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yi Investment Ltd v Macjin Info-com Tek., Ltd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案件2015年第253號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上訴法庭法官鮑晏明
2016年9月15日

令狀 — 送達 — 在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令狀的許可 — 撤銷 — 原告人與第二被告人的合約是否第11號命令第1(1)(d)(iii)及(iv)條規則範圍內的合約 — 特委法官處理原告人修訂狀書的申請、司法管轄權範圍的爭議及理據的方法是否有錯

第一被告人和第二被告人是兩間韓國公司。原告人向第一及第二被告人提起法律訴訟,指稱它(指原告人)為了購貨,與代表第二被告人的第一被告人締約,第二被告人其後拒絕交付貨品。原告人向身為合約委託人的第二被告人提出申索,堅稱第二被告人賦予第一被告人表面權限,即是說第一被告人在2013年9月商討合約(「各次商討」)期間是第二被告人的代理人。原告人以《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11號命令第1(1)(d)(iii)及(iv)條規則為基礎,取得向在香港司法管轄權範圍外的第二被告人送達令狀的許可(「該命令」)。特委法官准予第二被告人撤銷該命令的申請,並拒絕原告人修訂其狀書的申請。特委法官留意到,所有作訴陳述只是由第一被告人的員工作出,並且就申請在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令狀而言,原告人未能充分證明第一被告人是第二被告人的代理人,而第二被告人是透過第一被告人與原告人訂立合約,因此第二被告人是締約方。至於原告人申請再修訂已經修訂的申索陳述書,擬在申索陳述書中指稱,在各次商討期間向原告人作出權限陳述的人都是第一被告人及第二被告人的員工,特別是當時受僱於第一和第二被告人的徐先生(「徐」),特委法官認為原告人沒有提出徐在2013年9月向原告人作出他被指作出的陳述時,已在第二被告人那裡擔任某個職位;根據第二被告人不受爭議的證據,第二被告人在2012年8月(即各次商討之前)已經終止與徐的僱傭關係;因此,原告人擬作出的修訂對於有關表面權限的案情全無影響。原告人不服特委法官的兩項決定,提出上訴。

裁決 –駁回上訴:

  • 儘管特委法官討論有關在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令狀的上訴理據時,已經提及原告人擬作出的修訂,但這對她的判決的總體正確性沒有影響,因為她亦有分開處理原告人案情的理據和原告人擬作出的修訂。她裁定,除非原告人能夠有充分可爭辯的理據證明徐在2013年9月是第二被告人的僱員,第二被告人是第一被告人的委託人,而第一被告人的陳述是源於第二被告人,因而有理由根據第11號命令第1(1)條規則下的規定,獲批許可在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令狀,否則她不應批准擬作出的修訂。特委法官裁決的方法沒有不對之處。
  • 在司法管轄權範圍方面,既然表面上原告人只是與第一被告人締約,原告人要在第11號命令第1(1)(d)(iii)及(iv) 條規則的範圍內提出申索,就必須充分證明其與第二被告人之間在代理人原則上有合約存在,因此,在原告人有沒有充分證明的爭議上,特委法官應用充分可辯證成立的理據的驗證標準是正確的。她在考慮擬作出的修訂時,採用了同一方法。
  • 即使第一被告人的代理人和表面權限的問題是原告人案情理據的一部分,不是第11號命令第1條規則下的司法管轄權範圍問題,特委法官沒有越界處理將行審理的重大爭議。基於包括擬作出的修訂在內的狀書,她認為原告人以表面權限為基礎的案情理據並無勝訴機會。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