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Chan Chi Man (No 2)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8年第262號
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原訟法庭法官潘敏琦
2019年3月28日、4月2日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危險駕駛 — 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 — 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 — 同類駕駛罪行中最壞的一種 — 目無法紀及明顯無視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 刑期不是明顯過重或原則上有錯

被告人承認危險駕駛(「控罪二」)、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控罪三」),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四」)。被告人是的士司機,也是根據《道路交通(違例駕駛記分)條例》(第375章)被取消駕駛資格的人;他駕駛載客的士在公路超速行車,為了逃避騎警追截,更以極高速在公路上左穿右插。去到一組交通燈的燈位處,他剎制不及,在當時正停定等候轉燈的汽車之間橫衝直撞,結果撞毁了八輛汽車。除了他自己的乘客外,八輛汽車也有乘客受傷。原審法官認為被告人的駕駛行為「極端魯莽」(reckless in the extreme),分別就控罪二、三及四以30個月、三個月及六個月監禁為量刑起點,因為被告人認罪,又分別將起點扣減至20個月、兩個月及四個月;另外亦分別就控罪二及四命令取消被告人駕駛資格四年及18個月,同時命令他報讀駕駛改進課程;監禁年期和取消駕駛資格的命令同期執行。被告人針對判刑申請上訴許可,但他逾時七個星期才提出申請。上訴法庭單一名法官拒絕了他的申請。被告人現重新提出申請,表示他起初接受被判處的刑期,但與其他囚友討論後,改變了主意。

裁決 – 駁回申請:

1) 被告人解釋延遲提出申請的原因,但他的解釋不構成延遲申請的實質理由(引用HKSAR v Wilson Alberto Corredor Medina (CACC 296/2007,[2012] HKEC 124))。(見第10–11段)

2) 30月量刑起點並不明顯過重,在原則上也沒有錯。被告人的交通記錄顯示他目無法紀。這宗案是同類案件中最壞的一種。被告人無視他人安全,駕駛行為自私,罔顧後果的程度是加刑因素。他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兼且超速駕車橫衝直撞,企圖擺脫騎警追截,結果撞毁其他汽車及導致他人受傷(引用Secretary for Justice v Poon Wing Kay [2007] 1 HKLRD 660;考慮HKSAR v Pang Ho Yin Patrick (CACC 283/2013,[2014] HKEC 646)。(見第12–16、18段)

3) 同樣地,命令取消駕駛資格的年期並不過長。要是年期太短,在被告人服刑期間已經完結,取消資格就沒有實質作用。被告人對其他道路使用者構成威脅,最恰當的做法是使他不能在路上駕駛,更不准他駕駛公共交通工具(引用Secretary for Justice v Hung Ling Kwok [2010] 4 HKLRD 365)。(見第20段)

4) 命令扣時八個星期是合適的。單一位法官已向被告人解釋他的上訴欠缺理據的原因,並警告他,倘若他重新提出申請但上訴失敗,上訴法庭有權命令扣時。(見第22–24段)

針對判刑申請上訴許可

這時一宗重新申請上訴許可的案件。2018年6月11日,被告人在區域法院承認危險駕駛、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被法官祁士偉判刑(見[2018] HKEC 1830)。被告人不服判刑,申請上訴許可。2019年1月4日,上訴法庭法官薛偉成駁回被告人的申請(見[2019] 1 HKLRD 750)。被告人過了期限才重新提出申請。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