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訴 Tsang Yam Kuen Donald
原訟法庭
高院刑事案件2015年第484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
2017年1月3–4、6、9–13、16–20、23–27日;2月1– 2、6–10、14–17、20、22日;9月26–29日;10月3–4、6、9–13、16–18、20、23–27、31日;11月1–3、6日;2018年3月6日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陪審團 — 解散陪審團 — 陪審員接觸一名公開支持被告人的名人,該人曾經在社交媒體表明對控方很反感,及發表自己對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 — 真有可能潛在偏頗 — 認為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審訊並不理想 — 可能被理解為尋求影響陪審團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被告人被定罪 — 是否有特殊情況需要發出對被告人不利的訟費令

D,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行政長官,被控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經第一次審訊後,被裁定罪名成立。D聲稱在深圳租了一個單位,已經支付一筆特定款項,不過他沒有提供任何租約或補充協議或收租單據,一直到知悉廉政公署(廉署)具有搜查和檢取這類文件所必要的權力之後,才提供有關文件。文件呈堂時,D沒有就文件產生的時間及租金額有出入作出解釋。結果,廉署花了兩年半時間調查多筆財務交易和資金流,還有物業發展商的公司架構。審訊時,D完全質疑財務交易和資金流的真確性。控方申請訟費令,要求法庭下令D支付第一次審訊的部分訟費,不是因為D選擇行使緘默權,而是因為得由納稅人支付但完全沒有必要的訟費。D亦被控收受利益罪,第二次審訊進入尾聲時,控方基於有可能存在偏頗,申請解除陪審員J的職務。J趁休庭期間找X與他交談和合照。X是受歡迎專欄作家兼廣播節目主持,他公開支持正接受刑事審訊的D,審訊當日坐在劃定給D的家屬及朋友的專座區(專用地區)。他曾經在社交媒體表明對控方和律政司很反感,也清楚表達過自己對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J承認多年來一直收聽X的廣播節目,是他的「粉絲」,不過當日他們只是閒話家常。

裁決 –批准申請:

1) 法官認為有特殊情況需要作出對被告人不利的訟費令。D不與廉署充分合作,結果廉署要耗用大量人手,經年累月地調查不必要並且D無法否認的事實。控方第一次審訊的訟費總額估計為1,500萬元,而由於D在銀行存有巨額現款,退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職位後又一直支取退休長俸,因而被命令支付訟費總額的三分之一(引用HKSAR v Chan Kwok Wah (1999) 1 HKC 697、HKSAR v Chan Kwok Hung [2000] 3 HKLRD 389、HKSAR v Cheng Tak Wai [2002] 4 HKC 458)。(見第8–29段)

2) 陪審團的公正無私必須在主觀或客觀上都是毋庸置疑的。潛在偏頗測試所驗證的,是一個處事公正及知悉資料的觀察者能否判斷法庭或審裁處真有偏頗的可能或危險。在此案,J與D的支持者交談及拍照,而該名支持者廣為人認識,曾在社交媒體發表過關於D被檢控的意見。這意味J是X的支持者,因而J真有可能不公正持平地處理案件(引用Porter v Magill [2002] 2 AC 357、Szypusz v United Kingdom [2010] ECHR 1323)。(見第34–35段)

3) (附加意見)J被解除職務一事令法官知道,審訊一開始已經有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許多知名的公眾人物被安排坐在專用地區。倘若法官早點留意到的話,就有可能考慮解散整個陪審團。在刑事審訊之中,被告人的家屬及朋友絕對有權出庭旁聽,向被告人表示支持,不過他們或任何其他人都不可嘗試向陪審團施加任何影響力。干預陪審團也就是干預妥善執行公義,這樣會削弱我們刑事司法制度的基石。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刑事訴訟程序不單只不理想,而且可能被理解為企圖影響陪審團。(見第36–43段)

應用

這是一宗申請訟費令及解散陪審團的案件。控方向法庭申請針對被告人的訟費令,並且基於潛在徧頗,申請解散陪審團。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