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Kong Tat Lung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6年第27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楊振權,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
2017年6月29日、2017年8月11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引導陪審團 — 與處理辯方證供的方法、推論、定罪記錄及謊言有關的指引是否不適當及不充分

刑事罪判刑 — 毒品 — 販毒 —部分毒品作自用 — 減刑 — 在被告人的案情是:(a)毒品中有極可觀的部分是作自用的;及(b)毒品中有部分而不是極可觀部分是作自用之時的妥善的處理方法

被告人被裁定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即販運30.25克「冰毒」罪,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八年。他不服定罪及判刑,申請上訴許可,辯稱(a):暫委法官關於處理辯方證供的方法、推論、定罪記錄及謊言的指引不適當,也不夠充分;及(b)判刑明顯過重,因為以涉案毒品部分是被告人作自用而給予他的4個月刑期扣減是不足夠的。

裁決–批准針對定罪提出的上訴許可申請,但駁回針對定罪提出的上訴,並駁回針對判刑提出的上訴許可申請:

針對定罪提出的上訴

原審法官向陪審團作出的指示並非鐵板一片。原審法官必須根據個別案件的情況,給予恰當的指引,但指示必須全面及公正。(見第26段)

案中被告人透露自己有「吸毒」習慣及曾因吸毒而入獄,目的是強化其答辯理由,即涉案毒品是他作自用的。暫委法官引導陪審團,所給指示的意思是被告人的刑事罪行記錄和他是否有罪沒有關係。該指示是合理和足夠的,沒有對申請人造成任何不利。原審法官無必要進一步引導陪審團,就被告人有案底一事如何影響他的證供的可信性及他犯罪的傾向性給予指示,這樣的指示只會加深陪審團對被告人有「吸毒」習慣的印象(考慮HKSAR v Lam King Yin (CACC 162/2014,[2015] HKEC 840))。(見第27–33、36段).

正如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中,原審法官根本無需要給予陪審團謊言指引。原審法官只需要就舉證責任和標準向陪審團作出慣常指引。然而,暫委法官不完整的謊言指引不會影響定罪的穩妥性(應用Yuen Kwai Choi v HKSAR (2003) 6 HKCFAR 113)。(見第37–38、42段)

雖然原審法官關於如何處理被告人的證供的指示可能有不太妥善之處,但沒有導致定罪裁決變得不穩妥。此外,只要指引是清晰明確的,指引的先後並不重要。(見第45、49段)

針對判刑的上訴

凡被告人為了取得刑期扣減而辯稱部分毒品是供自用,他必須表明自己是否屬於有極可觀部分的毒品作自用的情況。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法庭應當根據HKSAR v Wong Suet Hau案定下的原則及程序處理,並在有需要時透過Newton聆訊,決定被告人的說法是否成立。在周俊生案的給予10%-25%的刑期扣減的建議,只適用於被販運的毒品中有顯著或極可觀部分作自用的案件。如果被告人的情況是只有部分(不是極可觀部分)毒品作自用,法庭仍可行使酌情權決定應否給予被告人任何刑期扣減及扣減的幅度(考慮HKSAR v Wong Suet Hau [2002] 1 HKLRD 69;解釋HKSAR v Chow Chun Sang [2012] 2 HKLRD 1116)。(見第58–69段)

如果只有部分毒品是供給被告人自用,在一般情況下,被告人不能以「毒品供自用」應獲刑期扣減作為上訴理由,要求上訴法庭進一步減刑。這宗案件就是這種情況(見第64、70段)

針對定罪和判刑提出上訴許可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上訴許可的案件。被告人在暫委法官潘兆童席前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及判刑,申請上訴許可。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