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v Registration of Persons Tribunal
原訟法庭
憲法及行政訴訟審訊表2013年11號
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
入境
2015年3月4日

永久居留權 — 1997年7月之後的居留權 — 1997年7月之前簽發的香港身分證的相關性 — 《中國國籍法》第五條的適用性

X的父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他倆分別於1968年和1971年以英國公民身份到達英國。X於1974年在英國出世,1995年到達香港,在港獲發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後返回英國。他獲發的身分證是根據當年他抵港時的相關法律簽發的舊證(「舊身分證」)。X於2010年回港申請新身分證–香港智能身分證。人事登記處處長(「處長」)根據當時在1997年7月1日之後制定的法例拒絕X的申請。X向人事登記審裁處(「審裁處」)提出上訴,審裁處判X上訴得直(「該項決定」)。處長尋求司法覆核該項決定。

裁決 ─ 推翻該項決定,將案件發還由重新組成的審裁處重新考慮;法庭裁定:

舊身分證不是居留權的表面證據

  • 1997年7月以前和以後決定某人是否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法定準則是不同的。1997年7月1日之後,X要符合基本法第二十四條(附表1第2(c)段)的規定,便需要證明他的父母在他出生時已是中國公民,他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子女,出生時即具有中國公民。舊身分證無法證明他有這樣的身份,特別是舊身分證是1997年7月之前根據舊法就他享有的居留權而簽發給X。因此過去沒有任何具相關性的狀態是處長需要推翻的。

《中國國籍法》第五條的追溯效力

  • 《中國國籍法》第五條清楚規定中國公民在外國出生的子女甚麽時候應或不應被視為具有中國國籍。審裁處不引用第五條的原因是:如涉案人士在1980年以前已經取得中國國籍,審裁處便不能追溯應用第五條。審裁處的理由沒有穩妥的基礎。在中國法律上,案中沒有任何證據證明X在1974年出生時已經取得中國國籍。不論如何,審裁處沒有調查X自稱享有的居留權的相關基礎,便以舊身分證作為表面證據,定論X已經證明他的居留權,在法律上已經犯錯。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