在「重大疑問」驗證標準的結果上,沒有明顯錯誤(引用CMA CGM SA v Beteiligungs-KG MS “Northern Pioneer” Schiffahrtsgesellschaft mbH & Co (The Northern Pioneer) [2003] 1 WLR 1015、Maeda Kensetsu Kogyo Kabushiki Kaisha(亦稱為Maeda Corporation) v Bauer Hong Kong Ltd (HCMP 1342/2017,[2017] HKEC 1909))。(見第8.3–8.4段)

2) 案中的情況是「一次性」的。相關的合約條文沒有既定含義是任何一方在訂立合約時可以假定另一方知道的。它在將來亦不大可能被其他各方使用,因為自2014年初以來,相關條文一直被修改,該裁決與這某一類合約無關。儘管該仲裁員承認有可能隱含更大的金錢價值,但這只是關係到附表2第6(4)(a)條的第一個標準,即「會對一方或多於一方的權利,造成重大影響」,這個標準可不是雙方爭議的問題。此外,該仲裁員的解釋只適用於更換鋁窗窗鉸,在更廣泛的工業領域並不適用。因此,適用的驗證標準是「明顯地錯誤」驗證標準(引用Swire Properties Ltd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03) 6 HKCFAR 236)。(見第8.9–8.10段)。

3) 關於合約的詮釋,必須根據案情來思量法官是怎樣反覆論證詮釋的過程。原審法官得益於任何經驗非常豐富的仲裁員所做的分析,因此她可以重視該仲裁員的分析。至於有爭論指該仲裁員漠視一個相關的要素,即金錢價值,眾原告人在仲裁程序聆訊舉行之時,沒有倚靠金錢價值作為它們爭論點的相關部分。有人認為,如果只是根據收費1–3向眾原告人付款,在商業上是說不通的;原審法官拒絕接納這種說法,因為核心問題是,相關工程是否包括更換而不是修理窗鉸
(引用Swire Properties Ltd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03) 6 HKCFAR 236)。(見第8.14–8.20段)

被告人的上訴

4) 許可上訴的決定是一項非正審判決,被告人沒有取得針對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此外,附表2第6條涵蓋廣泛,在多種情況下,法庭可向一方批予就法律問題而針對仲裁裁決提出上訴的許可。沒有條文適用於針對法官其後許可就早前批予或拒絕批予針對仲裁裁決上訴許可的決定而提出上訴的情況。在法例沒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被告人的上訴沒有適用的司法管轄基礎
(引用B + B Construction Ltd v Sun Alliance & London Insurance (2000) 3 HKCFAR 503、Shell Hong Kong Ltd v Yeung Wai Man Kiu Yip Co Ltd (2003) 6 HKCFAR 222、Bright Shipping Ltd v Changhong Group (HK) Ltd [2019] 2 HKLRD 220)。(見第9.4–9.6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拒絕批予原告人針對仲裁裁決提出上訴的許可,原告人不服,提出上訴;另方面,被告人不服法官批予原告人針對拒絕許可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