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E 2017年12月載譽重臨香江

專訪香港汽車會會長兼Formula E工作小組主席伍成業

世界頂級街道賽事 —「國際汽聯電動方程式錦標賽」(Formula E)將於2017年12月2至3日載譽重臨,一連兩日在香港舉行兩場賽事。香港今年第二次舉行這項車壇盛事,為第四季世界頂級街道賽車揭幕。

去年首辦的Formula E香港站賽事是逾30年來香港首次舉辦國際頂級賽車項目,在香港鬧市中出現國際性單座位賽車,實現了不可能的任務。

香港汽車會會長兼Formula E工作小組主席伍成業是律師會前理事會成員。他在香港ePrix 2017前接受本刊訪問,介紹他在Formula E 香港ePrix 2016的工作、即將舉行的賽事,以及他對電動車在香港的期望。

1. 你如何加入香港汽車會和Formula E工作小組的工作?

我退休前參加了幾個非政府組織的委員會,包括香港汽車會(HKAA)。我一直熱愛汽車。去年,Formula E首度在香港舉行,香港汽車會擔任技術支援。作為該會的常務委員會成員,我積極參加賽事的籌備工作,獲委任為Formula E工作小組主席,負責管理賽事運作。

2. 首次在香港舉辦Formula ePrix,做了什麼準備工作?在香港舉行賽事的挑戰是什麼?

賽車被視為富人的遊戲,因而在香港不受重視。在這個背景下,說服政府活動對香港有利,確實需要幾年的努力。可以想象政府不願意批准舉行在香港史無前例的比賽 - 摩納哥或者澳門般的街頭賽車。我們獲旅遊事務署的政策支持後,政府各部門的批准/牌照協調理應變得順利。然而,由於史無前例,所以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很高興我們終於做到了,最終所有政府部門都對活動感到滿意。

3. 在過往一期《香港律師》中,你說過:「香港最近需要更多正能量,我們希望這個(Formula E 香港ePrix)只是個開始!」你還參與了什麼工作?

香港汽車會一直與民政事務局緊密合作,在啟德體育園內興建一條電動賽車賽道。我們獲悉,我們的軌道設計將包含在招標文件中,供投標人考慮。這是重大的一步。

長遠而言,我們會遊說政府、立法會議員和政黨支持我們的建議,在大嶼山欣澳填海興建永久多用途賽車場。我們不想競爭可用於建屋、醫院、學校等的土地,但由於飛機污染,這片填海工程已被指定用作康樂用途,而非住宅用途。但這將是一場漫長而艱苦的戰鬥。

4. 你在工作以外都開什麼車?有沒有電動車?有最喜歡的車嗎?

我很傳統,喜歡一般燃油引擎和它發出的粗獷聲音。我沒有最喜歡的車,或者說我很久沒有最喜愛的車,因為我很少擁有一輛車超過兩年。在香港,大部分人出行不需要開車,因為我們有完善的公共交通。對我來說,我相信也對很多人來說,汽車只是玩具。我總是擁有不止一輛車,其中一輛是「棍波」,因為它帶給我很多駕駛樂趣。

5. 你對電動車在全球和香港的未來有何看法?

電動車肯定是香港未來的趨勢,若非因政府最近減少稅務優惠,這個未來可能會更早出現。這也是個全球趨勢,但因國家而異,因為電動車還有問題待解決(例如充電,所以長途駕駛並不那麼安心)。

6. 你怎樣從法律界轉到汽車業?你覺得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其實我並沒有轉到另一個領域,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但是,如果我們談賽車運動和法律,那麼我看到兩者之間的關係。

我已擔任裁判多年。去年,我擔任Formula E 香港ePrix的國家裁判。作為賽車裁判判決車手的對錯,就像在法庭審判案件,因為賽車是必須遵守規則的運動。不過賽車裁判不能延期判決,因為所有懲罰,如限速穿越、罰開停等,都要在比賽期間進行,通常不能在比賽結束後才判決。

7. 假如你是Elon Musk,你會怎樣做?

我會忙於考慮如何花光贏取的巨額獎金,可能沒有時間出席這次訪問。

更重要的是,我認為我會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大力推動智能移動/智能城市或自主駕駛的概念。我相信這將是交通擠塞的最終解決方案,世界各大城市都試圖解決這個問題。

8. 假如香港政府取消對電動車的補貼,會造成什麼影響?

這無疑將減慢環境保護的進程。我質疑政府最近採取的措施,並不適合整體環境政策。若政府覺得香港道路上的電動車已經「足夠」,因而撤銷或減少稅務優惠,政府預計車主會怎樣做?希望他們在挑選下一輛新車時,從全球環境的道德高地考慮,這並沒有錯,但有點不切實際。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cynthia.claytor@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