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Choi Lai Chu Connie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6年第89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 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上訴法庭法官薛偉成
2019年5月24日、30日

刑事證據—犯罪前科記錄—具有酌情權容許盤問被告人他同類定罪的前科—基於被告人指控警方,已「失去防護盾」,因而容許盤問被告人—可有妥當地行使酌情權—給陪審團的指示可足夠消除因為揭露刑事犯案記錄而產生的風險或傷害 

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即0.85克海洛英鹽酸鹽和248.31克甲基苯丙胺鹽酸鹽(冰),2016年被裁定罪名成立。警察在她單位內當着她面前發現該兩種危險藥物。控方聲稱,被告人在警誡下承認販毒,又說毒品是一名男子買的,那名男子要求她按照電話指示,將毒品運送給客人;她簽了兩份補錄紀錄確認此事。被告人在錄影會面表示,她因為欠下X一筆款項,被X「脅迫」(coerced)給他分發毒品;他威脅要傷害她的女兒;有部分毒品是她的;有部分是另一名男子留下的,她知道那是冰。審訊時,被告人供稱:毒品不是她的,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毒品在她的處所裡;警察威脅過要拘捕她的女兒、教她在錄影會面時講些什麼話,又答應會給她保釋及寬減刑期,誘使她在錄影會面記錄上簽名;他們更給她吸食可洛英,使她更易被擺布,按他們指示在可導致她入罪的文件上簽名。盤問被告人之前,控方在陪審團不在場的情況下,以被告人指控警方因而「失去她的防護盾」為由,向暫委法官申請盤問被告人她過往干犯刑事罪行的記錄,包括2010年7月販運危險藥物被定罪那一次。被告人的大律師告知暫委法官,被告人不能反對申請,因為她已被忠告有這樣的風險,但她堅持繼續訴訟。深思一整晚之後,暫委法官翌日早上批准控方的申請。他說,被告人指稱控方證人威脅她,誘使她,更「在被告人被警方扣留期間,給她吸食海洛英,好使她依從他們的安排,在虛假的供狀上簽名」,她的種種抗辯理由不只是堅決否認控罪那麼簡單。其後,他按照樣本指引有關此等情況的標準,向陪審團作出指引,強調被告人的「定罪根本與她可有可能干犯罪行並無關係。它們只關係到你可不可以相信她」。被告人針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

裁決–駁回申請:

1) 暫委法官清楚明白他有酌情權准許控方盤問被告人她的犯罪前科記錄,可以妥當地考慮行不行使它。很明顯,他關心的是酌情准許控方盤問的後果,不過他有一個正確的理由:只要他發出的司法指令夠明確,任何因為揭露被告人刑事犯案記錄而產生的風險或傷害都會被消除。鑒於辯方律師表明的立場,這個理由會是很難成立的:暫委法官謹慎行使他無可爭辯的酌情權,這個理由變得沒有道理。(見第34–36段)

2) 法庭公開播放收錄雙方爭論點及相關裁定的法庭錄音給被告人聽,一邊播放一邊做同步翻譯,她因此了解到在審訊時提出申請的理由、她自己律師的立場及暫委法官當時是如何謹慎地履行其職務。(見第37段) 

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上訴許可的案件。被告人在原訟法庭暫委法官賴磐德及陪審團席前經審訊後,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被告人不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