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rless I
原訟法庭
海事訴訟2012年第197及198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吳嘉輝
海事
2013年10月2、16日

對物訴訟—由不當扣押者承擔其訴訟引起的法律和財務後果並無不公平之處

涉案兩艘船隻最先被C在先前的海事訴訟(「先前訴訟」)中扣押,後來法官在先前訴訟中裁定,C以該兩艘船隻的船長和船員工資的承讓人身份提出的申索,並不屬於《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2A(2)(n)條的海事管轄範圍內,並將有關對物訴訟令狀及C早前就該等船隻取得的扣押令(見[2013] 2 HKLRD 620一案)作廢。與此同時,本案原告人,即船長和船員,針對該等船隻發出對物訴訟令狀,向被告人等追討另一段時期的欠薪。

原告人亦取得扣押令,並於其後登錄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以及取得出售該等船隻的命令,而售賣所得收益已繳存法庭。C現以介入人的身份要求優先於所有其他申索(除首席執達主任的申索外),從售賣所得收益中付還它在先前訴訟中扣押該等船隻所招致的費用。C辯稱,雖然它就該等船隻並無任何有效的對物申索,但它是首個作出扣押的一方,令售賣所得收益產生,使所有債權人受惠。

裁決 - 駁回申請,除其他事項外

C以船長和船員工資的承讓人身分提出的申索,只能夠透過向被告人等發出及送達對人令狀以對人訴訟方式提出。C既無權申請針對該等船隻的扣押令,亦無權瓜分已繳存於法庭的售賣所得收益。

C的立場是,只要全部其他債權人事實上受益於有關扣押,不當的扣押者亦有權取回扣押和保管船隻的費用及開支,但它引述的依據均未能支持此立場。此外,船主若要就不當扣押取得損害賠償,須符合極高的門檻,就是嚴重疏忽,而這意味當中須存有惡意或相等的因素。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