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tierrez Joseph James v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上訴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上訴2012年第22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司徒敬、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霍兆剛及鮑晏明
行政法
2013年5月7日、6月7日

永久居住地—女性外籍家庭傭工在香港所生的子女

一名菲律賓籍家庭傭工(下稱「外傭」)自1991年起一直在香港工作。她的兒子(下稱「兒子」)於1996年在香港出生。兒子跟隨外傭在香港生活,居住在外傭為工作的目的而居住的地方,並獲准以訪客身份留港。2006年12月,當外傭正為第七位僱主工作期間,她為自己及兒子提出核實領取永久性居民身份證資格的申請(下稱「資格」)。人事登記處處長(下稱「處長」)及人事登記審裁處(下稱「審裁處」)駁回有關申請和上訴。

外傭和兒子提出司法覆核許可申請但被拒,法官裁定外傭並沒有代兒子採取任何具體步驟以符合永久居住地的規定。

外傭現提出上訴,指:(a)審裁處認為因外傭未能符合通常居港及永久居住地的規定,因此兒子亦未能符合這兩項先決條件任何一項的結論是錯誤的;及(b)在提出有關資格的申請前七年內三次短期離港不應被視為中斷連續通常居住期。

裁決 - 駁回上訴,除其他事項外

雖然絕大多數情況下子女會跟隨父或母的居住地和計劃,但在極少數情況下,基於迫不得已的情況,子女的永久居住地可能會與父或母的永久家園有所不同。即使負責管養子女的父或母聲稱,他或她雖無法確立香港為其永久家園,但已經以香港作為其子女的唯一永久居住地,但相關的入境機關有責任要決定該父或母有否付諸實行。

在本案中,審裁處並沒有問及外傭是否能夠證明她已確保香港為兒子的唯一永久居住地,而不管她自身的處境和將來如何。審裁處採用的方法苛刻,給自己定下錯誤的指引。

然而,外傭絲毫未能確立兒子已經通過她以香港作為永久居住地。此外,有關《條例》第2(6)條的前提是,該名暫時離港的人士須為香港居民,並且在該段離港期間有權在香港居住。然而,兒子僅屬訪客身份,而且當規定的期限結束或他在期限結束前離港,任何進入香港的准許即告失效。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