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Chan Chi Man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8年第262號
上訴法庭法官薛偉成
2019年1月4日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危險駕駛 — 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 — 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 — 魯莽駕駛中最壞的一種 — 判罰不是明顯過重 — 評論危險駕駛最高的三年監禁期在年期上之不足

被告人承認危險駕駛(「控罪二」)、在駕駛資格被取消期間駕駛(「控罪三」),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四」)。被告人是的士司機但已被取消駕駛資格。他駕駛載客的士在高速公路以極高速行車,為了逃避騎警因他超速而展開的追截,在公路左穿右插,逢車過車。他去到一處交通燈位,剎制不及,撞毁八輛正等候轉燈的汽車,有汽車乘客因此受傷,他自己的乘客也受了傷,不過無人傷勢嚴重。原審法官認為被告人的駕駛行為是「極端魯莽」(reckless in the extreme),就控罪一採取30個月為量刑起點,因為被告人認罪,扣減至20個月監禁期,另外取消被告人駕駛資格4年及命令他報讀駕駛改進課程;就控罪三採取3個月為量刑起點,因為被告人認罪,扣減至兩個月監禁期;就控罪四採取六個月為量刑起點,因為被告人認罪,扣減至四個月監禁期,另外取消被告人駕駛資格18個月。基於整體判刑原則,原審法官命令監禁期和取消資格令同期執行。大約過了三個月之後,被告人逾時針對判刑申請上訴許可,但沒有解釋延誤申請的原因。聆訊時,被告人表示他起初接受被判處的刑罰,但與其他囚友討論案情後,改變了主意。

裁決 –駁回申請:

1) 上訴法庭拒絕接納有關延誤申請的解釋,他的申請也缺乏充分理據支持。監禁期和取消駕駛資格的時間都不是明顯過長,在原則上也沒有錯;事實上,兩者都是重輕判處的(考慮SJ v Ko Wai Kit [2001] 3 HKLRD 751、HKSAR v Lam Shun Choi (CACC 402/2002,[2013] HKEC 979)、HKSAR v Pang Ho Yin Patrick (CACC 283/2013,[2014] HKEC 646) 、SJ v Hung Ling Kwok [2010] 4 HKLRD 365)。(見第1、5、9段)

3) 此外,被告人拿自己的案情跟其他人的比較,試圖減輕自己的罪責,但此舉只突顯他所犯罪行的嚴重性。這宗案件是同類案中案情最壞的一種,被告人置他人性命和財物於嚴重風險之中,應被重罰(見第10段)

4) (附帶意見)危險駕駛最高的三年監禁期在年期上並不足夠。但願這宗案件和其他案件說明有需要定出可以恰當地懲罰有這種駕駛行為的犯事者,因為他們置他人性命和財物於風險之中,只判三年監禁並不足夠(考慮SJ v Ko Wai Kit [2001] 3 HKLRD 751)。(見第12段)

不服判刑申請上訴許可

這時一宗申請上訴許可的申請。被告人在2018年6月11日承認危險駕駛、在駕駛資格被取消期間駕駛,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在區域法院被法官祁士偉判刑。被告人不服判刑,申請上訴許可,但他逾時提出申請。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