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Chan Yiu Shing
原訟法庭
裁判法院上訴案2016年第377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黃崇厚
2017年3月17日、4月7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辣椒噴霧 — 本質上不是攻擊性武器 — 是否因為擬供其本人或他人作傷害他人用途便成為攻擊性武器 — 是否有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 — 裁判官可有逆轉舉證責任 — 是否錯在考慮了不被檢控行為 — 有關環境證據的做法是否有錯 — 《公安條例》(第245章)第33(1)及(2)條

刑事罪判刑 —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擬在示威地點作傷害他人用途的辣椒噴霧 — 相關因素 — 檢控人員是否試圖藉訟辯影響判處 — 《公安條例》(第245章)第33(1)及(2)條

D1–2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違犯《公安條例》(第245章)第33(1)及(2)條,裁判官裁定二人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D1穿著類似盔甲的保護衣服,與D2在示威地點附近出現。二人分別被發現身上帶有辣椒噴劑,D1有五樽,D2有一樽。辣椒噴劑沒有油的成份,含有辣椒素、二氫辣椒素(合稱「辣椒素物質」)和異丙醇,可引起與胡椒噴霧相若的效果(痛楚、刺激、紅腫),不過程度輕微,算不上有害。樽內辣椒噴劑可以微細霧狀形態噴出來,距離可達50厘米。審訊時,D1作供稱,他當時正前往某幾處處所外提供急救工作,所帶透明樽載著的是辣椒油,是親戚給他的,他曾吃過一些。D2作供稱,所帶那樽辣椒油是朋友給他的,他在外出用膳時使用;他不認識D1,當時帶領D1前往有關處所,途中被截停。裁判官判斷控方證人誠實可靠,拒絕接納D1和D2的免責開脫證詞,裁定:他們知道辣椒噴霧不可供食用;D1的衣著和裝備反映D1預期衝突的情況;控方已經證明D1和D2管有辣椒噴霧作非法用途,即擬供其本人或他人作傷害他人用途。二人就定罪提出上訴。D1亦就自己被判處9個月監禁提出上訴。

裁決 –駁回上訴:

D1就定罪提出上訴

  • 從她的整體分析看來,裁判官沒有將舉證責任轉移給D1。考慮相關物品是否攻擊性武器時,她必須就D1證詞的可信性作出判斷,否則,她不可能穩妥地就相關議題作出裁定。她先信納控方證人為誠實可靠,然後拒絕接納D1的證詞,判斷D1指自己管有是有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的說法並不可信。《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94(A)條的作用對本案影響不大。(見第26、31、35–36段)
  • D1的衣著和裝備不是「不被檢控行為」的證據,而是整體證據的一部份,和管有辣椒噴劑的目的有關。只要沒有法規訂明應被豁除,該項證據應可呈堂,而裁判官也有顧及不被檢控行為,做法恰當(引用R v. Chong Ah Choi [1994] 3 HKC 68、Chim Hon Man v. HKSAR (1999) 2 HKCFAR 145、HKSAR v. Chu Chi Wah (No 1) [2010] 4 HKLRD 675、HKSAR v. Kwok Hing Tony [2010] 3 HKLRD 761)。(見第38–39、47–48段)
  • 考慮到專家證詞所指辣椒噴霧的效果,裁判官有權裁斷D1當時知道相關液體不可食用,並因管有這些噴劑是為了食用之說毫不可信而拒絕接納。本案有足夠環境證據供裁判官考慮,然後才推論D1有相關的不法意圖;這也是唯一可以得出的合理推論。至於D1辯稱他當時穿著的只是BMX單車手會穿的那一種裝束而已,而且,他還穿了一件印有「急救」字樣的反光衣,即使他是為了其他合法目的而穿著,也不影響裁判官的裁定D1管有物品是擬供其本人或他人作傷害他人用途(引用HKSAR v. Tsang Chi Wai(未經彙報,CACC 384/2012,[2013] CHKEC 1129))。(見第50、53、57–63、67段)

D2就定罪提出上訴

  • D2的定罪不是不安全,也不是不穩妥。辣椒噴劑本質上不是攻擊性武器。即使相關液體可以服用或服用了不致有害,它也有可能因為管有者擬使用它來攻擊別人而成為攻擊性武器。裁判官有責任考慮整體相關證據,以決定是否推論D2管有那樽辣椒噴霧是為了作傷害他人的用途,並且這是唯一可以作出的合理推論。她的結論理據充份。相關專家意見在於相關液體的性質和對人的影響,在D2的辯解的可信性評估及他管有這液體的意圖這兩方面有其作用(引用R v. Chong Ah Choi [1994] 3 HKC 68)。(見第80–83、87–88、91、93、106–107段)
  • 綜觀整體情況,不存在充份理由要干預裁判官有關D2和辯方證人的誠信的裁斷。她裁定D2的說法不真實,同時亦否定了他所指出的合理辯解。法庭不用繼續進行第二階段的考慮,即不用繼續審視該辯解是否真實(引用HKSAR v. Hung Mei Ling Marine(未經彙報,CACC 200/2010,[2012] CHKEC 118)、HKSAR v. Ho Loy (2016) 19 HKCFAR 110)。(見第98–99、103段)

D1就判處提出上訴

  • 裁判官判處D1的手法無可詬病。檢控官只是提醒了她,他的結案陳詞中所附的其中一宗案例有處理判處上訴,「睇下可唔可以幫助法庭」。他完全不是試圖藉訟辯影響裁判官的判處。裁判官指出該案與本案有相近之處,也有相異之處。(見第111–114段)
  • 雖然相關液體只會產生短暫及程度輕微的不適,但D1是有預謀的,並且不會是為了自衞,此外,使用相關液體會令局面惡化。這類罪行沒有量刑指引,因為刑處取決於整體情況,包括相關武器的性質,能引致的傷害的程度,以及管有該武器的最終意圖。(見第117、119段)
  • D1曾干犯其他罪行,包括一項和炸藥有關的罪行。他管有五樽相關液體,顯示他有意持續使用,並且存在其中一部份會落入其他人手中不法地使用的風險。帶同辣椒噴劑往示威地點有可能令有意參與和平示威的市民卻步。因此,D1的判處是嚴厲的,但不致明顯過重。(見第120–121、123–125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兩名被告人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經審訊後,裁判官劉綺雲女士裁定二人罪名成立並判處監禁。第一被告人就定罪及判處提出上訴,第二被告人就定罪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