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訴 Iqbal Zahid
原訟法庭
裁判法院上訴案件2018年第44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李素蘭
2018年3月6日,4月9日、17日

刑事罪判刑 — 監禁刑罰的計算 — 被告人(a)被行政拘留的一段時間;及(b)因為其他不被定罪的罪行被羈押的一段時間,會否被用來減去刑期 — 因為兩段時間不在第67A條涵蓋範圍內,所以並不自動減去刑期 — 行使酌情權計入兩段時間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及67A(1A)條)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不過是獨立法律實體,在馬爾他(馬爾他地址)而不是英屬處女群島註冊成立。令狀未能送達馬爾他地址給CM。《海牙 — 維斯比規則》所訂時限屆滿之後,眾原告人獲許可發出並存經修訂傳訊令狀,把被告人地址改為英屬處女群島地址(該令狀),然後送達到司法管轄權區外英屬處女群島地址給被告人(該命令)。該令狀妥為送達被告人。被告人申請撤銷該令狀,解除該命令及撤銷訴訟,辯稱修改該令狀相當於由新一方代入訴訟;而且眾原告人是在時限屆滿之後才修改該令狀,因此眾原告人針對被告人的訴訟因由被終絕。

被告人受審時沒有犯罪紀錄,他在遣送離境令對自己有效的時候,接受僱傭工作,被裁判官裁定罪名成立,判處監禁22個月兩星期。被告人針對刑期上訴,要求減去2007年至2014年涉嫌觸犯不被定罪罪行而遭扣押的時間,合共148天(司法拘留),或者截至2008年5月9日遭行政拘留的時間,合共182天。

裁決 – 判上訴得直,縮短刑期148天:

1) 行政拘留或司法拘留的時間,不會自動用來減去被告人的刑期,因為兩段時間不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67A條的涵蓋範圍內。被告人是在2008年5月9日之前被行政拘留的,由於被行政拘留與涉案罪行沒有關連,所以不能根據第67A(1A)(b)條減刑。此外,被告人因為某罪行被司法拘留,最終罪名不成立,但根據第67A條,司法拘留與法庭就案中罪行所判刑期沒有關係(引用HKSAR v Eftakhar [2015] 5 HKC 427)。(見第26–27、30段)

2) 儘管如此,在判刑時,如果刑期原本不會根據第67A條被縮短,法庭有酌情決定權計入被告人被扣押的時間。在這宗案件,沒有充分理由為此考慮到被告人被行政拘留的時間(引用HKSAR v Khan Aftab (HCMA 34/2015,[2015] HKEC 351)、HKSAR v Bogoda (HCMA 663/210,[2010] HKEC 1821)、HKSAR v Lee Kwan Yee [2004] 1 HKC 462、HKSAR v Eftakhar [2015] 5 HKC 427、HKSAR v Cheung Lai Sing Dickson (CACC 137/2003,[2003] HKEC 1142)、HKSAR v Ho Kwok Ho [2006] 4 HKLRD 365)。(見第31–32段)

3) 然而,這宗案件的情況非常獨特,被告人遭司法拘留的時間不算短,而結果他獲無罪釋放,但法庭無視司法拘留的「額外時間」,對被告人不公平。因此,他的刑期因為遭司法拘留而「扣時」,縮減148天(引用HKSAR v Cheung Lai Sing Dickson (CACC 137/2003,[2003] HKEC 1142))。(見第39–40段)

上訴

這是一宗針對刑期上訴的案件。第三被告人在遣送離境令對自己有效的時候,接受僱傭工作,在裁判法院被裁判官黃士翔裁定罪名成立。他針對刑期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