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Chan Chi Ho Lincoln
終審法院
終院刑事上訴案2018年第18號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霍兆剛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張舉能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范理申勳爵
2018年12月21日

推翻認罪答辯∕含糊的認罪答辯∕酌情權

上訴人在駕駛一輛私家車時,車子右邊車頭車輪壓住了一名正由安全島橫過馬路的行人的左腳。上訴人承認一項不小心駕駛罪。上訴人在聆聽及同意案情撮要後,被原審裁判官裁定罪名成立。

上訴人在求情時承認自己是不小心,但爭辯指是因為該行人突然把腳伸出馬路,他才閃避不及,以及他的確已經即時停車。

原審裁判官在判刑前把案件押後,以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上訴人在報告中堅稱自己是無辜的,並指出他只是為了節省時間才承認控罪。在案件押後期間,上訴人取得法律意見,之後在審訊恢復時,向原審裁判官申請推翻認罪答辯,其理由為他的認罪答辯是一個含糊的答辯,他的罪名亦因此不應成立。

原審裁判官認同該名受傷的行人可能要為意外負上部分責任,但這不意味上訴人事發時不是不小心駕駛。因此當中沒有和認罪答辯不一致之處,上訴人的答辯並不含糊,原審裁判官駁回上訴人的推翻認罪答辯申請。

案件經上訴後,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維持原判。原訟法庭法官認爲案件唯一的爭議是上訴人的認罪答辯是否含糊。由於裁判官在上訴人求情時已和上訴人澄清,並確認上訴人承認不小心駕駛罪,裁判官處理該事件的方法並無不妥。

上訴人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決定,向終審法院作進一步的上訴。

爭議

終審法院澄清了推翻認罪答辯的法律原則:

1. 若被告人於認罪答辯中加上保留性的説明,而若該説明屬實,便可能顯示他就其被控的罪行是無罪的,他的認罪答辯便屬含糊。法庭不可接納一個含糊的認罪答辯――當中並不牽涉任何酌情權。

2. 斷定一個答辯是否含糊,是以作出答辯的時候作準。如果到了被定罪之後求情時,被告人才向法庭或在判刑前準備感化報告的感化官表示,有些在認罪答辯時所說的內容會構成保留性的説明,這也不會使不含糊的答辯事後變成含糊的答辯。

3. 在法庭未判刑前,定罪的法律程序未算完成,而法庭就案件的司法管轄權也未結束。因此,在上文第二點所述情況,即於定罪後、判刑前出現某些材料,而該些材料如屬實的話可能顯示被告人就其被控的罪行是無罪的,法庭有酌情權允許更改答辯。

4. 允許在定罪後推翻毫不含糊的答辯的酌情權是不受限制的,不過應該是一種在明確的案件中並在極少情況下才行使的酌情權。法庭行使酌情權時須視乎案情事實,而首要的考慮必然是司法公正的原則。

裁決 – 判上訴得直:

• 雖然認罪答辯被正確地裁定為並不含糊,事情到此並未告一段落。當要決定批准推翻認罪答辯的申請是否符合司法公正的原則,原審裁判官在行酌情權時,應當考慮過被告人在求情時出現及在感化官面前說出的材料。由於被告人已完成社會服務令,案件沒有發還裁判署審理。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