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Okafor Charles Chukwuemeka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5年第382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
2017年9月29日

上訴 — 放棄上訴 — 把放棄針對刑期上訴的通知書視作無效的申請 — 意願與放棄行為不相稱 — 申請被拒

被告人承認販運危險藥物,即761克可卡因,被判監14.5年。2015年11月3日,被告人針對刑期申請上訴許可。2015年12月22日,被告人的法律援助申請被拒。2015年12月30日,被告人提交放棄申請通知書(「該通知書」),他的上訴同日被撤銷。2016年10月25日,被告人申請把該通知書視作無效及重啟他的上訴許可申請,理由是他「錯誤地相信」(mistaken belief)自己要有法律代表才可以上訴,及後在2016年9月方知道原來是可以由自己親身出庭的。被告人聲稱:1)自己有向有關當局提供協助,只是有關當局故意漠視不理;2)多個政府部門互相串通,不通知下級法院他有提供協助;及3)香港海關篡改過證據。

裁決 – 駁回把該通知書視作無效的申請,並因為申請欠缺理據,命令扣時三個月:

  • 被告人未能證明他的意願與放棄行為不相稱。被告人被判刑之前,從來沒有提供過任何實質協助或資料給海關或任何執法部門跟進。明顯可見,被告人在HKSAR v Paes Martino Alessander一案有了原審判決之後改變主意,不想撤回上訴;該案原審法官因為被告人認罪,並且態度明顯合作及向有關當局提供協助,批准給被告人減刑40%;本案被告人是在設法得到差不多的好處。該案與本案不可相提並論。不管怎樣,HKSAR v Paes Martino Alessander案的被告人獲減刑是不對的,不應再被用來作為決定刑期的依據。
  • 此外,被告人聲稱是錯誤地相信自己不能親自行事,但這聲稱不被接受為放棄上訴或久等之後才重啟上訴的理由。所有申請人都知道,在上訴法庭席前應訊的申請人,大多數是沒有法律代表的。
  • 如果把之前的放棄上訴通知書視作無效的申請失敗,而該申請又毫無理據支持,法庭在合適情況下,可以命令「扣時」。要求把放棄上訴通知書視作無效的申請人沒有理由不該是《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83W所指的「上訴人」。
  • 在本案,被告人的申請全無理據可言。這是申請人「玩弄」(toying)上訴程序的鮮活例子。被告人的指控非常嚴重,上訴法庭兩名法官得深入了解細節,最後卻發現全屬子虛烏有;聆訊花了大半天時間。因此,扣時三個月是合宜的命令。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