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bour Hero Enterprises Ltd v Chau Nung Tai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8年第162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關淑馨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區慶祥
2019年5月10日、24日

民事訴訟程序—將有關空置管有權的欠動判決作廢—是否明顯錯判被告人以逆權管有作抗辯並無確實的勝訴機會 

2015年11月13日,原告人從某個堂購入某地段(「該地段」),該地段在2016年2月被分成19分段,分段R是其中一分段(「該土地」)。原告人聲稱,根據口頭租賃協議,該地段的房屋由堂的租客佔用,租客包括被告人在內。原告人向被告人申索該土地的空置管有權,其後取得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欠動判決」)。被告人否認訂立過任何租賃協議或支付過租金,堅稱原告人呈示的租金收據是偽造的;她前夫在1998年8月以$120,000從KYC那裡購入建於該土地的10號屋(「買賣協議」);她自那時開始住在10號屋;她前夫在2010年8月藉逆權管有取得該土地的管有業權。原告人援引從KYC的父親取得的證供,證明KYC告訴過被告人的丈夫,那個售價是10號屋的售價,不是該土地的售價,該土地由堂擁有,因此他必須支付租金才可使用該土地。原審法官駁回被告人要求將欠動判決作廢的申請,裁定以逆權管有作為答辯理由的被告人沒有確實的勝訴機會,因為她未有援引有力證據反駁原告人指她是堂的租客的聲稱和相關證據;買賣協議只是一份買賣10號屋的協議,不是買賣該土地任何權益的協議(「該決定」)。被告人上訴。

裁決–判上訴得直,撤銷該決定:

1) 審訊時,原審法官暫且認為被告人的論點沒有實際機會獲得接納,他這個看法明顯不對。案中有實質的事實爭議,這些爭議應當在審訊中解決,不是在根據誓章證據進行的小型審訊中解決(引用Premier Fashion Wears Ltd v Li Hing Chung [1994] 1 HKLR 377、Maryo Development Limited v Tsang Yau May (CACV 101/2015,[2016] HKEC 74))。(見第16、19、21段)

2) 被告人供稱,她自從前夫1998年購入10號屋開始,就一直連續獨有地佔用它。這點沒有被強烈質疑過。買賣協議沒有提到該土地,但這並不就意味該土地不是買賣交易的一部分。原審法官顯然沒有考慮KYC的父親所聲稱的條款沒有給寫在買賣協議上,而且,KYC是可以提供非宗教式誓詞的,但他卻沒有提供。(見第16段)

3) 建於該土地的另一間屋的佔用者被指稱是租客,只是,雖然原告人出示了租金收據,但該佔用者明確地堅持自己不是租客,更從來未支付過租金。原審法官亦錯在完全不考慮該佔用者的證供。(見第17–18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原告人取得一項合乎程序的欠動判決,據此,被告人得交出土地的空置管有權。被告人提出申請,要求法庭將欠動判決作廢。2017年10月10日,廖文健法官駁回被告人的申請。被告人不服判決,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