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Lu Yanbo

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
2020年8月3日、7日

案情

L和C分別是兩宗關於串謀轉讓偽造身份證案件的被告人。L最初面對三項控罪,而在最初的第三項控罪中,L被指有份串謀將三張偽造身份證轉讓給其他人,但這些人的姓名未被指明。控方申請修訂控罪書,將最初的第三項控罪拆分為三項控罪,使該三項控罪的每一項,只專門針對其中一張偽造身份證。在最初的第三項控罪及在建議修訂的第三、第四及第五項控罪中,C被指明為串謀者。Z和W被指乃該建議修訂的第三及第四項控罪中提到的兩張擬被轉讓的偽造身份證的接受者。L反對該建議修訂第三及第四項控罪的修訂申請,理由是控方並無任何或充分證據證明L認識Z和W,或知道Z和W的存在,因此並無充分表面證據證明L涉及該建議修訂所提述的非法協議。L以《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條例》)第159A(1)條及第159A(2)條作支持。控方亦申請合併審理L和C的案件。

裁決—批准修訂申請及合併申請,理由如下:

  1. 法庭無需考慮控方是否能夠提出表面證據證明該建議修訂的第三及第四項控罪。當有申請提出,要求修訂或增加控罪時,法庭只需確保該控罪的草擬符合《公訴書規則》(第221C章,附屬法例)(《規則》)第2條之規定,以及該控罪能讓被告人獲得對其所作指控的明確通知。
  2. 此外,《規則》第2(2)條訂明每項罪名只能處理一項罪行。由於最初的第三項控罪是同時處理三張偽造身份證,這可能會導致出現一項控罪檢控三項罪行的情況。因此,控方申請將該項控罪拆分為三項控罪不僅合理公道,而且可說是理應如此。此外,L的權益並不會因而受損。
  3. 即使以串謀罪的相關原則對L的陳詞作分析,倘控方無法證明L與Z及/或W相識,或曾與他們兩人或其中任何一人交談或會面,亦並非必然意味著控方無法證明L參與了Z及/或W有份參與的串謀轉讓偽造身份證罪行。控方只需證明L知悉其所參與的串謀罪行還涉及其他參與者,而其他參與者乃或包括Z及/或W。此外,控方所提供的證據不僅構成表面理據,證明L確實曾參與在建議修訂中提述的串謀罪行,而且亦足以將L定罪。
  4. 《條例》第159A(2)條並不適用於本案,而是適用於涉及嚴格或絕對法律責任罪行。這意謂只要被告人作出了與該罪行相關的犯罪行為,便可將其定罪,儘管在作出該犯罪行為時,他並不知悉任何干犯該罪行的必要特定事實或情況。該款的作用是,要提出串謀干犯嚴格或絕對法律責任罪行的檢控,控方必須證明被告人在訂立該非法協議時,其乃知悉該等必要特定事實或情況已經存在或將會存在。轉讓偽造身份證既非嚴格法律責任罪行,也非絕對法律責任罪行(HKSAR v Yung Lai Lai [2012] 5 HKLRD 670一案被考慮)。
  5. 至於申請將案件合併審理,該兩宗案件所涉及的事實相同,而控方所提出的證據亦相同。C從未反對有關申請,而在法庭批准該修訂申請後,L亦告知法庭其不再反對該合併申請。在該等況下,將兩宗案件合併審理,明顯與《規則》第7條之規定一致。

申請

本案乃控方要求修訂控罪書和合併兩宗關於串謀轉讓偽造身份證的刑事案件申請。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