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Yeung Sau Shing Albert v Google Inc. (No. 2)
原訟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訴訟2012年第1383號
原訟法庭暫委法官吳美玲(內庭聆訊)
侵權法
2014年10月29日

侵權 — 誹謗 — 永久形式誹謗 — 就自動完成功能及由自動化程序產生的相關搜尋建議,互聯網搜尋器是否「發布者」

在一宗誹謗訴訟中,原告人獲批准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文件,而身為互聯網服務提供者的被告人則申請將該許可作廢,但被暫委法官駁回(見[2014] 4 HKLRD 493)(下稱「該決定」)。被告人不服該決定申請上訴許可,理由之一是暫委法官錯誤地裁定案件具充分爭辯理據,包括:(a)向負責搜尋/列印相關令人反感字眼的原告人旗下資訊科技部門和律師發布該等字眼,構成向第三方「發布」 (下稱「理據一」);及(b)被告人是「發布者」,而不是被動的促進者,後者指其主頁的自動完成和相關搜尋功能的建議是由演算法驅動的,而演算法只不過是反映用戶的搜尋活動(下稱「理據二」)。就理據一而言,被告人辯稱,基於Jameel (Yousef) v Dow Jones & Co. Inc. [2005] QB 946一案所確立的相稱原則,本案因濫用程序而應予以擱置。被告人以Bleyer v Google Inc. [2014] NSWSC 897一案為依據(該案在本港法院作出該決定後不久才頒下裁決),該案裁定,鑑於該案所涉的發布範圍非常小,審理該案所需的法律費用和資源,跟案中牽涉的利益(即求證清白) 「完全不相稱」。

裁決-准許有關申請:

  • 就理據一而言,鑑於被指屬誹謗言詞的證據和背景(包括原告人的公眾形象、他涉獵的娛樂事業及該等言詞的課題持續受外界關注)、互聯網用戶可隨時使用自動完成和相關搜尋功能,以及被告人就輸入該等關鍵字作谷歌(Google)搜尋所編製的統計資料,(根據推論或其他方式)會否有真正和實質的發布,是一個有待解決的事實問題。此外,法院在得出原告人具充分爭辯理據的結論前,已考慮發布的規模與聲譽平反之間的利益平衡,以及言論、新聞和出版自由與尊重他人的權利/聲譽之間的利益平衡。
  • 儘管如此,由於被告人在論據中注入了新元素,包括Jameel案濫用程序原則和在本司法管轄區以相稱原則為由擱置/撤銷案件,而且上訴法庭就平衡不同因素所作的指引將有助於本案,尤其是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後,這些指引可鼓勵法院停止昂貴和費時的誹謗訴訟,本法院若不合時宜地妨礙這樣一宗上訴,則並不適當。這符合《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4AA條批予上訴許可的「其他有利於秉行公正的理由」。
  • 就理據二而言,雖然演算過程屬自動化,但被告人採用了人工智能去積累以往搜尋查詢和網頁內容的資料,再為自動完成和相關搜尋功能產生預測的關鍵字。因此,值得商榷的是,谷歌搜尋確有處理內容,而且有別於純粹提供渠道者或被動的促進者,被告人可被視為預測建議中具傷害性內容的發布者。儘管如此,法院亦應該根據「其他有利於秉行公正的理由」的因素批予許可,使上訴法庭能夠為本司法管轄區就國際法學對互聯網誹謗法的不同意見的影響提出見解。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