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訴 McCall Howard Kenneth
原訟法庭
刑事案件2016年第446號
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內庭聆訊
2017年10月27日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不可接納意見證供。高院暫委法官作出裁定時,重溫一遍規限接納專家意見證供的原則和案例典據。

事實和爭論點

第一被告人(D1)和第二被告人(D2)被控三項販毒罪,涉及多種毒品。D1是英籍高加索人,D2是泰國人。控方要求接納精神科醫生關於某種族人士各種毒品平均每日吸食量的證供為證據,但D1反對。D1主要反對由精神科專科醫生就某種族人士多種涉案藥物的平均吸食量作供,因為該名醫生不具有足夠資格和專業知識給予專家證供。

原則

  • 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撮述規限接納專家意見為證據的原則如下:
  • 證據與法庭席前的爭論點有關。
  • 標的事宜是某一門公認的科學或藝術或學問,能夠成為學習、經驗、研究的主題,任何人(在學習、經驗、研究之後)都有可能成專家或具備相關技能。
  • 擬作供的人在所屬範疇具備足夠資格或者是一名專家。
  • 考慮的範疇是仲裁庭需要專家協助的範疇。
  • 就資格或專業知識是否符合要求的問題而論,有兩個對專家證供的可接納性至關重要的爭論點:(i)法庭可會信納證人具備所需資格;及(ii)擬傳召證人的專業知識可能適用於吸食量的爭議上。
  • 意見不得超越這項專業知識的範疇,專家報告必須證明意見怎樣與他的專業知識互有關連。
  • 專家證人可以其他研究或測試為依據。不過,其他人的著作不是證明數據屬實的證據。

裁定

  • 在這宗案件,精神科醫生以中台兩項關於濫藥人士吸食量的研究為依據。有待商榷的問題是,他本身作為精神科醫生,專業知識和經驗是否夠廣夠濶,足以就香港濫藥人士的吸食量發表專家意見。
  • 對於他的估算,兩項研究的統計數據在香港的有效性和相關性具有關鍵意義。精神科醫生沒有披露他在估算之前,有否接受過訓練或具備相關經驗。統計數據必須是有效的、相關的,單靠一些與中國和台灣的研究一致的經驗之談,不會具有有效性或相關性。
  • 精神科醫生的證據有其他限制:(a)他經驗有限――只有治療精神病的經驗;(b)他只估算,不解釋,因此欠缺基礎;及(c)兩項研究課題的研究範圍――華裔人士(D1和D2是非華裔人士)
  • 接納精神病專科醫生的證供為證據的潛在風險會遠超過潛在利益,高等法院暫委法官裁定,不可接納關於吸食量的證供為證據。

短評

這項裁定警告,不在接納專家證供為證據之前查清楚和做好把關是危險的。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強調法庭作為把關人的角色,把關工作不僅限於決定擬呈堂證據的損害是否較大,因而不用作提供證明。

它也說明,香港明顯需要與吸食量有關的權威研究。在販毒案中,關於毒品吸食量的專家意見通常是控方的依據,基於這項人依據,陪審團更易推論被告人是販毒而不是管有毒品作吸食用途。這項裁決強調,評定這類證供的可接納性的時候,小心為尚。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