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Odira Sharon Lensa
上訴法庭
上訴法庭刑事上訴案2016年第56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2016年9月22日

減刑與請求輕判 — 販毒罪 — 判刑後發生的事件 — 應否在刑期中反映囚犯參與計劃以警告非洲人在香港販毒的後果一事 — 此事由行政當局決定較由上訴法庭決定為佳

本案被告人於2013年5月從非洲內羅畢乘搭航機來港。她接受查問時表示自己體內藏有物品,須立即將之排出。她其後排出96小包內含共0.56公斤海洛英鹽酸鹽的物品。她於2013年11月承認販運上述危險藥物罪,並於2016年1月被原訟法庭判處監禁13年。被告人於2016年2月申請許可針對判刑提出逾期上訴。她沒有把任何上訴理據送交法院存檔,但在一封日期為2016年8月21日並向上訴法庭發出的信件中,她表示原訟法庭在採納監禁18年半為量刑基準及加刑一年時未有顧及涉案毒品的純度。被告人又表示,其他同囚所販運的危險藥物重量與她所販運的相同甚或較之更多,但他們的刑罰卻比她輕。上述信件附隨了一封由胡頌恆神父(Fr John Wotherspoon OMI, CSD Chaplain No. 51)發出的信函,內容描述他於2013年推出一項計劃,其目的是警告東非洲人在香港販毒的後果。該函件亦指出被告人於2015年初加入該計劃,並描述她與其家人對該計劃作出的貢獻。

裁決 — 駁回申請﹕

  • 被告人在申請判刑上訴許可方面延誤長達兩年,但未有就該延誤提供令人滿意的解釋,因此本庭沒有理由批准她延展上訴期限。
  • 不論如何,被告人對原本判刑提出的投訴理由無一成立。
  • 在例外情況下,本庭將因應判刑後發生的事件而重新考慮判刑。最常見的例外情況是被告人協助執法機關和檢控當局。但該例外情況乃基於特別的政策理由而存在。此外,在若干情況下,法庭會因判刑後發生的事件而決定採取對上訴人有利的做法,理由為該法庭到了某個階段若然不如此行,便會令公義無法彰顯和漠視公眾利益。
  • 然而,例如參與胡頌恆神父的計劃的一類情況,不屬上述情形。
  • 胡神父的證供顯示,在囚人士參與他的計劃的程度各有不同,有些囚犯積極參與,有些則不然﹔不少囚犯長時間和持續地參與該計劃,更可能動員他們的親友在他們所屬國家協助推行該計劃。就判刑而言法官可能要聽取證據和進行查訊,藉以妥善地評估有關囚犯在何等程度上參與該計劃以及其參與對於香港有何價值。一般來說,行政當局較上訴法庭更有能力評估囚犯在胡神父的計劃下的工作對於香港有何價值。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