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Keng v. Pearl Oriental Oil Ltd
原訟法庭
雜項程序2018年第1795號
特委法官黃繼明資深大律師 (內庭聆訊)
2018年11月14日、 20日

公司法-法定衍生訴訟- 就展開訴訟的意圖給予公司書面通知-只聲稱違反受信責任,但未能提出理由,根據第733(4)條的規定屬於不充分- 根據第733(5)條規定,批予免除送達書面通知的許可-《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33(4)條、第733(5)條

《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33(3)條規定,公司成員若有意圖根據第732條提出展開法定衍生訴訟的許可申請,須給予公司14天書面通知,及說明「有該意圖的原因」(第733(4)(b)條)。C為一間公司,它認為應拒絕接納它的其中一名股東根據第732(1)條及733條提出的許可申請,理由是載列於申索陳述書擬稿中的各項投訴,只有一項見諸較早前送達的通知中,不符第733(1)(c)條的規定。

裁決-批予免除送達書面通知的許可,並延後提出許可申請的時間,理由如下:

  • 第733(4)條所規定的通知,是要讓公司能考慮如何處理相關投訴。該通知必須包含每項投訴的充分詳情和細節,但甚麼構成充分詳情和細節,是一個事實方面的問題,視乎個別情況而定,而採用的驗證為:董事乃合理的商業人士,因此須就他們對其公司事務的知悉,來衡量他們在閱讀了有關通知後,是否能就該如何回應,作出恰當的知情決定(援引Fong Wai Lyn Carolyn v Airtrust (Singapore) Pte Ltd [2011] 3 SLR 980, Re Up Profit Ltd (HCMP 305/2016, [2016] HKEC 2275) 等案件)。(見第13–16段)
  • 在本案中,有關通知只提及其中一項投訴,指稱受信責任被違反,但未能提出理由,這做法是有欠充分,以致C未能對其作出回應。然而,法庭可根據第733(5)條規定,批予免除送達書面通知的許可,而這一做法並無不當。第733(1)(c)條允許法庭,可在展開衍生訴訟的許可獲得批予之前的任何時間,批准免除送達書面通知,而在所有情況下(尤其包括:該書面通知擬達致的目的;批准免除送達書面通知與否,會否造成任何損害或對訟費的虛耗),須予考慮的問題將會是:批准免除送達書面通知的做法是否恰當?該申索陳述書擬稿連同所有投訴細節,均已在聆訊展開之前22天送達,但未獲任何回應,而該通知雖無提供充分詳情,但這並非關鍵所在,因它並無造成任何損害。假如須因其中一項投訴,而駁回與所有投訴有關的許可申請,以致整個程序須推倒重來,這實在是費時失事(援引Re 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 Co Ltd (HCMP 360/2015, [2015] HKEC 437) 一案)。(見第17–22段)

適用

本案涉及一名公司股東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批予展開法定衍生訴訟的許可。案情見相關判決書。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