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訴 CHOI WAI LUN (蔡偉麟)
終審法院
終院刑事上訴案件2017年第11號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霍兆剛,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郝廉思
2018年5月9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我們在2017年11月報導過這宗案件。案件轉介終審法院審理,以裁斷如果有人與他真誠並合理地相信年齡在16歲或以上,但實際為13歲的女孩發生雙方同意的性行為,那人有否觸犯猥褻侵犯罪。高等法院暫委法官裁斷,在關乎必然含意的問題上,立法原意是,猥褻侵犯應為絕對法律責任罪行,上訴人不能基於自己真誠並合理地相信女孩年齡在16歲或以上,而免被定罪。

提出的爭議點

以下是終審法院所裁斷的四項具有重大而廣泛重要性的經證明問題:

  • 一併去考慮,如果據稱的受害人不足16歲,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條例》」)第122(1)及(2)條的罪行,是不是絕對法律責任罪行?
  • 如果根據第122(1)條控告被控人猥褻侵犯不足16歲的人,能不能以事實上那人同意,而且被控人真的相信他∕她年齡在16歲或以上,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如果據稱的受害人16歲,提據第122(1)條提出檢控,是不是需要證明被控人本身不是真的相信那人年齡在16歲或以上?

裁定

法官一致批予上訴許可。法官李義作出裁決時,引述特區訴蘇偉倫案[2005] 1 HKLRD 443作為犯罪意圖推定的最新起點,在法例無提到精神元素的情況下,推定犯罪意圖是基本元素。在幸凌宇訴特區(2010) 13 HKCFAR 142和Kulemesin訴特區之後,當詮釋法定刑事罪行時,香港法例認可刑事法律責任的5個可能基礎,作為可能的結論。

《條例》第122(2)條明確地剝奪16歲以下人士同意某種行為的能力,而該行為如果不是經由雙方同意進行,會構成猥褻侵犯,因而在涉及16歲以下人士的案件,從猥褻侵犯的犯罪行為和犯罪意圖移除「同意」一項。因此,被告人即使證明事實上,據他所知,自己已得到受害人同意,也可以被裁斷犯了猥褻侵犯罪。然而,在這樣的案件,被告人關乎另一人年齡的心境,成為基本因素而涉及犯罪意圖的推定。雖然這項罪行適用的重罰傾向支持不取代犯罪意圖的推定,但對於不足16歲人士被猥褻侵犯的案件來說,這項推定明顯已被取代。若非如此,控方需要毫無合理疑點地證明被告人所聲稱的不是真的,他沒有真誠地相信受害人年齡在16歲或以上。

在這宗案,無人認為有需要以絕對法律責任取代犯罪意圖的推定,以求達到第122條的法定目的。這個目的可以藉Kulemesin案的第三個替代選擇達到,即是被告人必須令法庭或陪審團信納,按照相對可能性衡量標準,他的確真誠並合理地相信受害人年齡在16歲或以上。法庭拒絕接納Kulemesin案第二項替代選擇(需要控方毫無合理疑點地否定被告人相信受害人年齡在16歲或以上),該選擇述明,被假定無罪減損憲法權利,但理性上符合公義(加強保護弱者)及相稱性測試(不超過必要的程度)。

粹言

這項判決闡明猥褻侵犯不足16歲的受害人的相關法律,確定被告人如何能夠以「合理和真誠地相信」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而最終獲判無罪釋放。(上文)經證明問題的答案是(i)不是;(ii)不能。實際同意被視為無關緊要。辯方需要證明自己誠實並合理地相信,女孩年齡在16歲或以上;及(iii)不是。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